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宅女小紅     
(20130824E22A)
我其實很想普渡的啊~


 最近在逛全聯時老是覺得走道變窄了,因為到處都堆了一箱箱的飲料跟泡麵,大家買東西時開始以「箱」為單位,零食一買就是一大串,此現象說明了一件事:就是中元普渡到了啊!

 我的普渡運一直不太好,剛搬進新家時因為沒注意大樓公告,導致沒跟上普渡,那年一直耿耿於懷,身為一個超怕鬼的獨居女性,怎麼可以錯過和好兄弟的交流,我怎麼可以!於是我皮繃很緊,隔一年的農曆七月一到,我天天盯著公布欄,深怕大樓又瞞著我普渡,搬進去兩年都不拜碼頭,好兄弟們一定會覺得我是態度傲慢之人,我對鬼神如此謙卑,可不能讓他們這樣誤會我。終於皇天不負罩子亮的人,第二次的普渡讓我給跟上了,本大樓的普渡是這樣的,如果你人不在,事先把紙錢和供品拿到大桌子上去就好,結束後警衛會幫忙把紙錢統一燒掉,那天我剛好有事,特別把東西先排到桌子上,還跟警衛說:「不好意思我要出門後再來取,紙錢就麻煩你了。」萬萬沒想到回來後紙錢尚在人世間,啊不是應該燒掉才對嗎!我望向警衛,他跟我聳了一個肩,我只好無奈地把紙錢帶回家,你要知道紙錢沒燒掉他們可是會自己來取的(誰們呢),把拜過的紙錢放家裡相當危險,這是錢財露白啊,但木已成舟我還能怎麼辦呢(兩手一攤)?

 今年我一直戰戰兢兢地注意普渡日,想縮不要重蹈覆轍,這次要做到位,改寫好兄弟對我的印象,萬萬沒想到上週六一早出門,就看到大樓門口有熟悉的普渡專用桌,我明明有注意布告欄,可上面完全沒顯示有這件事,怎麼大樓又打算瞞著我普嗎?我也有交管理費的為什麼要排擠我啊∼∼∼(流淚撲倒),問了警衛怎麼沒公告,他說有喏,貼在電梯裡面很久惹,可老子住一樓有什麼機會進電梯呢?我想到之前也發生過這事兒,就是有天回家發現陽台、地上都是黑水,一問之下才知道那天洗大樓外牆,管理處有在電梯公告,請住戶緊閉窗戶以免受到波及,啊嗯勾我又不用搭電梯,誰知道裡面貼了什麼鬼?住一樓的人不會進電梯是常識吧,要告訴大家的事情怎麼能只貼在電梯裡捏!一樓住戶理應是離地基主最近的一群(是這樣算的嗎),卻都沒普到,這真是老天爺的創治啊∼∼∼(明明是管委太白爛了吧)!
昂師下凡來解答
路人假 請示:
昂師,我已經無計可施了,特來請教您⋯⋯,家母和令堂同名都稱美雲,我想藉此淵源,說不定您有好方法可以對付家母?自從我母親知道我交男朋友後,橫著直著就是擔心我書沒念完就要結婚(在下芳齡23),但是我沒有啊∼∼∼我否認大概一萬次美雲就是聽不進去,總是百般阻撓!而且我哥的女友比我小幾個月,家母不但對其疼愛有加,什麼都會多準備她一份,聚餐也必定叫上她,對我男友則沒有好臉色過⋯⋯。後來才知道原因就是她覺得我會嫁出去,而我哥則是娶媳婦,不希望我離開、希望我哥女友快進來,這麼古板的觀念我簡直無語問蒼天吶!我認為我會孝順她一輩子的,但是為什麼要一直把我當外人呢?
羞昂師答
因為天下美雲一般黑(是這樣的嗎),我想我大概知道妳家美雲的心意,我個人臆測事件並不單純,她不是怕妳嫁了家裡少個女兒,多半是她不太喜歡妳的男友才會怕妳嫁,如果妳交到一個她中意的,她會巴不得妳趕快過門,免得夜長夢多,這就是天下媽媽的心思啊。
所以呢,與其用力解釋妳短期內沒打算結婚,不如幫男友做做公關,多講一些他的好話,或是讓家人知道他工作多有前途(老人家很在意這個),逢年過節叫男友送送禮、巴結一下媽媽,讓媽媽真心喜歡他,以後就不會囉嗦妳了,但這招其實也有個險處,要是伯母太喜歡妳男友,可能會改為一直叫妳嫁,那也挺麻煩,但不試怎麼知道結果呢?還是用我的方法試試看吧。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羞昂女師親授!新聞馬後炮【泡泡尿】
年輕人一早起床發現「泡泡尿」,千萬別輕忽!台中一名16歲的高中男生,170公分、64公斤,身材標準,卻在短短3週內,體重爆肥20公斤,一口氣胖到84公斤,不但雙腳嚴重水腫,還開始會喘,一問才知尿液中泡沬久久不會消散已經好一陣子了。
昂說:是說我一直以來都以為男性只要尿尿就會起泡,跟在小火鍋裡涮肉片一樣,泡泡everywhere(這例子很不妥),原因是他們離水很遠,用力一尿下去泡就來了(為什麼),我想很多人都這樣以為吧,就是尿完看到有泡並不會太介意啊,但今天起,請不要再輕忽這件事了,看看新聞中的男子,尿出泡來根本就是大事來著。
這名泡泡尿又水腫嚴重的男子,就醫檢查後發現蛋白尿超出正常值甚多,確診為「局部性腎絲球硬化症」,再嚴重下去可能需要洗腎,所以報紙前的朋友們,今天起開始注意早晨的第一泡尿吧,看到有泡別急著把它沖走,觀察個五分鐘,如果泡泡還沒散的話可能就是所謂的蛋白尿,要及早就醫治療才是正途啊。
G&G 經典垃圾話!
男人的謊言可以騙女人一夜,女人的謊言可以騙男人一生!
—彰化讀者 劉麗卿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豆知識
熱門精選
 說時遲哪時快,上週才寫關於有媳婦在抱怨公婆沒事做,一直往自己家跑(我要重申那是一篇網路抱怨文,主角不是我),有天溫ㄤ就說:「告訴妳個壞消息。」聽到此開頭正在想各種壞情況時,他接著說:「我爸媽要上台北。」聽完我除了翻了個大白眼,想說這哪裡壞外,也不禁檢討起我形象未免太差了吧,怎麼老公會認為公婆上台北對我來說是壞消息呢?明明我在他家溫良謙恭,姻親說什麼都馬好,他還要這樣說,臣妾真是心寒哪。不過他會這樣認為也是有原因的,詳情請讓我娓娓道來吧(清痰)。 有次婆婆提出可能會來台北,可否住我們家的要求,而溫ㄤ想都沒想就爽朗地答應了,聽到他答應,我晚上竟然不爭氣地失眠惹,因為我家其實沒有多的房間住,也沒有多的被子和枕頭啊,你冒然地讓爸媽來住,難道要為此去採買用品嗎?想想也有點兒煩惱吧,要是買了被子能解決也就罷瞭,我家是一間單人房和一間雙人房,要把雙人房讓給爸媽,我睡到單人房也是可,只是單人房在二樓並且樓梯設計不良,我人清醒著走都常要滾下來了,何況在下現下已是個頻尿的孕婦,夜間會起來棒溜兩三回,實在不便,爸媽看到也會阻止我的吧,畢竟我摔到無妨,摔壞了腹中骨肉可不行哪。 跟老公解釋了不妥的原因,他很爽朗地說讓爸媽睡客廳就好了啊,可試問天下ㄟ新ㄅㄨ,妳們會讓公婆打地鋪睡客廳嗎!這罪比跟水電工私通還嚴重吧,嗯湯啊嗯湯。最氣的是,老公完全無法將心比心,要今天是我爸媽來,你有可能讓他們睡地上嗎?完全不可能的啊,可他卻完全沒想到這一層,覺得什麼都無妨,這是什麼呢?這就是沒神經的男人哪~然後還要因為我認為爸媽來住不方便,硬要給我冠上一個厭惡公婆的罪名,大家評評理,這是有道理的嗎(左手背拍右手心)? 但結婚這些年下來,我已體會到老公是什麼呢?老公就是江湖人稱豬一般的隊友啊~猶記去年過年,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他,硬要搶下我手中待洗的碗,叫我去客廳休息,他來洗;今年則是不顧我反對了七七四十九回,硬要晚上睡在客廳,還只蓋一件衣服,一副受虐樣,然後婆婆問起幹嘛不回房,他說怕吵到我睡覺,成功營造了我惡太太的形象。我想上回爽朗地答應公婆來住的他,待公婆真要來時會拒絕,然後理由是我說不要吧,因為男人就是不會想箇中原因,只聽到結論的動物。我怕什麼呢?反正這些年來我已經黑掉了,連隔壁的張太太都知道我是賤媳了吧,我還在乎什麼呢(點菸)?但老公真是豬一般的隊友,我心寒哪~
玩味生活
 說時遲哪時快,上週才寫關於有媳婦在抱怨公婆沒事做,一直往自己家跑(我要重申那是一篇網路抱怨文,主角不是我),有天溫ㄤ就說:「告訴妳個壞消息。」聽到此開頭正在想各種壞情況時,他接著說:「我爸媽要上台北。」聽完我除了翻了個大白眼,想說這哪裡壞外,也不禁檢討起我形象未免太差了吧,怎麼老公會認為公婆上台北對我來說是壞消息呢?明明我在他家溫良謙恭,姻親說什麼都馬好,他還要這樣說,臣妾真是心寒哪。不過他會這樣認為也是有原因的,詳情請讓我娓娓道來吧(清痰)。 有次婆婆提出可能會來台北,可否住我們家的要求,而溫ㄤ想都沒想就爽朗地答應了,聽到他答應,我晚上竟然不爭氣地失眠惹,因為我家其實沒有多的房間住,也沒有多的被子和枕頭啊,你冒然地讓爸媽來住,難道要為此去採買用品嗎?想想也有點兒煩惱吧,要是買了被子能解決也就罷瞭,我家是一間單人房和一間雙人房,要把雙人房讓給爸媽,我睡到單人房也是可,只是單人房在二樓並且樓梯設計不良,我人清醒著走都常要滾下來了,何況在下現下已是個頻尿的孕婦,夜間會起來棒溜兩三回,實在不便,爸媽看到也會阻止我的吧,畢竟我摔到無妨,摔壞了腹中骨肉可不行哪。 跟老公解釋了不妥的原因,他很爽朗地說讓爸媽睡客廳就好了啊,可試問天下ㄟ新ㄅㄨ,妳們會讓公婆打地鋪睡客廳嗎!這罪比跟水電工私通還嚴重吧,嗯湯啊嗯湯。最氣的是,老公完全無法將心比心,要今天是我爸媽來,你有可能讓他們睡地上嗎?完全不可能的啊,可他卻完全沒想到這一層,覺得什麼都無妨,這是什麼呢?這就是沒神經的男人哪~然後還要因為我認為爸媽來住不方便,硬要給我冠上一個厭惡公婆的罪名,大家評評理,這是有道理的嗎(左手背拍右手心)? 但結婚這些年下來,我已體會到老公是什麼呢?老公就是江湖人稱豬一般的隊友啊~猶記去年過年,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他,硬要搶下我手中待洗的碗,叫我去客廳休息,他來洗;今年則是不顧我反對了七七四十九回,硬要晚上睡在客廳,還只蓋一件衣服,一副受虐樣,然後婆婆問起幹嘛不回房,他說怕吵到我睡覺,成功營造了我惡太太的形象。我想上回爽朗地答應公婆來住的他,待公婆真要來時會拒絕,然後理由是我說不要吧,因為男人就是不會想箇中原因,只聽到結論的動物。我怕什麼呢?反正這些年來我已經黑掉了,連隔壁的張太太都知道我是賤媳了吧,我還在乎什麼呢(點菸)?但老公真是豬一般的隊友,我心寒哪~
玩味生活
台灣摔角正面迎擊 夠摔才敢大聲!
不分你我 越「摔」越勇 TWT目前成員有18人,當紅主推選手「浩克」,個頭很大的他目前還是學生,練摔角前可是個東西壞了、儘管在保固期內,也不敢拿去修的懦弱男孩,是摔角激發他內心的表演慾,現在的他可活潑的呢!而也是學生的選手「小傅」,則說自己當初因為身體不好,選擇擁有安全訓練模式的摔角當運動,現在寫論文遇到難關時,也會想像自己在台上被鎖而奮力對抗! 其他成員私底下也各有職業,包括百貨櫃哥、夜市擺攤等,每週只能抽空團練一次,雖然連個像樣的擂台都沒有,只能「寄生」在格鬥道館中,但每次表演,他們都會盡力將流程編排到最熟。嘟嘟說,「沒編排就像公演劇本沒背!」彼勒也說,他看過最差勁的表演,就是選手不編排,NG就在台上咬耳朵:「換我了!」「等一下,你先撐久一點!」「X,很痛耶!」 這群摔角選手除了讓自己在擂台上,得以展現雄性好勝的一面及內心愛演的表演慾外,更想推廣摔角不閃躲、正面迎擊、遇到挫折也不斷爬起的精神,因此也深入校園讓學生透過體驗摔角開發肢體,或到咖啡館舉辦摔角講座,彼勒更主動打破聯盟隔閡,與IWL、NTW合辦去年野台音樂祭活動,「台灣那麼小,還要分你我,摔角做不起來!」TWT有冠軍腰帶(前)與雙打腰帶(後),目前冠軍是正規軍的「玄武」,但他常將腰帶拿來蓋泡麵,讓其他人考慮再做一條並廢掉他那條;雙打腰帶冠軍目前從缺中。
玩味生活
初馬實況報導趴兔
 上上禮拜講到我的初半馬前戲,在清晨寒風中等半天,終於到了緊沾時刻,大家齊聲倒數五四三二一就開跑溜。 跑出去時我才意識到沒法回頭了(其實坐上飛機時就該想到了吧),接下來無論多甘苦只能努力往前衝,時間大概是早上六點(吧),天色慢慢亮起來,路旁有很多加油的樂隊或歌手或舞者,我很納悶他們在表演給誰看,大家根本不會停下來欣賞啊。出發沒多久在一公里處就有人開始用走的,才一開始就走,我很替他們擔心接下來的二十公里唄安抓,說到這我好慶幸一起跑的編輯Iris是個二百五,她帶了隨身聽沒帶耳機,導致本來打算聽音樂跑的她,現在只好跟我聊天,有個人邊跑邊聊感覺輕鬆多了,於是這一路上我們就閒聊著,有時她追著我、有時我追著她(怎麼很像員外在跟ㄚ嬛玩的感節),兩個人都累時,就看看路邊有沒有不順眼的人,催個油門追上她,要是遇到身材特別好的一定要繞到她前面,還要說一些身材好了不起嗎?還不是跑輸我們之類挑釁的話,在歪果忍面前可以大方地把心裡的O.S.講出來真是太爽了啊(小朋友勿學習)。 跑著跑著我們能聊的都聊完了,竟然還不到五公里,此時Iris突然指著遠方語帶驚恐的說「妳看!」,順著看過去是個大斜坡,上面是密密麻麻的人,看來平地結束要開始跑坡了,還是個挺斜的坡,那斜度讓我只能送個干字給他,不對,他是洋坡,要送F*CK他才懂,總之看上去好陡啊花惹發(←洋文兒,不懂就算了,小朋友別拿去問媽媽啊)~但再陡也只能手刀衝上去啊,不然怎麼辦,Iris想用走的我還喝斥她,叫她不要停,除了溫ㄤ外,我沒想到此生會對其他人說出不要停三個字(咦?我在分享什麼!)。跑著跑著遠遠看到腦公在路邊,原來第一個拍照點到了,我趕忙戴上大鼻子,經過漫長又沉悶的過程,看到自己人有他鄉遇故知的喜悅,我們就像胡瓜節目裡那些廟口的婦人,很熱情地對著鏡頭打招呼,本來有點累了,還甩掉疲憊換上一張啦啦隊似的熱情笑臉,你知道的,老身都三十有六,叫我笑得那麼天真燦爛,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搞不好笑不出來呢,結果NIKE公關一聲令下說重來,雜誌要的是自然的、彷彿不知有人在拍照的那種照片,我們只好黯然地回頭重跑一次,事後回想這一圈太影響成績了,如果沒繞這圈可能有機會為國爭光吧(最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