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玩味生活
不良少年週記:如何寫歌詞?
不良少年週記 歌詞大概是世界上最難寫的東西。你必須在一個字數有限的框架裡,講一些新奇動人的事,還必須言之有物,不能廢話連篇。什麼東西該說破,什麼東西必須藏起來當謎底,恐怕沒有多年功力沒辦法寫得好。 同時它恐怕也是最好寫的東西。在你還沒提筆開始寫之前,這世界上已經有許多既存的公式和韻腳任你套,還有一些長生不老題目任你自由發揮,這些題目包括「我愛你」、「我恨你」、「你為什麼不愛我」、「我為什麼忘不了你」......等。任選一個主題自由發揮,隨便掰個幾句就能湊成一首歌詞,只是上不上得了檯面罷了。 最近和朋友去唱KTV,有位香港來的友人點了一首陳奕迅的《苦瓜》,這首歌我時常聽,旋律很熟悉,卻從未認真研究過歌詞的意思,因為廣東話在我耳裡宛如阿拉伯語一樣有聽沒懂。話說它的開頭及副歌分別是這樣唱的:「共你乾杯再舉箸,突然間相看莞爾,盤中透露那味兒。」「真想不到當初我們也討厭吃苦瓜,今天竟吃得出那睿智愈來愈記掛。」 一邊聽著他唱完一邊看著字幕的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歌詞如此深奧充滿滋味。儘管無法百分之百理解,但這樣霧中看花的粵語歌詞,彷彿比國語歌詞來得蜿蜒曲折。 黃偉文先生是我非常崇拜的填詞人,他筆下那些看似隨性胡鬧時而亂寫的字句,其實都經過層層心機與算計,隱含著豐富的哲學意涵和人情世故。至於歌中究竟發生什麼事,故意不點破,全憑聽者自己腦內補完,這簡直是藝術片導演的剪接技巧。 當我還沉浸在《苦瓜》的餘韻中,另一位朋友又立刻點了一首曲婉婷《我的歌聲裡》,狠狠地把我拖進了另一個世界。「你存在~~我深深的腦海裡,我的夢裡,我的心裡,我的歌聲裡。」「世界之大,為何我們相遇。難道是緣分?難道是天意?」 聽完之後,我也目瞪口呆,很久沒有遇見這麼缺乏想像力的歌詞了。是的,我知道你有多愛他,但是你不需要寫成一首歌讓大家來唱好嗎?因為你們相愛到底干我屁事啊。 和《苦瓜》相較,《我的歌聲裡》歌詞平庸且無趣,老套還自以為有才華(是說我何苦拿卵苞比雞腿)。但奇妙的是,如此朗朗上口的爛歌詞,再配上旋律,我卻立刻記住了。於是這副歌在我腦袋裡纏繞了一個星期怎麼洗都洗不掉,人就是這麼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