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焦點
金馬獎/攝影師廖本榕
 「當眼睛貼上觀景窗,會感覺影像從鏡頭通過眼球、映上視網膜、穿過腦、最後到達後腦勺,全世界僅剩自己與畫面。」廖本榕這麼形容攝影的「視界」。 廖本榕從小愛看布袋戲、歌仔戲,但這些興趣卻被升學壓力蓋過,直到北上念補習班、到電影公司半工半讀時才找回戲劇的熱情,放下課本,退伍後隨即入行拍片。那時正逢彩色片引進,廖本榕與前輩一起從頭學,快速累積經驗,年紀輕輕便升上攝影師。 「導演喔~他們想法很多又抽象,有時說的跟想拍的有落差。」拍不同類型電影,廖本榕形容像有人丟給你1桶積木,要想辦法組合,因為攝影不僅代表觀眾眼睛,還要讀懂導演深不見底的內心。廖本榕透過閒聊了解導演最近的情緒和關心的事,感受其心境變化,再推敲出他真正的想法。「每個導演風格不同,有些拍攝節奏快,但攝影不能跟著亂陣腳,快中要有美的堅持,才能獲得信任與尊重,罩住全場。」這樣聽起來,廖本榕口中的攝影好像要十項全能。 電影畫面的構成來自劇組的努力,將其完美呈現是攝影的責任,不只體格要強,心更要寬。廖本榕甚至把所有人的委屈都當成自己的委屈,問他有沒有撐不下去的時候,他說:「當然有啊!妳知道嗎?我曾是警備總部的黑名單哩!」原來廖本榕上高中前,是300人追隨的「大哥」,到處打打殺殺,最後差點殺進棺材。「好險活下來啦∼我就想說是不是老天爺有任務給我,在完成使命之前都要撐下去才行。」察覺到記者沒忍住的驚恐,廖本榕哈哈大笑:「有正當工作以後,不再是黑名單啦!」 金馬獎今年邁入第53屆,但攝影獎歷屆得主之中,台灣人卻不多。栽培後進,廖本榕不遺餘力,擔起教職傳承經驗與技術,對其他老師口中的問題學生也特別關心,幫學生將「問題」內化為人生經驗。比起攝影師的硬漢形象,廖本榕處事更多的是溫柔,如水般隨容器變換形狀、因環境化成蒸氣或冰,以柔軟身段堅持他的生存之道。蔡明亮導演電影《臉》工作照,廖本榕(中)與蔡導(右)的緣分結於1994年上映的《青少年哪吒》,兩人一拍即合合作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