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寶島時代村是座「全新的老村子」,實在是因為它才剛開幕一個多月,說它老,是因為裡頭展現台灣近百年的歷史風華,以及50年代寶島農村社會、人文、街道、建築、商業等的縮影,處處顯露出的老舊情懷,讓老人家讚嘆回味,讓年輕人新鮮好奇,村裡頭人潮洶湧的熱鬧情景,彷彿是一場尋根探源的朝聖之旅。 寶島時代村位於南投縣草屯鎮,是由當地聞人江欽良與他太太、同時也是藝人的小潘潘聯手打造,園區以有如電視「穿越劇」般的手法,將台灣早年的鄉村建築和街景車站等,全搬到室內重現, 讓遊客可以不用擔心日曬雨淋享受逛老街的樂趣。而且全區展現日治時代、眷村文化、閩南文化和原住民等多樣化風格,並引進各種傳統小吃、零食、伴手禮和紀念品,打造全然懷舊復古的氛圍。 牆角下的碗粿擔、廟口前的小吃攤,還有三合院裡的流水席,以及隨處出現的電音三太子、在廟埕表演的街頭藝人,常讓遊客駐足停留,有趣的標語招牌、古式的黃包車、車輪畚(穀倉)、稻草堆、守望相助亭,更是遊客最愛的拍照取景處。而街道則是仿照老街建築,將鄉下連棟「樓仔厝」搬到室內,有門牌、有路標、有招牌,每間樓仔厝內是各種南投和台灣各地名產,逛老街買伴手禮,套句時代村裡最恰當的說法:真是一兼二顧,摸蛤仔兼洗褲!寶島時代村營造懷舊氛圍,連木造集集車站都重現此地,成為寶島時代村最美的焦點。
玩味生活
讓生父帶孩子的KnowHow
 最近在下出書,所以假日有些簽書活動,每週都很忙,說出這個只是想順便提醒大家我出書了,有空可以去買一下哦(羞)。因為常要出門工作,不得已要把老公兒子丟在家,每次出門前都好忙,要把副食都裝好、奶也照順序排好,提醒老公記得換尿布、要讓他睡但又不能睡太多、不可以看電視、要注意孩兒冷熱、不要一直抱著他等等。 這天我出門時,老公和兒子正在睡覺,我進去拍拍他,小聲跟他說:「我要走囉。」他閉著眼跟我點點頭;我接著說:「四點要餵奶,記得拿前面那罐哦。」他繼續閉眼點頭回應我,看到如此反應,我說:「你其實沒在聽對不對?」因為根據我觀察,男人就算專注地看著妳、聽妳交代事情,常也是左耳進右耳出,或根本沒從左耳進啊,該男子聽到我說這話,立刻睜眼故做炯炯有神狀,但五秒鐘後眼睛又緩緩閉起來,現在是瞎密情形?像沒電的東西,你去轉轉電池有時會迴光返照,但就是返一下下,不久燈又滅了那樣,丈夫真是個太神秘的生物啊。 有天我也是工作到比較晚回家,那時間差不多是我兒要睡的時刻,本以為他會哄到焦頭爛額沒法度,所以工作一結束我立刻跳上計程車,想跟他換手,沒想到一開門,老公正在客廳翹腳看電視,我讚許地說:「你竟然把他哄睡了。」而他得意洋洋回我:「是啊沒什麼難,他今天睡意剛好濃。」結果我一進房發現房間好悶、孩子睡得一頭汗,什麼也沒蓋,就很奔放地穿著高叉包屁衣、露出兩條腿躺在床上,我說:「你怎麼連肚圍都不圍一個?」他說:「沒辦法他睡著了不能圍,而且房間很悶不用圍吧。」我心想你也知道悶,那幹嘛不開窗或電扇讓空氣流通一下呢?還有,流汗又著涼最易感冒,就算不圍至少意思意思蓋個肚子吧,親爹真的很欠殺。
人物焦點
方文山愛聽故事,更愛說故事
內心想拍部賽車電影 方文山從學生時期便愛上電影,特別喜歡歷史電影,果然愛說故事的人一定也愛聽故事。他說上歷史課就像聆聽精彩的故事,喜愛歷史這點在他的作詞中不難發現。而導演是一個說故事的角色,也是方文山多年的夢,對他而言,當導演是新的挑戰,因為作詞很個人、沒有多餘的雜事,當導演可就不同,需要整合一群人一起工作,更要不斷溝通與協調。拍攝完成需要後製,還要親自跑宣傳,跟之前做詞的工作大不相同。 因為第一次執掌導演筒,方文山先從愛情與夢想的題材下手,因為這樣的題材對他來說最有把握。說到這裡記者聽出端倪,追問方文山難道心中最原始的素材並非這部電影?「我原本想拍關於賽車的故事,一群開著名車的有錢ABC,遇上一群開著三流改裝車的台客。這兩群人互相對立,有不同的價值觀卻又一樣喜歡車,這兩個衝突的族群可以發生很有趣的故事。」 說完後他強調自己不完全懂車,這樣的素材是來自社會中一種現象。記者接著問他這部賽車電影將來會實現嗎?方文山不加思索便說:「一定會!」相信等他累積足夠的能量,這部心中最原始的發想不會只是個概念,期待在未來的某一天,能聽方文山說說這個關於賽車的故事。方文山(右二)在拍攝現場與攝影師溝通畫面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