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耿詩婷   攝影/記者臺大翔  
(20120219E02)
林義傑
跑出不凡人生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不跑步時的林義傑最愛宅在家中看書。
林義傑Profile
1976年11月19日生。台北體育學院畢業。是超級馬拉松運動員,也是極地冒險運動家。1999年法國世界盃馬拉松中華代表隊成員,曾獲台北國際24小時超級馬拉松賽冠軍,2002年獲得國內體壇最高榮譽「體育精英獎」。曾獲美國時代雜誌評選世界最困難的賽事第二名、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總冠軍。足跡遍及中國大戈壁沙漠、智利阿他加馬寒漠、埃及撒哈拉沙漠、南北極,以及亞馬遜流域等。
一口冰涼的可樂也是支撐林義傑前進的動力之一呢!
林義傑表示,在跑超級馬拉松的過程中,腦袋中很難刻意去思考些什麼,許多想法或畫面都是很自然的冒出,他自己就常常會想起海綿寶寶或是皮卡丘等可愛的卡通人物,心情就跟著輕鬆愉悅起來。
不輕易放棄的堅持
 村上春樹在《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寫到,希望自己的墓誌銘可以刻著:「作家,也是跑者。至少到最後沒用走的。」當林義傑大學時期,為了賺取學費,在跑步、重量訓練過後仍繼續開計程車直到凌晨,有次過於疲勞差點車禍喪命,讓他決定參加撒哈拉沙漠馬拉松,他說:「至少墓誌銘上可寫著:跑死在撒哈拉沙漠。」
 跑在這些嚴峻的環境中,林義傑認為痛或傷都是必然的,也會害怕,但是卻甘願,一如談戀愛般,雖知最後失戀的痛苦但總是一再墜入,「每次站在起跑線上我嘴角就不自覺上揚,這些只要你開始跑之後,你就會懂得的。」相反的他覺得最艱難的不是環境或身體的痛楚,而是如何戰勝自己的心魔,他說:「我總是會注視著遠方一點來前進,或是想像著終點的那罐冰涼可樂,無論是跑步或是人生,一但有了目標就不要輕易放棄,否則你永遠不知道抵達的甜美,你永遠只是旁觀者。」
對林義傑來說,跑馬拉松的過程中,最美的風景是孩子的笑容。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當林義傑邁開腳步的那刻開始,他的世界也跟著無限延展開來。
邁開腳步,世界無限延伸
 跑步的經歷讓林義傑更懂得感恩與謙卑,跑在嚴重缺乏水資源的絲路國家,每天只能用酒精洗手導致皮膚乾裂,現在的他跑超級馬拉松已經超越輸贏的目的,因為他體認到沒有所謂的「征服」,世界永遠在那邊,每次超馬都讓他感到自己更加的渺小,但內心卻更加豐盈,所遇見的可愛孩子、眼前無法言語的美景都深深印在腦海當中,原來他還可以「分享」這份熱情,引發大家對於弱勢的關懷、對自然環境的愛護,甚至對運動的重視。
 卸下運動服的林義傑,仍然不斷的在跑著,跑上講台,跑進書本裡,採訪前幾天,他才剛考完托福,準備進修一事,他表示,每跨出一步你就會離想去的地方多靠近一些,開始充實自己也是一種前進。關於跑步林義傑想說的是,這世界沒有誰可以為誰設限,除非你自己不想跑。而當你停下腳步的時候,界限就畫在你腳尖。
記者後記
 從絲路回來後,林義傑馬不停蹄地參與演講,希望能把所見所聞傳遞下去,坐在辦公桌後的他,稍顯疲憊,話語輕柔,皮膚仍透著從絲路帶回的陽光,像是隻正在休憩中的大貓,直到問起接下來的計畫,目光突然銳利起來,「明年依然繼續朝向極限挑戰。」
 「跑」字分解起來就是「足」與「包」,當年那個15歲只想著跑步的小男孩,如今背負著更多的理想包袱,邁開大步向前跑,或許變慢但絕對更遠了,他將帶著其目光與關懷跑去哪?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吧!
部分圖片提供╱林義傑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鄧福如用音樂分享內心純色
透心涼般清新創作 如果用色彩來形容一個人,你會用什麼顏色來形容自己?形容周邊的家人、同事和朋友呢? 鄧福如說她還沒有進入歌壇以前是大自然的顏色,現在則是以大自然色為基底,加了很多不同的顏色。 阿福從小住在新竹香山,還沒有來台北念世新大學之前,生活圈子都在新竹,她勾勒的鄉下生活,有著一大片的綠色稻田,可以騎著腳踏車在鄉間小路悠然地嘻戲,看著藍藍天空和朵朵白雲。 藍天、白雲、綠草,就是她所謂的大自然的顏色。 因為在鄉下長大,阿福覺得自己的個性就像大自然的顏色一樣單純,直到進入五光十色的演藝圈,開始學著社會化,才變得五顏六色。 色彩繽紛容易讓人迷失,阿福一直以為只有她才有大自然的單純顏色,沒想到前陣子跟許多人聊天,發現原來每個人心裡都有童真的那一塊,只是建構淨土的顏色不同,於是讓她忍不住想透過音樂讓大家拾回心裡面屬於童真的顏色。 從網路歌手崛起,阿福的創作有一種透心涼的清新風格,就跟她的人一樣,有一種鄰家女孩的清新親切。 阿福出道三年,還記得她出第一張專輯,對外應對時,眼神總是忍不住投向工作人員尋求協助,就好像個膽怯、沒有安全感的小女孩,但現在的她,已摸索出表達自己的方式,開始可以侃侃而談,就像她會用顏色來形容自己。 這樣的改變可以說是社會化,也可以說是一種成長。
人物焦點
卓文萱 率真甜心人來瘋
害怕面對媒體 卓文萱很像鄰家女孩,甜美可愛又有點小調皮。我一直覺得她有紅的本錢,因為除了長得甜美可愛之外,她很容易跟人打成一片。 那也是當藝人要紅的天份之一。 每次跟卓文萱碰面都有很多話題可以聊。 我們交換過搽香水的秘密。 魔羯座的她跟金牛座的我都習慣把香水搽在胸前,卓文萱聽說把香水搽在胸前的人會搶人家男朋友,讓我們兩個土象星座的女生因而心驚不已,還相約進行問券調查,不過因為很難調查別人有沒有當過小三,所以最後就不了了之。 我們也玩過老公老婆的遊戲。 她明明是甜美的偶像藝人,誇她穿皮衣的感覺很帥,她卻裝MAN的問我,「怎麼樣?要不要跟我交往呢!」然後就逕自對著我叫起「老婆!」 這麼俏皮可愛的女生,我一直以為她應該當藝人當得很開心,面對媒體的應對遊刃有餘,沒想到她居然說她其實不是一個很有自信的人,很害怕面對媒體。 她說從15歲出道以來,遇見很多貴人,但也碰到不少小人。 卓文萱口中的小人是愛散布謠言的人,她沒有做過的事硬說是她做的,她還記得出道的第一個通告就吃了這種悶虧,讓她體驗到輿論的可怕。 她說那時候「流星花園」很紅,記者問她戲裡的4個男生她最喜歡誰?她回答喜歡暴龍演的道明寺,因為他雖然對人很壞,但面對喜歡的女生卻很靦腆,後來記者又問她有沒有男朋友,她說以前交過,但現在沒有,希望先把工作做好,說不定以後紅了,就有人會來追她,不用再自己去找男朋友了。 「結果第二天報紙寫出來卻是『卓文萱說等她紅了以後,暴龍會來追她』,讓我超想死的。」卓文萱談起第一次接受媒體採訪的經驗,還邊笑著說,「妳知道暴龍有多少影迷嗎?」 言下之意,她被罵慘了。 事隔10年,卓文萱可以笑談往事,但我卻可以想像一個15歲的小女生面對輿論的壓力,曾經有多惶恐、多心驚,讓我忍不住心疼起她。 卓文萱說她到現在還常碰到這種被誤寫的事,只好穿踩小人襪跟戴防小人的尾戒來求心安。
人物焦點
歌手 舒米恩
 從晴朗的台東搬到多雨的台北,Suming笑說自己最初是討厭下雨的,「台北真的好愛下雨喔,衣服都曬不乾!」採訪開場白便一語道破許多人心聲。 那麼,是從什麼時候發現下雨天的美好?他說自己住的地方,四周房子的屋簷都裝有遮雨棚,當大雨傾盆落下,打在棚子上便會發出啪嗒啪嗒的巨大聲響,「我想說太好了,外面比裡面還吵,我可以彈吉他甚至刷吉他,不怕鄰居抗議了。」他大笑道。沒想到一場原不受自己期待的雨,竟為他的創作生活帶來完美掩護。 對比可謂雨不停國的台北,Suming的故鄉台東則曾經出動部落的老人們舉辦祈雨祭以紓解旱象。阿美族祈雨祭的主祭者很特別,不是大巫師也不是長老,而是一位身世可憐卻仍擁有大愛的婦人。老人們解釋,人若是太貪求,天神必不會應允所求之事,祈求下雨便是一例,因此需要一位真正可憐的婦人做為代表,祂便會疼惜、允許降雨。Suming的創作「祈雨的婦人」便是在參與祭典後,帶著對部落傳統文化的震動而作。 但部落老人對於下雨又很矛盾,下多下少都讓他們操煩,因此阿美族人看待「雨」,還是抱持著「天氣怎麼樣是上天安排,接受吧,不然怎麼辦呢!」Suming靦腆一笑,又補了一句︰「過不去幹嘛呢!」 這樣的心情在Suming參加英國「Glastonbury音樂節」時,有更多瘋狂的體現。他笑說本來出發前還想,英國這麼會下雨怎麼辦音樂節呢?「結果那裡的人玩超瘋的!」有人在雨中打著拍子、聽著表演,也有人在雨中與友人嬉鬧翻滾、滿身泥濘,就連他們腳上好看的雨鞋,也都讓Suming覺得有趣而有了鮮明記憶。說不上來是音樂激發他們享受當下的雨天,或是雨國人民的習慣使然,但「一樣很常下雨的台灣好像顯得比較死氣沉沉,我們應該要用這樣樂觀的想法過日子呀!」 採訪結束沒多久,台北下起不小的午後雷陣雨,鞋子迅速進了水,傘再怎麼撐都無法阻擋風雨襲面,但回想Suming對於雨天的豁然,這個雨季應該是過得去了!一連5天都在下雨的「Glastonbury音樂節」,遊客絲毫不減興致,各色的雨衣雨鞋,成了這氣候底下的動人風景,也是舒米恩難忘的回憶之一。(圖片提供/舒米恩‧魯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