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記者許麗娟   攝影/記者潘自強、許麗娟  
(20131201E04)
番薯QA小百科


記憶中的番薯味
陳淑華/作家
彰化出生,居住板橋二十多年,採訪工作曾深入各地田野,接近各種不同地域與族群的文化與生活。近年喜歡透過一些日常被忽略的事物,特別是食物,重新發現生活的可能性。著有《島嶼的餐桌》、《彰化小食記》等書。﹙圖片提供/陳淑華﹚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番薯,彷彿是台灣世代變遷的象徵,在陳淑華的家庭中扮演了多樣的角色,在她、媽媽和祖母三代人的心中,有著三種不同的情感。「番薯在我的心中是養生而美味的食物,但在媽媽的記憶裡,來自中部客家庄的她以稻米為主食,童年裡的番薯是餵豬的飼料,也是貧窮的象徵。」陳淑華說。
 「我的祖母則說,番薯是記憶裡一股心酸的滋味。」原來陳淑華的祖母雖然嫁到台南富有的祖父家,但當時女兒和媳婦有別,「祖母說,婆家的女兒吃的是白米飯,身為媳婦的祖母,卻只能吃刨成簽後曬乾當作貯糧的番薯簽,祖母說,南部沿海盛產烏魚子,但取了魚卵的烏魚沒有經濟價值,所以過去會把烏魚曬成魚乾保存,而媳婦吃的就是番薯簽和烏魚乾。」
自然簡單的原味
 對祖母而言,吃番薯是為了裹腹存活,但陳淑華卻想起曾經在蘭嶼進行田野調查時,辛苦工作後每天晚上吃到美味番薯。「約十多年前,為了做核廢料對生態影響的田野調查,一、兩年的時間裡需多次前往蘭嶼,最長一待就是一個月,在蘭嶼,田園就是家中的『大冰箱』,當地人每天到田裡採些菜就是晚上的盤中飧,蘭嶼人種芋頭也種番薯,但芋頭是神聖的,是祭典或慶典時用來祭拜和分享用,番薯則是尋常的食物,想吃就直接去採。我每天下午過後回家前,就跟著當地人到田裡採番薯,回到家後,大家升火把番薯煮熟吃就是一天的晚餐,那種最自然而簡單的原味,就像是一整天辛苦工作後的犒賞,我每天都吃得很高興,所以有陣子,特別喜歡在早餐時喝著黑咖啡配著烤番薯吃,彷彿能勾起蘭嶼吃到的番薯美味。」
 說著說著,陳淑華又想起小時候媽媽常煮的「綠豆地瓜湯」,那是夏天裡吃進口中香甜又消暑的甜品,番薯好像多變的臉一樣,一年四季裡以不同的面貌,出現在你我的生活中。
自由時報週末生活版
番薯達人出列
古明萱/屏東科技大學農學生產系教授
從事教育四十年,研究雜糧作物有二十多年時間,曾研究、發表「藥用甘藷」相關報告。
陳建助/雲林縣水林鄉農會農事指導員
研究番薯近十二年,致力於番薯品種培育、改良、田間試驗的實地種植與管理,自家也種有二十公頃具產銷履歷的番薯。
最佳代言人
田野界宅男女神→番薯三姊妹
以「燒番薯」一曲紅遍大街小巷,不分男女老幼都愛她們健康又親民的形象,以打倒日本薯條三兄弟為終極目標,要讓全天下人都拜倒在番薯三姊妹的番薯裙下。
黃番薯
20歲/身高22公分/體重420公克/號稱甜姊兒,香香又甜甜,酷愛南台灣的豔陽天。
紅番薯
18歲/身高17公分/體重350公克/號稱水姑娘,喜歡窩在台灣中、北部山區。
紫番薯
16歲/身高14公分/體重220公克/外形豔麗,雖然人氣不及姊姊們,但有自己的獨特魅力。
1 2 3 

*以上資訊若有異動,以各店家最新公告為準。


Facebook  twitter  plurk  Googlewindows-live  funp  hemidemi  myshare
豆知識
熱門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