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玩味生活
金山磺火捕魚
 從十九歲到七十二歲,從簡單的木板小船到現在的動力漁船,全勝二號船長謝天河,不只將磺火捕魚的技術帶進自己的生活,也讓這項瀕臨失傳的捕魚法得以持續下去。謝天河有著開朗個性,說起話來十分逗趣,損人與自損的笑點不時摻雜在他的話語中,「我們討海人都這樣啦,高興是一天、不高興也是一天,出海這麼無聊,不開心一點怎麼過日子!」瞇著眼睛笑起來時,刻畫在眼角的紋路其實也透露了漁民的辛苦。 捕魚工作謝天河一做就做了五十多年,他從來沒有背棄過這個選擇,磺火是謀生的工具也是他最好的夥伴。其實也不只有謝天河如此,金山目前僅存四艘磺火漁船,幾乎所有的漁民都對這樣技術「有情有義」,隨便一問漁民都有數十年的磺火捕魚經驗,也都表示會繼續維持這項金山傳統。夜間捕魚必須忍受日夜顛倒的作息,加上為了精準地讓青鱗魚在黑暗中跟著磺火移動,大家得在漆黑的大海上小心翼翼地工作,在在增加了捕魚難度。當地老漁民也聊到,雖然大家都經驗豐富,但磺火的危險性仍不容小覷,曾發生過磺火石在船上爆炸的可怕情況,傷亡慘重。 問到漁獲大減、青麟也非高價魚,那為什麼還會繼續堅持這樣的方式來捕魚?幾乎每個漁民都只淡淡地說:「就習慣了吧,也是金山的特殊習俗,我們後面已經沒有人要接棒了,現在還能繼續做,就做吧。」看似雲淡風輕的回答,留給大家的卻是若有所思的靜默與夜裡的那微亮光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