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味生活
瑞芳 不想上班工作室
 「不想上班工作室」沒有營業時間,來到這裡,門口會掛著一個小木牌,上面告訴你「今天長工缺不缺錢」,缺錢才會開店,因為對阿哲而言,有太多的事情比待在工作室裡等生意上門更重要,像是遛狗、陪家人等,這是他辭了工作後,讓自己完全回歸生活的目的。 15歲時第一次來造訪九份的阿哲,由於下錯站來到大竿林社區,就愛上這裡的氛圍,長大後在職場上打滾了幾年,決定在這邊過著自己理想中的生活,所以籌了120萬元買下這間破房子,也開啟了他的手作事業。 工作室隱身在大竿林社區的小路上,這裡沒有老街的繁華熱鬧,寧靜的模樣也讓人放慢腳步,推開大門,黃色的燈光、木頭的氣味、耳邊傳來「光陰的故事」與「台北不是我的家」的歌曲,頓時將時空帶到另外一個地方,一個樸實且有人味的地方。工作室內除了有阿哲的手作燈具,還有老舊的門板、梳妝台、電話等,這些東西都來自於附近拆屋時剩下的東西,他撿回來經過整修,再轉賣給懂得欣賞的人,吸引不少喜歡舊物的人前來尋寶。 但這一區的房子因為濕氣重,只要空半年,屋內就會發霉腐敗,起初阿哲也想找設計師裝潢小屋,但不是沒有設計師願意前來,不然就是漫天喊價,於是他開始自己動手做。每週從桃園載磚頭上山,自己買水泥攪和、做木工、拉電線等,第一間房就在他與妻子宜汝的拼湊下完成翻修。 阿哲也因為這樣做出興趣,進一步尋找這一帶的老屋,屋主以便宜的價格租給他,但租約至少要7、8年以上,他再開始所有的翻修、維護,完工後阿哲和老婆會先試住一個禮拜,確定沒有問題後才會對外開放做為民宿,至目前已翻修五間,每一間也都能讓旅客感受到都他獨有的擺設風格。缺錢小木牌掛出來,就代表歡迎大家入內參觀。
人物焦點
手工製琴師 成就弓弦間優雅美聲
 一間隱身在台北市羅斯福路大廈中的工作室,傳出陣陣規律的刨木聲響,在微光中,製琴師焦中興正努力刻著存放二十年的老琴材,一刀一鑿將它製成音質甜美、與演奏者心手合一的提琴。 一把手工琴,就好比一件獨一無二的藝術品,投身手工製琴近三十年的焦中興,把製琴當做一種生命態度,不論是大提琴、中提琴或是小提琴,都要求自己不斷精益求精,每個時期做出來的琴,風格各有千秋,早年他製作的提琴,從琴頭的設計到琴身的邊角,往往力求鋒銳精緻的刀工,如今他反而喜歡老琴的線條,有著穩如泰山般的收斂。為了品質與理想,他堅持一年僅僅製作六把琴,每一把琴都是用歲月與體力換來的精心之作。 比起一般工廠快速量產的提琴,手工提琴品質相對穩定,然而製作過程繁雜費工,以尚未上漆的小提琴為例,價位二十萬元以上,至少要經過十道工夫,包含拼板、挖板、刨出琴身弧度、製作低音樑、合琴、鑲線等,每一個過程都馬虎不得。 經年累月下來,焦中興即使得忍著筋膜發炎的痛楚繼續工作,甚至時而被利刃所傷,仍然樂此不疲。「我後來都不看醫生了,手流血就以藥用三秒膠封起來繼續做。」他一派輕鬆的說。 不只製作琴身過程頗具難度,製作手工漆料到上漆也大有學問,多年來,焦中興稟承義大利三百多年的傳統製琴藝術,從天然木材中萃取各式各樣的漆色,調製出適合於台灣溫熱潮濕的琴漆,不僅要求琴漆剔透亮麗如玻璃,色澤光度也要柔和豐富,每一把琴至少要塗上四十到五十層,還得根據濕度與溫度不同做調整,每塗上一回漆得等上一天,費時約一個半月,必須靠耐心和等候才能完工。 「這二十多年來,我心中對製琴的理想和執著從未稍懈,這是一種永遠掩蓋不了的熱忱,就像當初踏進義大利史特拉底瓦利製琴學院時一樣。」焦中興認為,一把手工琴真正的價值,不在於琴的價格,而是製琴師將生命融入作品中,展現藝術創作裡的真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