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人物焦點
電影音效大師 杜篤之
上山下海找聲音 杜篤之剛進電影圈時,所有電影的聲音都是事後配音,當時可以用的音效資料少之又少,憑著要做就做到最好的想法,杜篤之自己花錢買了錄音設備,開始上山下海去尋找聲音。 「記得有一次跟老婆和小孩到洲子灣露營,我人一到現場,突然那天海浪特別風平浪靜,很想記錄下來,偏偏忘記帶上錄音設備,我叮嚀好老婆看著小孩,自己開著車回去拿,來回兩小時的車程,但我覺得很值得。」對於杜篤之來說,每個聲音都有它獨特之處,有段時期他天天都把錄音設備放在車上,有空時候就開著車到處走走看看,只要聽見特別的聲音,就會趕快錄下來,說是另一種「音痴」也不為過。 已經是大師級的杜篤之,現階段面對「聲音」的功課是「人與人之間」怎麼用聲音去表現出現象的反應。「記得電影『賽德克‧巴萊』有一場戲是『主角生氣大拍桌子,現場其他人都不敢出聲,氣氛安靜到讓人窒息。』我那時在思考怎麼用聲音讓這場戲的情緒發揮出來,我想到了桌子上一定會有茶杯,主角拍桌引起了茶杯帶茶湯的震動,茶杯的震動是多麼細微的聲音,連這樣的聲音都聽得到,可見現場的氣氛有多麼靜止⋯⋯。當然,茶杯要震多久才能恰如其分的表現出那氣氛,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杜篤之眼中發亮的說著這場戲,記者似乎也感受到那令人屏息的氛圍,情緒跟著杜篤之的敘述,沉浸在那場畫面之中。
玩味生活
一朝媳婦兒一朝姑
 上禮拜回了一趟娘家,雖然娘家不遠,但我沒那麼常回去,偶爾想媽馬時就約她來(超不孝),沒辦法,帶著孩子行動不太便咩。到家時間約莫下午兩點,因故還沒吃午餐,立刻問家裡有沒有東西吃,沒想到竟然沒有,我馬上唸了母親,然後把兒子丟在家、和老公手牽手出去覓食,好久沒機會這樣悠閒地過兩人世界了,即便是在路上閒晃、吃個麵,也覺得好嗨桑啊。 吃飽回家後到了兒子吃飯時間,餵完奶把兒子交給我姊,背剪雙手去廚房視查娘親在裡面忙些什麼,進去一看,裡面盡是山珍海味,可能難得兒女全回來吧,我娘整個拼了,可光吃大魚大肉怎麼行?我嚴厲地問她:「該不會沒青菜吧!」幸好有,不然我要生氣了(到底能多不孝啊我)。晃了一圈決定帶兒子去睡個午覺,睡到兒子醒了我還起不來,聽到他在歐歐叫,姊接默默地幫我把兒子抱走、免得吵醒我,一路睡到我娘來叫我吃晚餐,這真是本人當媽後最甜美的午睡,好久沒擁有不被吵醒的睡眠了啊(含淚)。 睡醒直接上了餐桌,吃飽攤在沙發上看著杯盤狼藉,心想我還是人嗎?遂假意地幫忙收桌子,果然阿木將我趕出廚房說:「去休息去休息。」打從我出嫁,每次回娘家一做點事,我娘必定叫我去休息,啊媽媽是以為我有多累?被趕出廚房的我只好打開冰箱,翻一翻有沒有中意的東西,有就馬上帶回家、沒有就質問我媽:「為什麼不買,不知道我很需要嗎(左手背拍右手心)!」 吃完大餐、「偷」完東西,為了配合孩子的作息,留下一房子亂,就像龍捲風一般地捲回家了,回家路上想著我最近很愛看一個叫《靠北婆家》的FB粉絲團,裡面有很多媳婦會靠北婆家的大姑小姑,說她們有多糟,靠北的內容大約就是像我這樣吧,原來自己覺得剛好的行為,在把郎ㄟ眼中看起來是這麼樣的賤啊(羞)~幸好舍弟還沒娶妻,不然我也要被靠北了呀。 但其實誰回自己家不是這樣的呢(結果很多人都不是),我去婆家也是溫良謙恭地待在廚房,美蘇一尊灰姑涼,啊嗯勾回到自己家,媽媽就是要待我如上賓,我也沒辦划啊(掩嘴笑)。而且婆婆不見得會叫媳婦去做那些活兒,像我婆婆就不曾叫我做過,但〈醉郎ㄟ新ㄅㄨ愛災斗力〉這句歌詞總是不停在我腦海中縈迴(誰在唱!),所以在婆家總會情不自禁地洗碗收桌子,好歹找點事做,而在娘家就盡情扮演一個廢柴。以後媳婦們在靠北家中大姑小姑時,就回娘家享受一下當姑的樂趣,心裡應該會平衡很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