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臺大翔  
(20130719E04A)
于台煙
快樂,就不怕變老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前陣子看電視劇「兩個爸爸」,看到于台煙演「爹地」楊一展的媽媽,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我一見于台煙,就忍不住跟她說了,「妳去演楊一展的媽媽哦!」
 因為照以前的演藝圈模式,很少歌手願意去演人家的爸爸跟媽媽,就怕把自己演老了。雖然人都會老,但是要面對自己變老的事實,還是需要勇氣。
 于台煙笑著回我:「我只是去客串而已,妳有看到哦!」
 當然有呀!她客串演出的媽媽是個悲情小三,對「爹地」楊一展的成長造成很深影響,可搶眼的很。
 那個角色鋪陳了私生子對父親的渴望與不諒解,讓觀眾看到了怎麼去療癒楊一展受創的心,是一門課題。還有一部分觀眾看不到的是,那個角色也讓于台煙再一次拿掉歌手的包袱,面對真實人生。
透過演戲來自我療癒
 「我去演戲是對的,演員跟歌手不一樣,從戲裡的角色慢慢一點點釋放,把我不應該有的框框都扔掉了。」于台煙承認每個人都怕老,她也一樣,透過演戲的釋放,讓她慢慢接受了自己變老的事實,開始享受變老的快樂。
 于台煙幾年前開始演戲,她接的第一部戲是大愛劇場的「陽光下的足跡」,第一次演戲就從年輕演到七十幾歲,那一次的演戲經驗,讓她深刻體驗到戲劇也是一種自我治療。
 現代人的生活中處處充滿壓力,如何釋放壓力是一門很重要的學問,這幾年出現了各種治療的方法,有人透過園藝,有人透過運動,也有人透過表演。
 于台煙很幸運,可以在工作中進行自我療癒,學會了人生以快樂為目的。
 她很開心的跟我分享,快樂治百病,人難免會有挫折,每個人身上應該都有一個可以轉動的扭,不開心的時候就扭一下,找回快樂,所以她現在連走路都很快樂。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樂觀是最大的財富
 以前會想要紅,渴望名利,現在她的名利的標準不在於別人給她喝采,而是她能為自己留下什麼。
 「很多事情在我面前的,我會努力去爭取,努力去做,沒有了,那就是注定了。」于台煙說當機會來到面前不努力去爭取,就枉費生為人,但是努力爭取後,事情過了,該扔的就扔了,要把心裡的垃圾全部消化掉,才會快樂,她現在最大的財富就是有能力把不好的情緒、不開心的東西很快就拋掉,說完她忍不住就開心地笑了,全身散發著自在自信美。
 我問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轉變,她說那是一種累積,發生一些事情,開始自省,然後改變,一層一層堆疊,加上前幾年媽媽癌症過世,陪伴媽媽的那段日子,看著一個生命就這麼消失了,讓她深刻體悟了沒有什麼事情比快樂重要。
 每個人生命中都會有些曲曲折折,這些曲折就像人生的功課,具有不同的意義,教會我們謙卑、寬容與智慧。而且經過歲月的洗禮,如果我們處理事情的態度還是跟以前一樣,那以前受的苦豈不就白受了。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年紀漸長後,笑看人生的由來。
 于台煙突然有感而發的跟我說,老天爺為什麼不給我們這個年齡的智慧,加上年輕的容貌呢?那多開心呀!
 「可惜老天爺就是不肯!」我們兩個人忍不住相視而笑,沒有一個人有圓滿的,人都有一點遺憾,這就是人生。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老,也要老得美麗
女人不要怕變老,于台煙很樂觀接受變老的事實,她說老也要老的很美,她永遠要做她這個年紀最美的女人,而怎麼才能做同年紀最美的女人呢?首要條件當然要保持心情愉快,快樂的女人自然美,另外還有一個重點是千萬別去跟年輕的美眉比美哦!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用心感受世界 一直覺得盧廣仲是從地方包圍中央、從鄉村包圍城市的歌手。 因為一開始在歌壇並沒有聽說過他這號人物,但是突然之間他就這麼冒出來,當大家都認識他之後,才發現原來他早已抱著吉他從早餐店、唱片行、吉他社走唱到男生宿舍。 妹妹頭、黑框眼鏡、T恤、短褲、單眼皮、小眼睛,這是盧廣仲的招牌造型,用這一身輕便造型去攻城略地,很明顯的他不是以外型取勝,純粹以音樂擄獲人心。 盧廣仲生活很單純,他用音樂記錄生活,但結合起來的音樂創作卻另有一種簡單有趣的況味。就好像跟盧廣仲在一起感覺很輕鬆,因為他永遠是T恤配短褲的打扮,所以我也可以很隨興的穿著T恤、牛仔褲跟他聊音樂、聊生活。 我發現抱著吉他的盧廣仲最自在,隨時可以彈彈唱唱,害羞或不知如何回答問題時,他就認真的微笑,露出白白的牙齒跟瞇成一條線的眼睛。盧廣仲的眼睛很小,是我碰過少數眼睛比我小的藝人,讓我忍不住問他笑的時候到底還看不看得到我? 其實很久以前也有人問過我這個問題,盧廣仲跟我的反應一樣,現場就認真的笑了起來,結果答案都是「好像看不到!」雖然笑的時候常看不到別人,但我們這種小眼睛看到的世界跟大眼睛看到的世界並不會比較少。 有時候閉上眼睛,光用心也可以感受這世界的喜怒哀樂。 懂得用心去感受這個世界的人,通常比較不會鑽牛角尖。
焦點人物
用心感受世界 一直覺得盧廣仲是從地方包圍中央、從鄉村包圍城市的歌手。 因為一開始在歌壇並沒有聽說過他這號人物,但是突然之間他就這麼冒出來,當大家都認識他之後,才發現原來他早已抱著吉他從早餐店、唱片行、吉他社走唱到男生宿舍。 妹妹頭、黑框眼鏡、T恤、短褲、單眼皮、小眼睛,這是盧廣仲的招牌造型,用這一身輕便造型去攻城略地,很明顯的他不是以外型取勝,純粹以音樂擄獲人心。 盧廣仲生活很單純,他用音樂記錄生活,但結合起來的音樂創作卻另有一種簡單有趣的況味。就好像跟盧廣仲在一起感覺很輕鬆,因為他永遠是T恤配短褲的打扮,所以我也可以很隨興的穿著T恤、牛仔褲跟他聊音樂、聊生活。 我發現抱著吉他的盧廣仲最自在,隨時可以彈彈唱唱,害羞或不知如何回答問題時,他就認真的微笑,露出白白的牙齒跟瞇成一條線的眼睛。盧廣仲的眼睛很小,是我碰過少數眼睛比我小的藝人,讓我忍不住問他笑的時候到底還看不看得到我? 其實很久以前也有人問過我這個問題,盧廣仲跟我的反應一樣,現場就認真的笑了起來,結果答案都是「好像看不到!」雖然笑的時候常看不到別人,但我們這種小眼睛看到的世界跟大眼睛看到的世界並不會比較少。 有時候閉上眼睛,光用心也可以感受這世界的喜怒哀樂。 懂得用心去感受這個世界的人,通常比較不會鑽牛角尖。
人物焦點
散播溫柔的力量 梁文音
經歷叛逆與低潮 藍正龍跟安心亞主演的「妹妹」下檔了,多少人在看戲時,流下了心酸的眼淚!而梁文音跟妹妹的故事,一直都在真實生活中上演,心酸的眼淚早已流完,只有暖暖的愛縈繞在心頭! 跟梁文音見面那天,她剛在原民住餐廳做完一個訪問,拎著好幾個餐盒來,我問她拿這麼多吃的要給誰?她說要給妹妹,待會兒妹妹就會來拿。 剛開始,我有點納悶她說的妹妹到底是誰?後來發現她口中的妹妹只是一個統稱,六龜育幼院年紀比她小的女生,都是她的妹妹。 梁文音的妹妹是一個很溫暖的故事。 笑容甜美的梁文音,在國小四年級遭逢爸爸意外過世的打擊之後,曾經變成了自我放棄、叛逆的小太妹,和愛喝酒的媽媽關係劍拔弩張,國一那年,有一天喝醉酒的媽媽把家裡的總電源關掉,讓準備念書應付考試的她,崩潰痛哭,跟上帝禱告:「如果你是真的,就讓我看見改變!」 結果隔天,她二伯就來家裡,說要把她送到六龜育幼院。 梁文音萬萬沒想到禱告的結果,竟然是被送到育幼院,內心的失落可想而知,所以到了育幼院,她封閉心防,完全不跟人家講話。 走過悲慘低潮的歲月,梁文音回頭再看當年的自己,忍不住笑著說:「我就酷呀!」 耍酷的背後,梁文音其實是害怕而無助的,常常一個人偷偷地哭,有一天晚上她偷哭時,突然看到一個念小一、小二的妹妹,抱著一罐小魚餅乾,爬到她的床上來安慰她說:「很多人都會這樣,沒有關係。」然後陪著她一起睡覺。 梁文音說,有很多妹妹一出生就被丟棄在育幼院門口,際遇比她還可憐,卻反過來安慰她,妹妹的愛打開了她的心防,讓她慢慢適應了育幼院的生活,後來她加入合唱團,重新愛上唱歌,第一年就跟著合唱團到美國巡演,感覺自己每一天都在改變,彷彿也見證了上帝的存在。
人物焦點
歌手 舒米恩
 從晴朗的台東搬到多雨的台北,Suming笑說自己最初是討厭下雨的,「台北真的好愛下雨喔,衣服都曬不乾!」採訪開場白便一語道破許多人心聲。 那麼,是從什麼時候發現下雨天的美好?他說自己住的地方,四周房子的屋簷都裝有遮雨棚,當大雨傾盆落下,打在棚子上便會發出啪嗒啪嗒的巨大聲響,「我想說太好了,外面比裡面還吵,我可以彈吉他甚至刷吉他,不怕鄰居抗議了。」他大笑道。沒想到一場原不受自己期待的雨,竟為他的創作生活帶來完美掩護。 對比可謂雨不停國的台北,Suming的故鄉台東則曾經出動部落的老人們舉辦祈雨祭以紓解旱象。阿美族祈雨祭的主祭者很特別,不是大巫師也不是長老,而是一位身世可憐卻仍擁有大愛的婦人。老人們解釋,人若是太貪求,天神必不會應允所求之事,祈求下雨便是一例,因此需要一位真正可憐的婦人做為代表,祂便會疼惜、允許降雨。Suming的創作「祈雨的婦人」便是在參與祭典後,帶著對部落傳統文化的震動而作。 但部落老人對於下雨又很矛盾,下多下少都讓他們操煩,因此阿美族人看待「雨」,還是抱持著「天氣怎麼樣是上天安排,接受吧,不然怎麼辦呢!」Suming靦腆一笑,又補了一句︰「過不去幹嘛呢!」 這樣的心情在Suming參加英國「Glastonbury音樂節」時,有更多瘋狂的體現。他笑說本來出發前還想,英國這麼會下雨怎麼辦音樂節呢?「結果那裡的人玩超瘋的!」有人在雨中打著拍子、聽著表演,也有人在雨中與友人嬉鬧翻滾、滿身泥濘,就連他們腳上好看的雨鞋,也都讓Suming覺得有趣而有了鮮明記憶。說不上來是音樂激發他們享受當下的雨天,或是雨國人民的習慣使然,但「一樣很常下雨的台灣好像顯得比較死氣沉沉,我們應該要用這樣樂觀的想法過日子呀!」 採訪結束沒多久,台北下起不小的午後雷陣雨,鞋子迅速進了水,傘再怎麼撐都無法阻擋風雨襲面,但回想Suming對於雨天的豁然,這個雨季應該是過得去了!一連5天都在下雨的「Glastonbury音樂節」,遊客絲毫不減興致,各色的雨衣雨鞋,成了這氣候底下的動人風景,也是舒米恩難忘的回憶之一。(圖片提供/舒米恩‧魯碧)
人物焦點
周杰倫毅力成就巔峰
自律,站穩人生的高點 周杰倫一向不太多談感情生活,媒體幫他找到了很多J女郎,他卻說自己出道十二年來算是自律甚嚴,無論是MV或是電影,他很少跟女主角有親熱戲。 「因為我是導演,如果我選女主角,感覺好像我在選妃一樣,不太好,所以這次拍電影『天台』,女主角就讓監製去選。」周杰倫說,當初和桂綸鎂拍「不能說的秘密」的吻戲時,他考慮了很久,因為劇情需要,最後他才決定豁出去拍了,不過就點到為止,拍「晴天」MV也只跟女主角輕輕碰了一下,他越想越自豪,忍不住問我說:「如虹姐妳想想,台灣有沒有哪一個男演員,出道十二年沒有拍過舌吻的戲,沒有吧!」 咿!好像還真想不出來。原來周杰倫這方面還挺自愛保守的。 周杰倫演藝事業走紅靠的全是創作跟實力,他的音樂風格鮮明,總能掌握時代的脈動,無論是「雙截棍」、「千里之外」、「牛仔很忙」、「稻香」,還是新專輯的「公公偏頭痛」都成功地創造了話題;他也透過音樂傳達孝道,以媽媽的名字「葉惠美」為專輯命名,寫了 「聽媽媽的話」,影響無數年輕歌迷。 一路站在浪頭上,看著後浪推前浪,壓力也是外界難以想像的。 尤其周杰倫還身為杰威爾唱片的老闆之一,杰威爾有三十位員工,加上辦演唱會的工作人員一共近百位,全都靠他養,他不繼續前進,不往前衝都不行。 我很好奇他回頭看自己這一路走來有什麼心得,周杰倫沒有多想就回答:「做得很好,周式企業還滿成功的!」 噗!這就是周杰倫,不會來那一套拐彎抹角的表面功夫,也許有人說他很屌、自以為是,但其實這也正是他真性情可愛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