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人物焦點
F.I.R. 不吵不是一家人
這一團分三國 F.I.R.的飛跟阿沁分手了,有人懷疑他們從談戀愛到分手其實都是宣傳手法,這麼想的人真的錯了。飛跟阿沁談戀愛時,黏在一起的甜蜜模樣,讓我曾經忍不住同情陳建寧,每天當大電燈泡,應該很尷尬。私底下飛幫阿沁擠痘痘的甜蜜互動、真情流露,至今仍印在我腦海,絕對不可能是宣傳。 然而,一年半不見,F.I.R.除了帶了新專輯「亞特蘭提斯」,也帶來了飛跟阿沁分手的消息。分手還要天天一起工作,這回我忍不住換成要同情飛跟阿沁了。或許早已度過剛分手的不適應期,我發現飛跟阿沁的相處還是很自然,問他們到底為什麼分手?抱著吉他的阿沁,馬上就彈起他寫的新歌「愛有路可退」轉移話題, 像是宣告愛情在無法繼續前進時, 不如選擇先退回朋友的位子。 從朋友變戀人,再從戀人變朋友,阿沁跟飛依舊熟稔,只不過少了之前的親暱與甜蜜。以前不管聊任何事情,很明顯的都是飛跟阿沁一國,陳建寧自己一國,但現在則變成了「三國」。飛是幻想國、陳建寧是理想國、阿沁是中立國,總是飛跟陳建寧持不同的意見,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相持不下,阿沁就在一旁靜靜地聽。 採訪當天我們到阿沁的音樂工作室,陳建寧說現在很多年輕人都想當明星,他們三個人剛好也都在當老師教學生,不如就把我當新人來訓練,透過對我的訓練讓大家知道如何打造大明星。 陳建寧立刻分配他們三個人的責任區,飛教我唱歌,他負責教我樂器,因為現在當歌手起碼要學一項樂器,阿沁已經開始當製作人了,就由阿沁教我進錄音室配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