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焦點
廟公 煙香繚繞下, 因信仰而生
 清晨5點半,整個文山區還在沉睡,福伯高泉福卻已神采奕奕地敞開廟宇大門,為5個爐座上好大炷主香與環香,鳴鐘3下,喚醒諸神,告知即將開廟,接著為神明們各奉上3杯清茶、水果供品,簡單清掃廟裡,便開始處理信眾們登記光明燈等庶務。 採訪這天,正好是初一十五大拜拜前1日,福伯得趁著空檔至市場採買供品、連絡事宜。偶爾,其他廟宇想請神,他還得代為主持儀式,並為信眾解籤、解惑,一刻不得閒。 那是20多年前,甫從務農工作退休的福伯,為延續高氏家族的使命,開始於景美集應廟做起廟公工作,如今,他已是帶領其他2位廟公的廟祖。小學畢業的他笑說,自己的求知慾非常強,10幾歲開始工作後,每晚還跟著舅公學讀四書五經,將歷史地理融會貫通,直至今日仍持續學習著,知識讓82歲的他始終活力滿滿,也成為信眾們倚賴的解惑對象。 廟公這工作,看似輕鬆其實繁雜,特別是各種習俗與禁忌,浩瀚如海。光是廟宇該如何進出就有規則,必須由神明坐落的龍邊(左門)入廟,虎邊(右門)出廟,中間道是神明行走的正道,一般人不得出入。又如景美集應廟屬陽廟,不論點的香、階梯數皆需為單數,做為背景音的大悲咒則必須由男聲吟唱。祭拜水果不可使用釋迦(佛祖的頭)、芭樂、番茄(籽入肚排出後為排泄物,有不潔的形象),以及各神殿內的祭拜方式,繁雜如毛。福伯,卻能不假思索地就大串講解起來。 福伯說,擔任廟公的門檻不高,但必須對神明有基本的崇敬之心,現今許多庶務都已e化,因此會使用電腦是基本條件。薪水大約3萬元左右,採排班制,又因幾乎全年無休,因此大多會選用退休人士。每年除夕,福伯還會至廟中守夜,「神明不休息,我們怎麼能休息!」 捻起香崇敬地拜退,自在穿梭於廟宇與市場之間,福伯由內而生的爽朗與平和之氣,就這麼與滿廟的煙氣交融繚繞。如同他多年的信仰,堅定卻透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