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如虹   攝影/記者王文麟  
(20130816E10A)
李毓芬
愛漂亮的毅力


美得理直氣壯
 我幫蔡依林寫的「愛情36計」,歌詞第一句就寫了「是誰說的漂亮女生沒大腦,只懂得愛美和傻笑。」
 很多人習慣把漂亮的女生當成愛漂亮、沒有大腦的花瓶,以前的女生不喜歡被人家當成花瓶,但現在的女生一點兒也不怕被人家說是花瓶,因為漂亮的花瓶可以裝的東西可多著呢?就看妳有沒有企圖心,夠不夠努力。
 李毓芬就是這樣的女生,從一出道,就常被人家形容為花瓶,可是她一點兒也不以為意,反而把花瓶當成一種讚美,試著在花瓶裡裝下才藝。
 老實說,要在演藝圈當個漂亮的花瓶並不容易,必須無時無刻接受外界的檢視,努力維持美麗,不是很有毅力的人,還真的很難做到。
 而毅力剛好是各行各業成功的要件,所以漂亮的李毓芬,當上了模特兒,拍了廣告,成為宅男女神,被選為偶像女子團體DreamGirls的團員出了唱片,演了偶像劇。
 當妳的成績都來自於漂亮的外貌所賜,漂亮也變成了一個魔咒。
 經紀人Elsa笑李毓芬愛漂亮愛到一個沒有辦法形容的境界,瘋狂愛照鏡子,檢視自己的臉,連一根睫毛都不放過。
 李毓芬承認她在工作上自我檢查很嚴格,因為一旦拍出來很醜,出糗的是自己,當然要多留心、多看一點。
 李毓芬愛漂亮愛得理直氣壯。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努力當個有內涵的花瓶
 我發現平面模特兒出身的她,拍照時最自信,也最輕鬆自在。
 炎炎夏日,我看她在瓏山林蘇澳冷熱泉度假飯店出外景拍照,從日正當中拍到夜幕低垂,沒有喊過一聲累,面對鏡頭擺pose,舉手投足充滿電力,電力強到我們的宅男攝影記者王文麟都忍不住讚美她是逆生長,越來越年輕,超正的。
 哇!還逆生長哩!讓李毓芬聽了忍不住開心地笑了,嘴角的那一笑容仍不忘帶著宅男最愛的甜美。
 真的是時時刻刻保持形象。
 這麼努力的維持漂亮形象,李毓芬最近卻遇上了挫折。
 她說前陣子公司常告訴她,很多廠商說他們很喜歡她,但是因為她太漂亮了,怕用她拍廣告,女生會引反彈,所以只好改找別人。
 這個理由,讓李毓芬很無言,不知道該怎麼樣去改變大家對她的印象。漂亮是女藝人最大利器,卻也是女藝人最大阻力,必須不斷地的去證明自己的表演才藝,就好像被冠上花瓶的女人,得比別人花更多力氣,才能證明自己是個有內涵的花瓶。
 老天其實很公平的。
 我也相信以李毓芬愛漂亮的毅力,一定可以找到改變的方法。
學著適應八卦
李毓芬說她常常躺著也中槍,是非八卦特別多,也許她很努力,別人並不以為然,這些她可以接受,但她最不喜歡聽到人家說她很難相處,很想問說,「你又沒有跟我相處過,怎麼會知道我難相處?」她也不喜歡媒體寫她跟誰誰在一起,覺得「為什麼我的故事要由別人來分配?」
她不愛演藝圈這個環境,卻又想待在演藝圈,心態很矛盾,只好努力適應,習慣成為大家茶餘飯後八卦的話題,藝人光鮮亮麗的背後,也是苦呀!

場地提供/瓏山林蘇澳冷熱泉度假飯店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藝人
名人
職人
人物焦點
陳浩民 記取教訓轉化正面能量
高EQ面對一切 人的個性會決定人的行動,人的行動會決定人的命運。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跟陳浩民合作過的劇組,沒有人說他不好,因為他的高EQ,讓他廣結善緣,不過也因為他的好人緣讓他應酬不斷,才會發生酒後性騷擾事件。 經紀人林志遠說他是爛好人,常提醒他:「你好的時候人人踩著你往上,不好的時候沒有人會幫你。」以前他都聽不進去,現在他聽懂了。 「我以前很愛交朋友,可以說是有兄弟沒老婆,現在不愛交朋友了。」陳浩民笑著說,因為喝酒喝出了事,讓他有了擋箭牌,朋友不太敢再找他喝酒,他MSN的ID也乾脆寫上「別再找我喝酒了」。 陳浩民雖然說他現在不愛交朋友了,但凡事正面思考,人NICE又有趣的他,還是很容易跟人交朋友。 很多藝人在中國拍戲喜歡搞排場,助理請了3、4位,習慣把隨身行頭全交給助理拿,他卻只肯讓經紀公司幫他請一位助理,理由是沒有事情可以給其他助理,然後跟助理一起提東西,還搞笑說,他比較講求效率,助理拿太多東西會走不快。 有些藝人拍戲累了會耍脾氣,陳浩民也不鬧脾氣,他說在拍戲現場他就像打仗的將軍,如果連他都喊累,劇組那些比他早到場,晚收工的工作人員怎麼辦? 陳浩民的名言是「能hold住現場的才是大牌!」 我相信在工作人員眼中,陳浩民絕對是大牌。
人物焦點
製香人 傳統手工持續飄香
 採訪當天,台南室外豔陽高照,尚未踏入製香的房間,一股悶熱氣流即襲捲而來,光是站著不動,身體便大汗淋漓,房內的邱正男光著上身,回頭打聲招呼後,站在香籃前的手依舊沒有停過,手上1大束約數百支的竹架浸水、裹香粉、撢香,流暢的動作不允許一絲的停駐,房內唯一的涼意來自2座迷你通風機,撢香時偶有香粉飛散,卻意外地不覺刺鼻,邱正男解釋:「好的香料就是這樣,以前香是拿來鎮定心神,只有偷工減料的香料才會聞來煙硝味。」 製香又可分為立香及香環,香環純手工需要技巧,為了讓製香環成家傳技藝,當年邱正男父親只教他做香環,卻讓後來他開店時吃了立香師傅不少苦頭。「製香師傅太累沒幾個人願意做,所以很搶手,1個師傅可以跑好幾家製香廠,就連頭家都要看師傅臉色。」他後來乾脆自己學著做,白天製香環、晚上學立香,成功出師。 他拿著1把未裹上香粉的竹架說:「要做立香並不難,竹子大小、裹香粉的次數都有一定的規則,一開始將竹架浸水,沾上以楠樹皮粉為底的黏粉,接著便是反覆地裹香粉、撢香,每個過程不能偷工減料,不然香無法點燃。」裹完香粉後,還得趁太陽光照正烈時,到廣場曬香、撿香,每日早上8點到下午2點,是做立香的最佳時機。 這股傲氣也曾受挫,製香走過半世紀,民國95年邱正男也萌生關廠想法,原因在於中國製的便宜立香大舉入台,最黯淡的時候1個月做不到7天的香。或許冥冥中還是有天意,就在上天指示下、他決意繼續製香後,訂單開始陸續上門。「其實製香做久了,不覺得辛苦,但苦的是,你堅持手工製造且用最好的香料,卻總是被人用一句太貴了打回,身體不累,心很累。」但他也告訴自己,做對的事,才能傳香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