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人物焦點
陳燦榮的發光世界汲汲營螢20年
 看陳燦榮談起螢火蟲滔滔不絕的模樣,很難想像他從小卻是以「蝴蝶」為志願,「我從讀幼稚園時就開始養蝴蝶,每天騎著三輪車四處跟街坊鄰居炫耀自己養的蝴蝶。」退伍後,陳燦榮便在昆蟲學家陳維壽教授的介紹下,進入基金會進行蝴蝶研究,卻在一次前往苗栗獅潭旅遊考察的某個夜晚,意外撞見滿坑滿谷的螢火蟲,那點點如星火的溫暖光芒打動了陳燦榮。 返回基金會後,他向教授詢問如何更了解螢火蟲,但當時台灣關於螢火蟲的資料紀錄幾乎是付之闕如。在教授的建議下,陳燦榮投入了螢火蟲的研究,一做就是20年的漫漫歲月。後來陳燦榮進入私人企業工作,他租了頂樓房子做為培育螢火蟲的實驗室,為了做記錄,更大手筆的添購顯微鏡及攝影器材,當時曾有一名大學教授來參觀後大為驚嘆,直說是「逼近大學研究室的等級」。 陳燦榮在實驗室裡打造出一個模擬自然生態的環境,養了10來種、共300多隻的螢火蟲。為了配合不同品種螢火蟲喜好的生活環境,室內全天24小時開著冷氣調節氣溫,來自中高海拔的螢火蟲更得裝入飼養盒養在冰箱裡頭。陳燦榮笑說:「有時夏天實在太熱了,就會窩到實驗室跟螢火蟲一起睡。」 辦公室、實驗室兩頭跑的生活過了2、3年,儘管很累,陳燦榮仍樂在其中。但漸漸地工作業績壓力越來越大,有一年公司推出新產品,陳燦榮足足有2個月完全無暇抽身,終於有空回到實驗室時,才發現辛苦培養的螢火蟲都已乾死,讓他意識到:面臨抉擇的時候到了。 陳燦榮毅然決然在1997年辭去高薪的工作,投入了9成的積蓄在研究上,經濟最慘澹時連家門都不敢踏出,「因為一出門就要花錢。」但陳燦榮仍堅持走在這條路上,「那時我只是想:如果放棄了螢火蟲的研究,50年後我一定會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