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宅女小紅     
(20130119E22)
說時遲那時快之
明天我又要結婚惹


 當你看到這篇文章時,本人應該正處於一個忙翻天的狀態,誰叫老子明天又要結婚了啊。有認真看本版的捧油可能很納悶我不是才結的嗎?是說上個月的那場是俗稱的「男方場」,在那場結婚中敝人是擔任一個傀儡的角色,跟溥儀差不多,公公安排好了一切,我人到就好,是喜帖和會場我都完全沒看過的那種不熟,所以結完後覺得結婚不過如此嘛!一點都不煩啊,就像一個普通日子,只是穿了禮服出門而已。

 但明天的台北場可不同,婚禮一切都是自己處理,從印喜帖到找飯店到排位子本座事必躬親,事前還看了許許多多的婚禮部落格找資料,找到最後看遍了荒唐的禮服和長到讓我打呵欠的影片,看到許多有結婚狂熱的女生是怎麼安排自己的婚禮⋯⋯等,說到這,世上真有人砸大錢結婚,就是自己請花藝公司布置、做了印有自己肖像的馬克杯等禮品(←我覺得這好瘋)、做等身人形立牌,還有的甚至把貼紙機搬到會場讓賓客拍大頭貼,重點是不管怎麼拍,背景都是新人的結婚照,在我看來這些人實在太瘋了啊啊啊∼我爬了半天文,感嘆世界這麼大還真是無奇不有,驀然回首發現時間都花在看別人有多認真結婚,然後自己一事無成,想縮一切就讓它隨風去吧(點菸)。

 就在上禮拜,我婚禮的倒數七天,飯店的人打來問我婚禮流程,但哪有什麼流程呢?老子壓根兒沒想啊!可被問總是防衛心起,想縮業務會不會覺得這位新娘很廢,於是反問她說為什麼飯店需要知道流程,業務表示就是要知道並請我ma il給她,我說沒什麼特別的啦妳到底想知道什麼(諜對諜),她說其他都還好但如果我要切飯店的道具蛋糕一定要先講一聲(原來有個蛋糕啊我根本不知道)。小姐接著說那是飯店的道具,原來飯店會給一個假蛋糕讓你比劃,我上次結婚時飯店給的蛋糕第一層是真的,而這次是全部假的,那誰要切啊?真是莫名其妙!說到這,我後來才知道原來多數的香檳塔也是假的,就是拿著最頂那個下面一整落就都跟著起來的塑膠杯,但香檳可是真的,就算多便宜也還是浪費,另外,假香檳塔和假蛋糕也證明了婚姻真是個「實際並無表面上好看」的事情吧(明天要結婚的人講這種話好嗎)。

 最後我影片懶得做、音樂也沒選、連伴娘也沒找,大家聽到我沒伴娘都很震驚,可私以為伴娘這角色太微妙了,我看了一堆新娘的部落格都說自己伴娘是正妹,可我不覺得誰真心想讓很正的人在結婚那天如影隨形地跟著自己,就像徐若瑄這輩子應該沒當過幾次伴娘,如果不是林熙蕾或舒淇之流的人,誰想要自己大喜的日子徐若瑄跟在後面呢,既然正妹不能當伴娘,那被選上的不就是側面否定她的美貌嗎?這樣也太難做人了吧,所以乾脆不要好了。古代傳說結婚那天惡魔會來抓處女,新娘的好朋友為了怕她被抓走,所以做差不多的打扮讓惡魔抓不到,這就是伴娘的由來。而我要告訴惡魔,老子早八百年前就不是處女惹(明天要結婚的人講這種話真的好嗎!),千萬別來抓我啊啊啊∼
昂師下凡來解答
波狄 請示:
昂師您好,本人最近遇到一個老愛學我的人,雖然人家說別人學你代表你值得學習、別人跟你撞衫就是你品味好,但我可一點都不這麼認為啊∼∼尤其那個從頭學我學到尾的人非常不討我喜愛,讓我覺得是我自己品味有問題啊!我穿格子襯衫,她也學;我穿長版棉T,她也學;甚至我用什麼沐浴乳,她也要學。說真的,這樣實在令人太不舒服了啊啊啊啊,如果說別人愛怎麼學是別人的自由,那她怎麼不學學我,別人交代事情時就馬上去做的精神呢(嘆)。究竟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她不要再學啊?!
羞昂師答
這讓我想以前看過一部電影,就是袁詠儀家裡要分租然後舒淇去租下了,兩人變成好朋友後,常穿一樣的衣服、剪一樣的髮型,活像一對雙胞胎,袁詠儀的朋友本來還提醒她縮那人怎麼不停學妳,但她不以為意說是好朋友啊有什麼關係,不久後袁詠儀發現自己好像不存在了,舒淇竟然以她的身分生活著,去上她的班又跟她的男友在一起,別人都衝著舒淇叫袁詠儀,袁詠儀覺得天崩地裂,回到老家父母身邊,一進家門才發現和父母的合照裡自己的臉都變成舒淇了啊(登楞)。
這故事是不是很恐怖,我記得電影好陰森啊,看來妳也遇到這種人了吧,可是她應該沒有電影裡的舒淇那麼威吧,可以學到連妳爸媽都不認得妳的地步!所以她要學就學啊妳別管她,如果被學就會怎樣那跳騎馬舞的大叔早就遭到不測了吧。總之別煩了,等她學膩了或找到更想學的目標應該就會放過妳了啦。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羞昂女師親授!新聞馬後炮【佛跳牆指數】
 台北市長郝龍斌昨天召開記者會說明「佛跳牆指數」,以上月調查的佛跳牆主要食材價格,與前一年同期比較,製成同樣九百八十公克的佛跳牆,價格上漲六% 。郝龍斌評估,各種食材互有漲跌,整體來說,年貨市場價格波動還算平穩。
昂說:
大家應該比較常聽到「紅酒指數」吧,就是國外用來觀察有錢人消費動向的指數,現在我們不用羨慕國外,因為我們也有佛跳牆指數了啊∼
什麼是佛跳牆指數呢?說穿了就是相關單位去調查了佛跳牆裡的那些料,排骨、烏參、豬腳、魚皮、芋頭、栗子⋯⋯等食材,調查這些東西價格比去年上漲了多少?算出要是過年想做佛跳牆,今年的成本費會比去年多出6%這麼精準的數字。不過我有一點不太明白,就是紅酒指數是藉著分析上流社會買高檔紅酒之行為,算出現下的經濟是在走上坡還是下坡,而我們的佛跳牆指數只是告訴大家芋頭變貴惹,可東西偷偷漲價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嗎,難道政府覺得他們不公布我們就不會發現錢變薄了嗎?也太小看我們了吧!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豆知識
熱門精選
玩味生活
台北 好生活 新空間
 走在台北市萬華區的小巷弄中,雖離捷運站與公車站有一段距離,但彎進小巷後、在40年老屋的2樓,是一處有著咖啡香與縫紉機噠噠聲相伴的小空間。 秉持著對日式雜貨鄉村風格的喜愛,王豫萍每年至少飛往日本2次參加手作展,同時吸收最新的日式室內設計風格,並親自帶回日本的布料;她表示,在日本與手作者交流時,發現每個創作者都很樂於分享,即使沒有消費,他們依然樂於交流靈感。 回國後王豫萍開始思考,台灣很多創作者因為害怕靈感遭到剽竊,導致創作成為關起門的事;因此,為了讓所有喜愛手作的人都可以前來交流,她捨棄最初打造的手作教室,轉往台北市萬華區一處2層樓老屋,將2樓打造成咖啡廳與手作教室,也期許自己能在分享中不斷前進。 「這裡安靜且不易被打擾,可專注於汲取創作靈感,是我選擇在這裡打造手作工作室的原因。」王豫萍笑說,前來拜訪的人總跟她反應「這裡真的好遠喔!」但抱怨的同時,注意力又忍不住被色彩各異的布作吸引。 在這處空間中,王豫萍以深淺不一的木材搭配白色的貨架與縫紉機,從簡約的主色調中營造溫暖的室內氛圍,並以鮮明的布作點綴其中;店內還展示多年來購入的上百本手作書籍,喜歡手作的人可以報名課程,也可以只喝杯咖啡、聊聊天,或從書中找尋靈感。王豫萍自學手作多年,擁有的手作書籍數量豐富,店裡也無償提供來訪的手作愛好者翻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