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宅女小紅     
(20130316E22)
名產團的反核大遊行


 如果你跟我有點熟的話,可能知道在下有參加一個社團叫「末日名產團」,成立宗旨是因為世界末日說不準什麼時候會來到,所以我們要把握有限的生命,盡情地吃名產,以吃遍美食為己任、置個人體脂為度外。禮拜六為了表達本團除了吃個不停外也有在關懷社會,大家休糾去參加了反核大遊行(挺)。

 遊行是兩點集合,約莫是從中正紀念堂開遊吧(反正是那附近),名產團的召集人事前參考了遊行路線,並標出沿路不可錯過之名產,反核之餘也不能忘卻社團初衷。中正紀念堂附近有什麼好吃的呢?我個人首推湯包!大家約了十二點先在盛園絲瓜湯包集合大吃,畢竟待會要走遠路,很需要體力的。吃完往凱道走,看到人潮是嚇死人的多,邊走會邊看到有人舉著標語、有人拿著道具,也有人忍著不舒適帶著小孩走上街頭,看到大家用力表達訴求,為了愛逮丸、為了下一代,硬漢如我也感到鼻酸哪∼啊嗯勾現在可不是軟弱的時候,因為南門市場到了啊!指揮官一聲令下,團員們慢慢地靠邊走,離開遊行人潮,遊進去買了馳名的金龍肉乾,出來時有團員大包小包的,我有點擔心擁核人士會覺得我們是烏合之眾、甚或走路工,問他要不要收到包包裡?他堅定地說不,沒錯!我們就是視這塊土地上的名產為珍寶才會出來遊行的,我們愛它、我們不要失去它,所以我們要反核四啊(堅定遠目)。

 買完肉乾加入隊伍繼續前進,走到一半,某團員看到熟悉的路口說:「ㄟ,這不是建中黑糖剉冰附近嗎?」然後下個鏡頭我們就在買剉冰了,誰叫我們是即知即行的名產團。吃完冰回到隊伍中,本以為大熱天的人會越走越少,可大家還是認真地走著,宣傳車上有人帶大家喊標語喊到聲音都啞了,路邊維持秩序的警察還為大家加油,想想這好像是我此生第一次參加遊行,雖然不知道這樣有沒有機會帶來什麼改變,但要是不出聲被當作是同意那太不甘願,所以我們走上街頭,就算被說什麼都不懂、只是瞎攪和也沒關係,總是要相關單位看看其實很多人在反核的啊∼最後我們去西門町吃了三吉烤雞腿和成都楊桃冰(←反核鬥士的話峰轉到這會不會得不到大家的尊重),三吉的雞腿也太太太好吃了吧!我希望這片土地上的人都健康、食物不會受到汙染,希望若干年後還是能吃到這樣美味的食物,就算電費要多一點我也會咬牙承受,那個誰你聽到人民的心聲了嗎(遞上名產團陳情書)?
昂師下凡來解答
黃偉嘉 請示:
羞昂老師,想請教一個問題。我喜歡一個人,想去追求她,可是感覺有時候快沒什麼話題可以聊了,只能一直關心她過得好不好而已,而且她很單純,單純到我不知道要怎麼表明我心意,也很怕表明後失敗了,我們無法再像現在這樣當很好的朋友,可能也顧忌到她身旁好友我都認識,可是真的很想勇敢追一次。我該怎麼做?
羞昂師答
我實在不懂對方單純跟你表明心意有什麼關聯?喜歡就去追啊,愛意存久了又不會生利息,不知道你在躊躇什麼。追女孩子就是醬,沒話聊就找話聊,找不到話聊就製造話聊,比如約她看個電影,事後總能聊聊劇情吧?跟她看同部電視劇多少也能討論一下吧?找話題沒那麼難的,只是看你有沒有心而已啊!萬一根本約不出來也不知道她看什麼呢?為師的是認為可以找她熟的事入手,比如吃飯時間剛好經過她學校或她家,不用約她,只要打電話問她附近有什麼推薦的美食,總之找話題沒那麼難啦,還是那句老話:看你有沒有心而已(左手背拍右手心)~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羞昂女師親授!新聞馬後炮【人魚線&愛的把手】
 駙馬爺蔡沛然身高188公分,擁有精實的肌肉線條,兼差當模特兒期間,拍攝的宣傳照片日漸曝光。其中,蔡的腹部有俗稱的「人魚線」,不僅羨煞許多男性,女性也直呼:「給我愛的把手。」
昂說
 看到這個新聞首先要解釋的是「人魚線」,這是指下腹部兩邊一直到胯下間的線條,因為像人魚下部收起來尖尖的那樣,所以叫做人魚線。人魚線不好有,要肚子沒什麼脂肪,然後不停地鍛鍊才會長出精緻的人魚線,之前看新聞說周杰倫也有,他還刻意穿了很低腰的褲子露出那兩條,總之是個男性的性感象徵。
 但新聞後面說那是愛的把手我就覺得有點問題,愛的把手本名叫「Love Handle」,我記得應該是指後腰的兩塊腰內肉啊!就是在He囉的時候對方手可以很順手地擺在那兩塊上(像現在有些掌心部分有做突起的滑鼠墊有沒有),所以才叫做愛的把手,怎麼人魚線也是愛的把手嗎?這不太對吧。後來經過我鍥而不捨地追查,發現人魚線的洋名應該叫「Apollo’s belt」它是阿波羅ㄟ腰帶來著,「love handle」跟我想的一樣是贅肉才對,所以記者亂寫還指稱駙馬有贅肉,他該糟了啊!嘖嘖嘖。
G&G經典垃圾話
有些錯誤能改的叫缺點,那些改不掉的叫弱點。
—新竹讀者 胡智堯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豆知識
熱門精選
玩味生活
媽媽戰鬥無極限
 然後我身上就邊叼著一隻、邊坐在旁邊看大家吃飯,聽廚師在桌邊解釋這是什麼功夫菜,終於他吃飽了,理論上會想睡了,此時發現扣在身上的奶嘴不見了,連扣在身上都能掉,這就是造化在弄我啊(國劇甩頭)。奶嘴是哄我兒入睡的利器、是真理、是生命,只好開始找了,朋友也幫著一起找,但百找不到,找到店家說他們營業到三點,而我們吃太慢,待會他再幫我們找,請我們坐下先吃,怎麼辦呢?只好端著他吃飯了。 菜一道道上來,桌上都有刀叉,但我哪有空在那鋸菜?端上來都還搞不清是什麼就一口吞,這就是當媽的人蔘~此時放眼望去,無小孩組依然在聊香港機票多少錢、報了什麼運動比賽,而育兒組的三對父母中總是有一個端著孩子,真是「一個餐桌兩個世界」,還不能坐著,偶爾要站起來走來走去,不是我們愛亂飄,實在是怕小孩吵,要知道在公共場合裡我們有多怕吵到別人哪(再給一支菸這包抽完惹)。 最後吃完這餐、拍了合照證明我曾出門過,不,錢包裡少了的三千元也能證明我曾經擁有,這難得一訂的餐廳、一客要價1,500元的餐廳,牙一咬才會吃的高凹凹凹凹級餐廳,就這樣存在我深深的腦海裡,但食物是什麼味道呢?老實說我不雞道,我想這六年內我都只能這樣洗戰鬥澡、拉戰鬥屎、吃戰鬥飯了吧!(菸呢?菸呢?) 報紙前的少女們啊,不要心存僥倖,戴了再(被)上蛤~(戴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