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不少老空間活化再利用,新竹的「大山北月」也是由此而生,其前身是日治時期設立的豐鄉小學,知名漫畫家劉興欽也是校友;就讀於清大服務科學研究所的莊凱詠與吳宜靜這對年輕情侶,當初因課程計畫而選定新竹大山背,卻進一步驚豔於沒落環境的美麗自然,遂在一群親友幫助下接手經營,利用舊小學的元素,並拆解「大山背」地名命名,營造出復古與創新兼具的「學生感」空間。 除了找來淘汰課桌椅重新修理、油漆做為擺設,同時也在草地上擺放,搭配「留校察看」與「模範生」等自製木牌,成為遊客拍照的最佳場景。閒置空間還做為展覽用途,例如他們自行策展的「紙是紙,不只是紙」,便找來日本藝術家的摺紙及台灣手工紙創作等展示,有時也接受附近學校的學生美展展出。2樓空間則是少見的半室內露營場地,莊凱詠笑說,原本只是友人想在此搭帳篷看星、賞月,照片放上網後意外引起詢問,後來索性發展露營用途。 莊凱詠與吳宜靜對「大山北月」投注不少想法,例如販售餐點雖不多,但都是他們拜訪在地農夫找來的食材,多以台3線特產製成,例如橫山的窯烤麵包、峨眉東方美人茶、北埔擂茶與竹東米麻糬,再搭配同為在地食材製成的主餐,吃完後,也彷彿進行了一場台3線味蕾之旅。 為了嘗試更多可能,還不定時邀請創作者來做音樂表演,或是播放露天的星空電影院,天氣好時,從「大山北月」眺望遠方,還可以看到層層疊疊的山巒,這裡的舒適感與故事性,都很值得遊客探訪。莊凱詠(左)與吳宜靜(右)親手打造「大山北月」,草地上的彩色桌椅是遊客最愛的拍照地,陰雨時感覺縹緲、晴朗時更添繽紛。
1 2 3 4 
人物焦點
馬術物理治療師 助身障生活出新人生
 剛走進台灣馬術治療中心,即看見身障生步履蹣跚地走向馬匹,在旁人的輔助下才得以順利上到馬背,在馬上,他們彷彿擺脫身體上的殘缺,自由地馳騁在風中,這一刻令人感動不已。 11年前,詹淑雅從物理治療系畢業,再3個月就能拿到專業證照,準備從事嚮往的骨科治療師工作,沒想到,她趁著空檔到台灣馬術治療中心擔任志工時,得知馬術中心缺少專業的治療師,那一刻詹淑雅動搖了。 了解馬術物理治療師的工作與使命後,她沒有考慮太久,放棄原本已經錄取的骨科治療師工作,自願到美國及德國培訓,成為台灣少數全職在馬場工作的物理治療師。 不同於在醫院做物理復健,馬術物理治療師主要的工作為替身障生提供物理、復健治療,並以馬做為治療工具,讓他們在生理上增加肌肉力量及關節活動。詹淑雅說,並非每匹馬都能做為馬術物理治療使用,得穩定性高才夠安全,通常至少得培訓3年以上。 身障生在騎馬行進時,馬的骨盆律動帶動他們經歷正確的走路模式,就像訓練走路的模擬機。詹淑雅提到,很多走路有困難甚至不會走路的身障生,透過馬術物理治療後都能開始慢慢行走。 另一方面,身障生藉由騎馬,在心理層面也能建立自信心、增加溝通表達能力。詹淑雅說:「看到他們在復健過程中遇到瓶頸,卻在馬上找回自信,對我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馬術物理治療師除了要有物理治療執照,還得對馬有所認知並有騎馬經驗。「每天從餵馬、洗馬、整理馬房、撿拾馬糞便開始,到陪走員、領馬員等工作,整天都得與馬為伍。」除此之外,詹淑雅常常得忍受風吹日曬,若非有熱情,不然實在很難撐下去。 詹淑雅說:「可能我比較幸運,除了有台灣馬術治療中心支持,也有很棒的夥伴,加上家長與孩子們的鼓勵。」未來,她希望能有愈來愈多人了解馬術治療並願意資助,讓更多身障生能「馬上」找回人生。
玩味生活
大家來找碴
 最近我常感到對老公有點「拍寫」,因為生了孩子後很少能顧到他,事實上我連家事都顧不太到,家裡亂得要命,所有東西都蒙上一層灰,飯很少在做、每天叫他自己買便當,就算有開伙,也是做出一鍋發奶湯,再醬下去老公會對郎造吧。所以這天我去市場買了很多他愛吃的水果,想縮不能做菜起碼多削點水果給他,盡點做人太太的心意,疼愛孩子之餘也是要疼愛老公的,是不。 結果我頂著大太陽、揹著大包水果回家,一開門發現兒子睡了、老公以「貴妃斜躺」之姿,橫臥在凌亂的客廳滑哎配,旁邊有一堆待疊衣物、電視還播著早已看過七七四十九回的電影,嘟啊對老公的疼惜之心立馬一掃而空,這畫面簡直讓人起殺機啊。當媽後,孩子一睡我就是辛勤的小蜜蜂,嗡嗡嗡、飛到西來飛到東,要抓緊時間趕快收拾家裡,所以看到有人在這大好時光無視家中的髒亂還如此愜意,我怎能不發火?於是用X光眼掃瞄一下有沒有能找的碴,結果當然無需動用X光眼,我用在市場被蛤啊肉勾到的目睭都能看到他痛腳。 我先是質問他為什麼鞋子穿完不放回架上,要讓它們橫在路中間?緊接著再碎唸他脫下的衣服不收好全丟在書房,正常人聽到太太發火應該會去收好吧,因為顯然是他的錯,結果他淡淡地說:「妳今天怎麼啦?」小編請幫我把這六個字加大加粗三十級,「妳今天怎麼啦」是什麼意思?就是指我反應過度,他沒有錯,一切是我自己心情不好導致看他不順眼,什麼叫我今天怎麼了啊?明明是你不應當啊(爆炸)! 爆炸完後我檢討了一下自己,其實是我不對,他會醬問不是他的錯,因為他一直以來都是這副死德性,只是我沒孩子前還有時間幫他收,有了孩子後我只對小孩燃燒生命,老公一點不對我就一肚子火,對男人婚前無所謂的事,婚後會變有點難忍;而有點難忍的事,有了孩子後會直接火山爆發,但男人駑鈍的心思又怎麼會理解,一切是因為小孩讓我們時間分配跟以前不同了,我們超忙的啊(敲手錶)!男人是不管小事的,是放眼世界甚至放眼外太空的(他看了七七四十九回的電影就是《地心引力》),不想想原因只會覺得太太變得很難相處,然後去跟公司新來的業務助理訴苦說跟黃臉婆感情不睦,訴著訴著兩人不免就把這個和那個、甚至難以啟齒的那個都做遍了,這可怎麼好。 最後我要以過來人的姿態奉勸各位未婚女性,請從現在開始用力找男人碴吧(咦),讓他接受這就是妳,莫待婚後才讓他覺得妳怎麼會從人類變成夜叉,這對男人來說打擊太大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