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人物焦點
東方女性侯幸君 撐起西方藝術一片天
 有「梵谷的傳人」之稱的藝術家陳錦芳,14歲看到梵谷的畫深受感動,便立志到巴黎當畫家,不但創立了「新意象派」,藝術理論也被編入世界藝術史教科書中,然而,他的種種成就都少不了侯幸君這位「幕後推手」。 在侯幸君6月出版的新書《牽手藝情擁抱世界》中,將她與陳錦芳在巴黎相戀、結婚,共同在歐、亞、美三大洲及國際藝壇上的心路歷程娓娓道來。同時身兼陳錦芳的太太、孩子的母親、藝術經紀人、美術館館長、基金會執行長等職,侯幸君坦言,不少人會認為她一直以來只為陳錦芳而活,終其一身在「幫」丈夫工作,但她可不這麼認為。 「這是我的專業,也是我的事業!」看似全心「為丈夫工作」的過程中,其實就是侯幸君實踐自我的方式,她把自己當作是專業的藝術經理人,從一個公關、行銷的門外漢,一步一腳印地建立起自己的藝術版圖,尤其是東方人在西方藝術圈要打下一片天地更是不容易,「當時沒有東方人活躍於現代藝術經紀領域,幾乎是孤軍奮戰。」 但一開始的困難並沒有打倒她,即便遇到種族歧視,她仍堅持將陳錦芳推廣到37個國家、300多本教科書及藝術雜誌上,甚至一起參與世界領袖會議、陳錦芳榮任聯合國的文化大使等,最後她得到一個結論:「其實要讓西方人信服並不難,就是拿出你的專業。」有次,一位黑人女性編輯看了陳錦芳的作品後,感動地對他們說:「Keep up(繼續加油)!」這句話一直牢牢記在侯幸君的心裡。 侯幸君將自己的成果歸功於台灣人那股「不能輸」的硬頸精神,遇到困難、解決困難,「把自己丟在大海裡,找到游出來的方法」,而女性特有的敏感和柔軟則是她在藝術圈打拚的武器。陳錦芳在1975年為侯幸君留下的美麗倩影。
玩味生活
台東 鐵花村慢市集 慢速遊賞的藝文聚落
 東海岸的台東,有豐富的原住民文化、音樂和部落手作工藝,不過卻不像都市裡有許多舞台空間讓台東的藝術工作者發揮,直到「鐵花村」的創立,結合音樂聚落和假日慢市集,不僅吸引觀光人潮,也讓鐵花村周邊逐漸邁向「鐵花新聚落」的新藝文亮點,並成了遊客尋寶的好地方。 每逢週末夜和假日午後舉行的鐵花村慢市集,雖然只有二十二個攤位,不過每個攤位都經過特別挑選,鐵花村「村長」豐政發說:「在我們的市集裡,不能有批發的商品,不僅要出於自己的手和創意製作,而且每個攤位的性質也做了區分,避免同性質的競爭。」所以,這裡有多元的手作商品,像是以魚鱗和魚骨創作的飾品、木工、布包、部落工藝和手工皂、二手書櫃等,也有當日現場販售的蔬菜、手作麵包,還有新住民的泰式和越南料理等。 而市集一旁的小舖,則可買到部落及獨立創作的音樂專輯、書籍、月桃葉編織的帽子,以及台東社區部落的漂流木工藝,每週日不定期也會有街頭藝人的草地音樂會,營造午後的優閒,每月第三個週日下午三點到太陽下山,還有具公益性的二手市集,開放市民報名將家中不要的商品捐出來販售,同時會把當日所得捐給慈善團體,讓逛市集、買東西也能是件有意義的事。
人物焦點
古巨基 樂忙事業跟時間賽跑
身兼數職求完美 老天很公平,給每個人的時間都一樣,一天24小時,沒有誰多誰少。 但一天24小時怎麼運用,卻有千百種可能,有人嫌時間太多,也有人嫌時間太少。 很久沒有見到古巨基,一見面,就聽他說時間不夠用。 他一說完時間不夠用,助理女友Lorraine馬上接著強調「真的不夠用,他連小小的一張圖片都要自己挑,忙死自己。」 Lorraine 開玩笑抱怨古巨基連小小的照片都堅持自己挑,其實說的是古巨基認真、要求完美的個性。 他這次來台灣宣傳,就因為當MV導演,盯剪接盯到腰傷舊疾復發,差一點點來不了台灣。 難得來台灣,古巨基除了送我他製作的最新專輯「大時代」,還特別拿出手機給我看他10月香港演唱會的照片。 照片的重點是他用10堂課練出來的muscle,哇!斯文小生居然變成肌肉男,他得意的告訴我,「我從來沒有這麼壯過。」不過為了演唱會舞台效果勤練健身,隨著演唱會結束,當然他也從肌肉男變回斯文小生了。 看完照片,古巨基又熱情的要我看他設計的服裝目錄。 從小愛畫畫的他,即使當了藝人,仍不忘畫畫,曾經幫鄭伊健、周慧敏設計過演唱會周邊商品,也幫香港海洋公園設計產品,一年多前,他乾脆成立自己的服飾品牌,當起專業服裝設計師,他上通告穿的衣服幾乎都是自己的設計。 翻閱他設計的服裝目錄,用色大膽、時尚又有個性,我忍不住叫他趕快來台灣開店,一定有很多人想買他設計的服裝,聽我這麼說,古巨基連問了好幾遍「真的嗎?」轉頭便跟Lorraine討論起來台開店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