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玩味生活
護士ㄟ話不能當耳邊風
 身為一隻老蚌不得不面對的就是羊膜穿刺了,說到這個,有天和婆婆講電話做肚肉近況報告時,婆婆聽聞我要做羊穿連問兩次:「妳為什麼要羊膜穿刺,妳大嫂都沒做耶~」但是媽馬啊,嫂子是青春的肉體,而我十年前就不是了啊~只好回:「因為我是高齡產婦,容易生出唐氏症小孩,還要做染色體檢驗;因為我年紀大了,檢驗要六千還八千,可是沒辦法,因為我年紀大了。」所以高齡產婦不但要面對肚子上那一針,還要面對刺進心裡的很多針,奉勸大家有空的話還是儘早著床吧(點假菸)。有經驗的婦人說到羊膜穿刺一定會講到柯滄銘,我想他是台灣最有名的穿刺手吧。進了診所看到裡面是孕婦mountain 孕婦sea,看到這麼多高齡同志們真是很安心。因為幾年前有陪家姊來刺過,所以大概知道不痛,只是難免焦慮,躺下後先被碘酒抹肚皮,順便照一下超音波,確定胎兒位置免得去刺到他這樣,不得不說柯P真是神手啊!長長的針刺下去一點也不痛,很快的結束抽了幾c.c.羊水,護士遞給我並示意老公幫我跟羊水合照,走前還貼心地叮嚀我說:「回家再洗澡哦!」我想那不然呢?我是有辦法在大街上洗澡逆(突然產生台南腔),當然回家洗啊。 寫到最後一段終於要來呼應題目了,就是羊膜穿刺注意事項糾竟是什麼呢?抽完頭會昏,我坐著休息了一下,走前去了廁所,畢竟身為孕婦難免頻尿,一撩起裙子看到肚上的紅藥水,我就覺得黏黏的,於是忍不住在洗手檯那兒撩起上衣,還把裙子拉低到快要接近陰部,晾出整個肚皮,然後用濕衛生紙試圖把藥水擦掉,可我忽略了一件事,就是診所廁所是男女共用的啊(左手背拍右手心),於是我擦到一半,門冷不防被推開,一位男士走進來,此時我倆四目交接,而我左手掀著上衣,右手正在抹肚,那位男士看到此情此景應該驚呆了,感覺他被震懾了兩秒,隨即裝沒事走進廁所,我則是一起裝沒事,想說算了啦!反正只是肚皮嘛,而且還是個老的,上面沒有性感帶,被人看一下OK的。這目光一回到鏡子上,才花現我左手太有力了,上衣掀得老高,哇ㄟ左奶根本也在瓦靠啊(驚),而且還穿阿婆奶罩,真是流年不利啊!走出廁所看到老公安詳地坐在外面滑手機,渾然不知已經喪權辱國並且家醜外揚了,無知真幸福。所以羊膜穿刺的重點是什麼呢?就是要聽護士的話,肚皮回家再洗、回家再洗啊,為什麼我都要當媽的人了還這麼沉不住氣呢(搥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