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味生活
腦公帶孩紫愛注意
 準備好一切以媽馬歌星的姿態南下,在該加熱午餐的時間打電話關切沒人接,中午又打了一通想確認午餐有餵吧,答案是有的,但他不吃而是正在吃薯條。薯!條!(倒退三步)我兒對食物是半解禁了沒錯,他不再只能吃家裡做的淡而無味的東西,但為了怕父親亂餵,出門前我還特意交待了,如果外食要挑東西,炸的不能、甜食不能,一般食物還要先過水後才能餵他,講了半天現在竟然在吃薯條!哪裡有在團購虎頭鍘,王朝馬漢快把他拖出去斬了啊啊啊!因為身邊有外人在,我深呼吸三回告訴痣己殺夫不能解決問題、生命可以找到出口,平心靜氣的問他為什麼給小孩吃薯條這樣不健康的東西,那廝回我是摩斯的薯條,聽了是不是又上火,就算是總統府小英御廚炸出來的薯條,它一樣是薯條啊!薯條牽到北京一樣是薯條(理智斷線)! 我說摩斯的又怎樣,他說看起來不是炸的,感覺相當健康,天哪薯條不是炸的,囊道是清蒸水煮的?看起來不像,只能說明你在買來的路上袋子口悶到了,所以它軟爛了,你這人一點也不會想,買了薯條竟然把它悶到潤去,潤了的薯條只是難吃的薯條,它不可能搖身變成健康食品的啊(戳太陽穴)。 可憐的孩紫啊,總算吃到違禁品沒想到是軟爛的薯條,就像被警察抓只能打一通電話的人,最後打去查號台一樣悲桑。算了,把孩兒交付給生父,就要有原則將被打破的準備,就如同一個偉大的母親,也就是我本人的名言:「把孩子交給父親,就是只要孩子有在呼吸就好」,活著就好其他賣計較了啦(輕吐菸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