文/記者游蓓茹   攝影/記者陳晉生  
(20130922E09)
馬念先 老派文青的逆襲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小檔案】
馬念先
 台灣搖滾樂團「糯米糰」吉他手兼主唱,糯米糰解散後以歌手、演員及主持為主,曾於多部偶像劇及電影中擔配角或客串演出,近年以電影「海角七號」中的「馬拉桑」一角及電視劇「光陰的故事」中的「馮拍雄」聞名。
 「三∼八阿花吹∼喇叭∼DO∼SO LACI FA∼」練團室又傳來馬念先唱歌的聲音,從「糯米糰」開始,出道已經19年的「馬尿」馬念先,似乎走了中年運,近年來成為國片中不能或缺的甘草角色,但是私底下的他,其實是個超無聊的文青大叔!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哩甘聽不出?戲謔社會時事成歌
 翻開過去馬念先創作歌詞,就會發現他對於生活周遭發生的大小事,很有態度,像是在「青春小鳥」裡,就在說「為了抓住青春的尾巴而花錢整形」這件事,「三八阿花吹喇叭」則是在鼓勵中壯年男女也不要放棄追求愛情,而「蘋果人民共和國」就像是在自嘲一般,將蘋果產品的死忠粉絲給諷刺嘲笑了一番,這個螢幕形象熱愛搞笑又傻傻的大個兒,其實對於發生在自己生活周遭的小細節,都看在眼裡。
 若要說馬念先詼諧搞怪,那可能是他創造出來的表象,騙倒了你,馬念先說,其實自己不喜歡談悲傷的事情,這也反映在他的創作裡面,大部分的編曲、詞或是旋律,都盡量表現得開心快樂,但後面都有一個自己的故事、看法或是立場,馬念先認為,他歌詞裡反應最常描述他最看不慣的「一窩蜂消費現象」,舉凡:徹夜排隊買潮牌鞋子、牛仔褲、T恤、公仔、玩具,或是瘋狂集點換贈品,甚至是「非蘋果產品不用」的狂熱現象,都成為他創作中常描述的社會時事。
甘草人物好失敗?被笑無聊大叔
 「我的創作來自我生活周邊的事情,距離我太遠或是我不太了解,就不該去講話」,馬念先喝著TWININGS的熱茶,很認真為自己的創作領域畫下界限,但他認為,創作隨著生命經驗只能有一定的規模,寫的東西就有侷限,可是或許就是這樣的堅持,讓他承襲著兒童文學作家父親「馬景賢」從小帶給他的影響,「我承認整體而言我是『老派』的文青」,像是:極少將腥羶色融入創作,或是對所處社會多少會有使命感,馬念先最受不了的過度商業操作,就會變成創作的元素,「我很站得住腳的立場跟意見,我才會寫成一首歌。」 不過說回來,「說者有心、聽者無意」,這樣的情況對馬念先來說,也無所謂,因為創作出來的詮釋空間,本來就是留給聽者;「我喜歡的、你很討厭,你有你的理由,我沒必要去說服你」,而且也不是每次聽歌,都一定要有甚麼特定的意義去被解析;馬念先說,自己每次都被記者嘲笑「原來你很無趣!」因為螢幕形象早已深植人心,但是其實這個創作無厘頭又常讓人噗哧一笑的他,希望從日常生活感受出發,透過創作,喚起過度消費行為的自覺,踏出反思的第一步。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開戶」挺蒜農 助人更助己 「小姐的提袋空間很大,還可以裝兩袋蒜頭吧?」、「先生不用再打電話問太太啦!直接買一袋蒜頭回家吧!」近一個月來,台北辦公商圈的街頭,不時傳來熱情的叫賣聲,這是黃榮墩發起的「新好人運動」,號召志工上街賣蒜頭。 黃榮墩以前幫農民賣過玉米、大白柚等可以大量食用的蔬果,但是用來調味的蒜頭一般家庭用量不大,也很難一次買大量存放。他腦筋一轉推出「蒜頭銀行」,邀請大家到蒜頭銀行「開戶」,他用1斤50元的價格供應蒜頭,「一戶小家庭先買一年份的蒜頭,把錢存進蒜頭銀行,要用時再提領。」 黃榮墩強調,這樣一來農民有現金度過難關,不必急著拋售,價格自然會回穩,之後蒜頭恢復到每斤90元的市價時,消費者領的蒜頭一樣是1斤50元,既出資幫助農民,又買到便宜蒜頭,助人更助己。他開朗笑說:「我相信這件事情會得諾貝爾獎啦!」 黃榮墩到雲林、嘉義產地向蒜農買蒜頭,盤商收購價砍到1斤12元,一開始他們跟農民講好用15元收購,第二次再去買把價錢拉高為25元,起初農民會驚訝、不相信,也有很耿直的人說要把10元差價捐出來,希望黃榮墩再跟其他農民買,「你看,台灣農民是不是很可愛!」 黃榮墩目前已收購了兩批蒜頭,第一批3千斤、第二批更多達1萬斤,他強調這個做法並不是要將蒜頭全部買回來,而是要在產地喊價、抬高蒜頭價值,隨著農民間的口耳相傳,重新讓農民建立信心。午休時間買午餐的上班族、路過的家庭主婦,都停下來買一袋蒜頭吧!
焦點人物
「開戶」挺蒜農 助人更助己 「小姐的提袋空間很大,還可以裝兩袋蒜頭吧?」、「先生不用再打電話問太太啦!直接買一袋蒜頭回家吧!」近一個月來,台北辦公商圈的街頭,不時傳來熱情的叫賣聲,這是黃榮墩發起的「新好人運動」,號召志工上街賣蒜頭。 黃榮墩以前幫農民賣過玉米、大白柚等可以大量食用的蔬果,但是用來調味的蒜頭一般家庭用量不大,也很難一次買大量存放。他腦筋一轉推出「蒜頭銀行」,邀請大家到蒜頭銀行「開戶」,他用1斤50元的價格供應蒜頭,「一戶小家庭先買一年份的蒜頭,把錢存進蒜頭銀行,要用時再提領。」 黃榮墩強調,這樣一來農民有現金度過難關,不必急著拋售,價格自然會回穩,之後蒜頭恢復到每斤90元的市價時,消費者領的蒜頭一樣是1斤50元,既出資幫助農民,又買到便宜蒜頭,助人更助己。他開朗笑說:「我相信這件事情會得諾貝爾獎啦!」 黃榮墩到雲林、嘉義產地向蒜農買蒜頭,盤商收購價砍到1斤12元,一開始他們跟農民講好用15元收購,第二次再去買把價錢拉高為25元,起初農民會驚訝、不相信,也有很耿直的人說要把10元差價捐出來,希望黃榮墩再跟其他農民買,「你看,台灣農民是不是很可愛!」 黃榮墩目前已收購了兩批蒜頭,第一批3千斤、第二批更多達1萬斤,他強調這個做法並不是要將蒜頭全部買回來,而是要在產地喊價、抬高蒜頭價值,隨著農民間的口耳相傳,重新讓農民建立信心。午休時間買午餐的上班族、路過的家庭主婦,都停下來買一袋蒜頭吧!
人物焦點
新設計+舊工藝=八年級女孩職人誌
回到過去 翻玩靈感 原本黃靖懿、嚴芷婕跟一般年輕人一樣,對台灣傳統工藝沒有太多深刻的感受,但畢業製作指導老師陳俊良鼓勵他們年輕一輩,將台灣舊有東西或特有文化重新詮釋,而讓兩人決定以台灣「職人」做為畢業製作主題,為跳脫坊間傳統工藝書籍沉重的感覺,他們決定以「報紙」的形式再加上本身的插畫、設計專長呈現。 於是他們到國立台灣圖書館,戴白手套翻閱日治、民初報紙,嚴芷婕分享,以前報紙排版有許多小方塊,每塊文字不會太多,一下就可以讀完,符合她們想將職人精神輕易傳達出去的概念,於是他們將每位職人的報導解構,包括一開始先用小篇幅「報乎恁知」簡介該工藝,黃靖懿說:「其實很多傳統工藝我們也沒聽過,像麥頭是將毛筆字帖影印縮放後,黏在鐵皮上,以鑿刀頂著字帖、用榔頭敲出鏤空的字,用來在木箱貨櫃上噴漆做記號。」嚴芷婕也說:「聽過『剪黏』,但不曉得到底怎麼剪、怎麼黏。」而「報乎恁知」讓不知道該工藝的年輕人先了解,吸引人繼續閱讀由數個小段落組成的主文,進而了解製作步驟、工具、作品、工作環境、店家位置。 最有趣的「分類廣告」則是將舊廣告套上現代趣味Slogan,黃靖懿說:「以前的人真的很幽默耶!所以他們的標也非常直白,如『吉祥圖樣意義深遠 一頭栽入花窗世界』。」
人物焦點
演藝圈幸福傳遞員孫協志
愛妻之情溢於言表 孫協志說他想當演藝圈傳遞幸福的人。 我很少看到藝人發這樣的願,不知怎麼地,聽孫協志這麼說,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尤其是當他講到小瑜(韓瑜)時,不用特別強調他們有多恩愛,多幸福,就自然而然流露出一種幸福的氛圍。 前陣子他來上我的網路節目「如虹音樂會」,當天下午他剛好去參加歌唱比賽節目的錄影,以懸殊的比數比輸素人歌手,製作人陳建寧知道後,特別來「如虹音樂會」現場幫他打氣。 沒想到孫協志對於比賽結果一點兒也不在意,他說他盡力了,也不覺得自己的表現有差到1比29,反倒是擔心韓瑜的情緒,因為下午他打電話回家跟韓瑜說錄影的情況,韓瑜一聽完就在電話中哭了,覺得他被人家欺負了。 孫協志說起韓瑜哭了,一臉心疼的表情,還說他一直在想回家該怎麼安慰小瑜,愛妻之情盡溢於言表。 孫協志和韓瑜結婚快兩年,依然恩愛甜蜜如相戀時,這種幸福的感覺真好。 幸福的孫協志這兩年很努力在進行成家立業,他說以前在5566當隊長時,工作就很拚,可是年紀越來越大之後,卻找不到打拚的目的,有企圖心沒有動力,直到認識小瑜之後,讓他有了打拚的動力,也讓他決定回到原點,喚醒大家對實力派唱將「鞋子」孫協志的記憶。 因為很多人對孫協志的印象都停留在偶像團體5566的隊長,忘了孫協志其實是出身「21世紀新人歌唱排行榜」比賽的歌手,也曾經過關斬將,才贏得出唱片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