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人物焦點
鍍金MV導演 陳奕仁用鏡頭傳遞情感
一直想‧持續想 只為完美! 陳奕仁回想,2002年第一次與五月天合作拍演唱會紀錄片,一見面就亂講:「要拍一支好的紀錄片,我就要去住你家!」他笑說,當時根本沒有拍紀錄片經驗,但五月天毫不猶豫一口答應,為期一個月貼身近距離拍攝,拍出最真實的一面,也培養出今天的合作默契,但能走到當今成就,除了看大量好萊塢電影奠下視覺基礎,也是他熬夜好幾年拚命做出來的成果。 「因為我很愛打槍自己,每一支片都變得超級麻煩!」舉例來說,為台北市申辦世界設計之都國際競標影片的腳本,就想了半年;自己想拍的電影腳本也不知道寫到第幾版,他只用「超級超級不順利」來形容。每次想MV腳本也很容易想不出點子,不管是閉關、去咖啡廳、跟大家聊天等「我都想不出來,只有一直想、一直想⋯⋯。」發想的時間長,後製又特別挑剔,鑽牛角尖的魔羯座極度要求完美,這樣的陳奕仁笑說!「若是『我』找『我』拍東西,我才不要!」 以拍攝蔡依林的MV「大藝術家」來說,拍攝前四個月,經紀人就把將歌曲DEMO帶給陳奕仁,他會先做大量功課,將歌手過去拍過的MV、造型全翻出來看一遍,做筆記、分類喜好的特點,盡量找出明星剛開始會走紅的特質!再與專業造型師、唱片、拍攝團隊一起討論道具、場景等,拍攝當週,大明星們也得在導演的「勸說」下,同一橋段的舞不斷重複一直跳。 陳奕仁回想,有一次跟羅志祥合作,在寒流、下雨的惡劣天氣拍外景,只穿背心的小豬嘴裡咕噥著到底要拍到什麼時候,但燈光一開又立刻上場跳,為追求完美畫面,足足撐了兩天,超乎陳奕仁的想像,而五月天的「乾杯」MV,也拍了快五個月,光腳本發想五月天就耐心等陳奕仁六十多天,拍攝場景、人數多,後製時間又長,簡直當成偶像劇在拍。陳奕仁剃光頭,只為洗頭省時、講求工作效率超極致!
人物焦點
江淑娜爽朗愛笑好逗陣
重視過程 才能樂在其中 最近有同事跟我說:「如虹,妳可不可以問妳的逗陣ㄟ,她唱的電視劇『鎖夢樓』主題曲哪裡可以買到,那首歌好好聽哦!」 同事口中的「我的逗陣ㄟ」其實說的是我的好姊妹江淑娜,淑娜唱歌雖然沒能像「二姊」江蕙拿下一座又一座的金曲獎,但她的歌聲渲染力十足,國台語雙聲,我曾經好愛她唱的「庭院深深」,常常不自覺會哼起這首歌,而且她主持、演戲樣樣精通,每次看她演戲,我都忍不住要稱讚她:「淑娜妳真的演什麼像什麼,好厲害!」 面對讚美,淑娜總是哈哈大笑,她那鈴鐺式的招牌笑聲,豪氣十足,頗有她在電影「逗陣ㄟ」海報中手拿鍋子、腳踏足球的架式。 不過真正認識淑娜之後,會發現她外表的豪氣爽朗,其實只是虛張聲勢,習慣性的炒熱氣氛、討好大家,童年看人臉色、苦情的走唱生涯,深深烙印在她的腦海裡,即使她早已是家喻戶曉的大明星、金鐘主持人,那份不安全感偶爾還是會跑出來搗蛋一下。 淑娜承認她以前有嚴重憂鬱症,演藝事業得失心很重,希望每件事情都表現得很好,給自己很大的壓力,身體也很差,長期胃食道逆流加上幽門螺旋桿菌,每天吃一堆西藥,吃藥吃到會恐慌,很怕就這麼死掉,又不知道人死了會去哪裡?然後面對外界還要強顏歡笑,爽朗笑聲底下的她,其實過得很不快樂! 螢光幕前與螢光幕後的人生難免有落差,如何找到平衡點,找到真正的快樂,必須靠個人去體會,開悟。 這幾年淑娜開始禪修,從禪修中找到了清淨安定的力量。 她常跟我分享禪修的快樂!告訴我,禪修改變了她的人生觀,她從來沒有這麼愛工作,以前唱歌、演戲、主持著重的都是結果,得失心很重,現在結果對她來說並不重要,她重視的是過程,在工作的過程中找到滿足與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