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臺大翔  
(20130719E04A)
于台煙
快樂,就不怕變老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前陣子看電視劇「兩個爸爸」,看到于台煙演「爹地」楊一展的媽媽,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我一見于台煙,就忍不住跟她說了,「妳去演楊一展的媽媽哦!」
 因為照以前的演藝圈模式,很少歌手願意去演人家的爸爸跟媽媽,就怕把自己演老了。雖然人都會老,但是要面對自己變老的事實,還是需要勇氣。
 于台煙笑著回我:「我只是去客串而已,妳有看到哦!」
 當然有呀!她客串演出的媽媽是個悲情小三,對「爹地」楊一展的成長造成很深影響,可搶眼的很。
 那個角色鋪陳了私生子對父親的渴望與不諒解,讓觀眾看到了怎麼去療癒楊一展受創的心,是一門課題。還有一部分觀眾看不到的是,那個角色也讓于台煙再一次拿掉歌手的包袱,面對真實人生。
透過演戲來自我療癒
 「我去演戲是對的,演員跟歌手不一樣,從戲裡的角色慢慢一點點釋放,把我不應該有的框框都扔掉了。」于台煙承認每個人都怕老,她也一樣,透過演戲的釋放,讓她慢慢接受了自己變老的事實,開始享受變老的快樂。
 于台煙幾年前開始演戲,她接的第一部戲是大愛劇場的「陽光下的足跡」,第一次演戲就從年輕演到七十幾歲,那一次的演戲經驗,讓她深刻體驗到戲劇也是一種自我治療。
 現代人的生活中處處充滿壓力,如何釋放壓力是一門很重要的學問,這幾年出現了各種治療的方法,有人透過園藝,有人透過運動,也有人透過表演。
 于台煙很幸運,可以在工作中進行自我療癒,學會了人生以快樂為目的。
 她很開心的跟我分享,快樂治百病,人難免會有挫折,每個人身上應該都有一個可以轉動的扭,不開心的時候就扭一下,找回快樂,所以她現在連走路都很快樂。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樂觀是最大的財富
 以前會想要紅,渴望名利,現在她的名利的標準不在於別人給她喝采,而是她能為自己留下什麼。
 「很多事情在我面前的,我會努力去爭取,努力去做,沒有了,那就是注定了。」于台煙說當機會來到面前不努力去爭取,就枉費生為人,但是努力爭取後,事情過了,該扔的就扔了,要把心裡的垃圾全部消化掉,才會快樂,她現在最大的財富就是有能力把不好的情緒、不開心的東西很快就拋掉,說完她忍不住就開心地笑了,全身散發著自在自信美。
 我問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轉變,她說那是一種累積,發生一些事情,開始自省,然後改變,一層一層堆疊,加上前幾年媽媽癌症過世,陪伴媽媽的那段日子,看著一個生命就這麼消失了,讓她深刻體悟了沒有什麼事情比快樂重要。
 每個人生命中都會有些曲曲折折,這些曲折就像人生的功課,具有不同的意義,教會我們謙卑、寬容與智慧。而且經過歲月的洗禮,如果我們處理事情的態度還是跟以前一樣,那以前受的苦豈不就白受了。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年紀漸長後,笑看人生的由來。
 于台煙突然有感而發的跟我說,老天爺為什麼不給我們這個年齡的智慧,加上年輕的容貌呢?那多開心呀!
 「可惜老天爺就是不肯!」我們兩個人忍不住相視而笑,沒有一個人有圓滿的,人都有一點遺憾,這就是人生。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老,也要老得美麗
女人不要怕變老,于台煙很樂觀接受變老的事實,她說老也要老的很美,她永遠要做她這個年紀最美的女人,而怎麼才能做同年紀最美的女人呢?首要條件當然要保持心情愉快,快樂的女人自然美,另外還有一個重點是千萬別去跟年輕的美眉比美哦!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設計師蕭青陽 用唱片設計讓台灣發光
以設計傳遞關懷 2005年「飄浮手風琴」、2007年「我身騎白馬」、2008年「甜蜜的負荷」及2010年「故事島」,連續四張唱片入圍美國葛萊美獎唱片設計,卻都闖關失利,朋友擔心蕭青陽意志消沉,他說:「說不失望是騙人的,中間我也曾自我懷疑、沮喪,但後來轉念一想,葛萊美是我從小夢想的音樂殿堂,我竟能置身其中,這份肯定已是夢想成真,我是幸運的,其他的就別管了!我只要記得我內心的激動,及做好每一件設計就好。」 或許是上天看見了蕭青陽內心的堅定,在與葛萊美獎擦身而過的此時,竟傳來蕭青陽奪下了全美獨立音樂大獎(The IndependentMusic Awards IMA)最佳唱片包裝設計獎的好消息,他也是第一個拿到該獎項的台灣人。 人人都以為身為華人圈、台灣唯一一位五年被四度提名的唱片設計大師,蕭青陽應該名利雙收,但這兩年,蕭青陽其實過得很辛苦,為了完成夢想中的作品「故事島」,他推掉了很多案子,與工作室夥伴們日復一日專注著剪紙創作。「2004年南亞大海嘯,突然之間,二十多萬人就這樣消失了,這件事震撼了我,我一直想做些什麼,直到2009年台灣受到八八水災重創,我決定不能再只是想,我要以我的方式對這個世界傳遞關心。」 剛好,音樂人李欣芸找上門,希望能與蕭青陽合作一張專輯,要展現對台灣這塊土地的關懷,蕭青陽一口答應,埋首創作,「在這個數位即是一切、download風潮當道的時代,我很叛逆,我故意要以『手工』的方式做唱片設計,讓作品說話,讓人們以欣賞手工藝般的眼光,重新發現唱片。」於是,蕭青陽以剪紙手法創作,從取材、剪紙到雷射雕刻等,技術問題、資金短缺等困境就在眼前,從封面到內頁共11幅作品竟花了蕭青陽團隊一年的時間閉關創作,期間蕭青陽的父親一度還賣房子來幫助團隊往前走,他說:「我感念在心,過程雖然孤獨,也曾幾度徬徨,想要放棄,但總是想到人生如果只能活七十歲,我已經超過一半,我只想做我認為有意義的事。」坐在電腦桌前的他,瞬間掉進設計世界,神情專注。
人物焦點
陳妍希 締造青春浪漫神話
當女神,是苦練演技得來 陳妍希入行5年,拍過不少戲,卻一直到演了電影「聽說」的聽障游泳選手才漸漸受到大家的注意,「那些年」大紅,成了新一代的女神。不過大家只看到女神的美,跟女神的演技,不知道陳妍希在演戲這條路,其實吃過不少苦頭。 她說拍完第一部戲「換換愛」,第二部戲「這裡發現愛」她就演女主角,因為還是很嫩的新人,沒有太多的演技跟經驗,周圍又全是資深的前輩,所以拍戲期間就她一個人每天不停被導演罵,壓力超大。 「我是那種會努力想把事情做好的人,但那段時間我每天都花了最大的心力去做好事情,但卻像個笨蛋一樣什麼都做不好。」陳妍希回想起拍戲那段挨罵的日子,臉上雖然還優雅的帶著笑,但笑容裡卻仍有一絲苦味。還好她熬過了那段苦日子,才有後來的「不良笑花」、「聽說」跟「那些年」的沈佳宜。 陳妍希形容演了沈佳宜這個角色超級無敵幸運,得到了滿滿的愛,每個女生心裡都渴望遇見一個熱血追求的柯景騰,那應該是愛一個人的最高境界。所以,她以女生的心情拍這部電影特別感動。 演過沈佳宜,陳妍希接下來最想挑戰古裝戲,還有念書時最愛的歌舞劇,也想當創作歌手。我說張學友在「雪狼湖」之後,一直想再做音樂劇,有機會她可以去試一試。一聽張學友要做音樂劇,陳妍希馬上眼睛一亮說:「學友哥,選我選我!」 「如果愛」的張學友配上「那些年」的陳妍希,哇!這組合的想像空間還蠻大哦!
人物焦點
黃品源 緣起緣滅 圓滿祝福
 黃品源曾經因為被媒體拍到帶侄女上汽車旅館而鬧得滿城風雨,甚至2年前還因此而離婚了。 就跟大多數人一樣,離婚讓黃品源陷入人生低潮,嚴重失眠到不得不去求助算命、看心理醫生,但也因為那段低潮期,讓他尋找到了自己最終極的中心思想跟靈魂,找到人生方向,整個人煥然一新。 現在的黃品源性格沉穩,面對流言蜚語再也不畏懼、閃躲。 他承認2年前是蜜兒提議離婚,他是被離的那個人,汽車旅館事件發生後,他覺得自己在蜜兒面前就跟透明人一樣,所以當蜜兒提出只有離婚才能得到快樂時,他答應了,不過雖然離婚,他還是一樣照顧家庭,讓兒女覺得爸爸只是住到工作室,沒想到離了婚之後,他跟蜜兒的溝通反而比以前多,關係比以前更好 。 情感、婚姻的挫折,讓黃品源體會到自己的人生課題是愛情,開始用智慧的心去看事情。 發現自己的故事在媒體的八卦報導之外,其實也是一種正面的示範,很多人會經歷情傷,不知道該如何去處理緣分!也會經歷離婚,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婚變!他的經歷跟善意,剛好可以讓人看到他為了別人的快樂而放手祝福,讓人理解離婚不一定就是不對的。 黃品源坦言,人都一樣,剛開始可能無法面對外界的批評跟社會的觀念,但人如果要活在別人眼光底下,凡事在乎別人的看法,生活就會變得很苦,現在他學會了只對自己的心靈交待,而不是對別人的想法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