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31E21)
爸媽有問題?達人讓你問!長期徵求讀者問題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寶貝上小一,適應不良怎麼辦?
  ◆哪些玩具有助於寶寶智力和肌肉發展?玩具都「貴鬆鬆」買不下去?
  ◆如何幫孩子戒尿布?何時該讓孩子自己一個人睡?
  ◆越早讓孩子上才藝班,就是贏在起跑點?
  ◆跟老師溝通眉角多?怕自己變成學校眼中的「恐龍家長」?

各類有關育兒的疑難雜症,都歡迎利用200字內陳述問題,讓週報的親子達人們給你最專業的建議!來信請Email至life@libertytimes.com.tw或寫信至114台北市內湖區瑞光路399號15樓「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收。信件主旨註明「親子面對面」專欄,信件內容須提供投稿人姓名(或筆名)、連絡電話、所在縣市。

※錄用圖文僅刊載於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不會同步刊登於電子報。

About親子面對面
包括0~6歲學前兒的食衣住行熱門話題;
7~12歲活力小學生教養資訊,和矛盾複雜的親師關係;
更要讓你拉近與13~18歲青少年的代溝,聽懂他們的心裡話。
所有你關心的育兒大小事,都在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親子面對面」全新專欄!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豆知識
熱門精選
不良少年週記 今年大家都活得很苦悶,許多不公不義的事沒有得到解決,別的狗屁倒灶的事又緊接著來了。幸好老天爺總是適時地派遣一些搞笑的女巫來治癒我們,讓我們的無聊人生多點餘興節目和消遣。喔,我是指采潔、美江,還有文霞。  還記得采潔說過的話嗎?我一直無法忘記她那個只露出一邊耳朵的髮型,還有那種躲躲藏藏、欲言又止的姿態。采潔讓我們瞭解正妹的臉蛋不代表一切,外表可愛不等於思想單純,頭頭是道不表示邏輯清楚。她的言語替我們重新定義了偽善。雖然大家早把這件事拋在腦後,許多人早就原諒她,甚至她還因此得到更多(保守)粉絲的支持。但是我生性愛記仇,因此關於她的過去和未來,包括她唱過的歌、她演過的電影、她的演藝生涯、她的長相、她的命運、她的寵物、她的感情⋯⋯,不好意思,我不祝福。  如果基督教目的在是於勸人為善,美江牧師絕對是一個成功的反推銷員。從她身上我們發現太過虔誠容易使人盲目,以為掌握唯一的真理,殊不知自己才是那個巫術的權威。美江是住你家隔壁多管閒事的大嬸,她是伍迪艾倫電影中充滿諷刺的丑角,也是鄉土連續劇裡面沒人同情的瘋查某。她的胡言亂語和妖言惑眾,逼我們對信仰這件事再思考。即使社會大眾普遍修養良好,只把她當做笑話和惡搞素材,沒人認真看待,但我真心地希望她得到該有的報應:一輩子活在自己的雲霧裡。  身為歷史系教授,文霞的錯誤史觀與無知讓我重新對「教授」這個神聖的職位充滿質疑。歷史從來就不是一個教人去「愛惜生命」的科目,而是一本充滿各種死亡教訓的血淋淋事件簿,若是沒有先人流血抗爭去反對霸權與暴政,我們就不會在此享受民主和自由。不過文霞口中的「民主自由」、「愛惜生命」聽起來比假牙還要假,不用猜也知道她一定是個一輩子沒上街頭抗議過的既得利益者,一個與現實脫節又誤人子弟的反面教師。  我們應該感謝這些心胸狹窄的女人們,不斷向社會大眾展示自己的愚蠢無知、偽善可笑與缺乏邏輯,才能讓台灣社會從批判和議論紛紛中獲得思想解放。  要是沒有這些女巫出來當錯誤示範,我們可能對多元成家、對基督教、對戒嚴時期的台灣史,甚至鄭南榕先生對言論自由的貢獻仍然懵懂無知,還少了許多茶餘飯後的笑料。能夠無關政治正確地用力鞭打這些女巫,直到自己的雙手也沾上了血,對我而言這才是溫馨難得的小確幸。
玩味生活
不良少年週記 今年大家都活得很苦悶,許多不公不義的事沒有得到解決,別的狗屁倒灶的事又緊接著來了。幸好老天爺總是適時地派遣一些搞笑的女巫來治癒我們,讓我們的無聊人生多點餘興節目和消遣。喔,我是指采潔、美江,還有文霞。  還記得采潔說過的話嗎?我一直無法忘記她那個只露出一邊耳朵的髮型,還有那種躲躲藏藏、欲言又止的姿態。采潔讓我們瞭解正妹的臉蛋不代表一切,外表可愛不等於思想單純,頭頭是道不表示邏輯清楚。她的言語替我們重新定義了偽善。雖然大家早把這件事拋在腦後,許多人早就原諒她,甚至她還因此得到更多(保守)粉絲的支持。但是我生性愛記仇,因此關於她的過去和未來,包括她唱過的歌、她演過的電影、她的演藝生涯、她的長相、她的命運、她的寵物、她的感情⋯⋯,不好意思,我不祝福。  如果基督教目的在是於勸人為善,美江牧師絕對是一個成功的反推銷員。從她身上我們發現太過虔誠容易使人盲目,以為掌握唯一的真理,殊不知自己才是那個巫術的權威。美江是住你家隔壁多管閒事的大嬸,她是伍迪艾倫電影中充滿諷刺的丑角,也是鄉土連續劇裡面沒人同情的瘋查某。她的胡言亂語和妖言惑眾,逼我們對信仰這件事再思考。即使社會大眾普遍修養良好,只把她當做笑話和惡搞素材,沒人認真看待,但我真心地希望她得到該有的報應:一輩子活在自己的雲霧裡。  身為歷史系教授,文霞的錯誤史觀與無知讓我重新對「教授」這個神聖的職位充滿質疑。歷史從來就不是一個教人去「愛惜生命」的科目,而是一本充滿各種死亡教訓的血淋淋事件簿,若是沒有先人流血抗爭去反對霸權與暴政,我們就不會在此享受民主和自由。不過文霞口中的「民主自由」、「愛惜生命」聽起來比假牙還要假,不用猜也知道她一定是個一輩子沒上街頭抗議過的既得利益者,一個與現實脫節又誤人子弟的反面教師。  我們應該感謝這些心胸狹窄的女人們,不斷向社會大眾展示自己的愚蠢無知、偽善可笑與缺乏邏輯,才能讓台灣社會從批判和議論紛紛中獲得思想解放。  要是沒有這些女巫出來當錯誤示範,我們可能對多元成家、對基督教、對戒嚴時期的台灣史,甚至鄭南榕先生對言論自由的貢獻仍然懵懂無知,還少了許多茶餘飯後的笑料。能夠無關政治正確地用力鞭打這些女巫,直到自己的雙手也沾上了血,對我而言這才是溫馨難得的小確幸。
玩味生活
不良少年週記:文藝青年的復仇
不良少年週記 在台灣當「文藝青年」真的好累,因為這個名字扛的包袱太沉重了。大家以為我們沒事只會泡咖啡店,聽綺貞或馥甄唱歌並互相取暖,躲在黑漆漆的電影院看藝術片,在任何地方用矯情的姿態抽菸給別人看。他們並不知道我們也會發動社運、打游擊、佔領公家機關、毀謗立委、跟黑道嗆聲。喔不!他們現在已經知道了。 文青之所以會變得如此叛逆並且目無尊長,還不都是被環境所逼。絕大多數的文青,小時候都是爸媽師長眼中品學兼優的好學生,而且是畢業典禮被選為代表上台致詞的那種噁心巴拉的模範生。從小背負著「要好好讀書」的道德枷鎖:爸媽說要好好讀書才能出人頭地,師長說用功讀書才能對國家有貢獻,於是認命地接受大人給予的一切,乖乖考上前幾志願,活著的唯一目的彷彿就是讓爸媽拿自己的成績拿來炫耀和說嘴。 諷刺的是這些大人完全不瞭解「讀書」的危險性,才會不斷要求自己的小孩「好好讀書」。天知道我們就是太會讀書、太會考試了,才開始慢慢崩壞的好嗎?我們的青春養分裡面有許多詭異的小說:卡謬、沙林傑、歐威爾;我們也熱愛難看的電影:高達、蔡明亮、庫柏力克。我們還聽一些很糟糕的音樂:閃靈、披頭四、滾石合唱團。當你把這些東西全都吸進腦袋之後,世界好像怎麼看都不順眼了。我們也擁抱台灣史,甚至讀得太透徹,把自己逼到了牆角:中壢事件發生了什麼事?陳文成被誰害死的?鄭南榕為何自焚?這些課本不敢教的事情我們也都偷偷知道了。知道的太多反而活得更痛苦,才會抱著忿忿不平的心情露宿街頭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