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上青天!快樂得像小鳥般 虎頭山是埔里人的後花園,也是散步健行看夕陽的制高點,不過這裡有一種更吸引外地遊客的刺激體驗──「飛行傘」,每逢假日行經埔里,常可見到一張張彩色飛行傘在空中盤旋滑翔,令人心生畏懼卻又嚮往不已;飛行傘玩家說,其實不用膽子特別大,這是一項老少皆宜的安全飛行體驗,遊客可放心大膽地享受遨遊空中的樂趣。 台灣飛行傘俱樂部飛行員袁珮馨說,虎頭山屬高山盆地地形,季節天氣影響少,相對更為安全,尤其午後氣流旺盛,可以飛得比台北101大樓還高,玩客在空中可遠眺群山美景,腳底下便是埔里盆地市區,從空中俯瞰,視野開闊令人心曠神怡。 「玩客起飛前難免恐懼緊張,一旦起飛幾乎沒人喊怕,在空中時都快樂得像小鳥飛行般東張西看,飛行教練還會應客人要求做出螺旋下降或大擺盪動作,更添刺激樂趣。」袁珮馨說,所有教練都領有證照、裝備也選用歐洲認證通過配備,安全性毫無問題。 2009年便在虎頭山推廣飛行傘極限運動,吸引來各地甚至國外遊客體驗,袁珮馨說,虎頭山海拔650公尺高,起飛點和降落點上下落差200米,為懸崖式起飛場,比一般斜坡式跑道來得更刺激,遊客只要身高100公分、體重30公斤以上,不限年齡均可體驗!
玩味生活
真真實實卸貨記(最終回)
 上集談到清晨三、四點的強烈陣痛,終於讓溫蒂進入下一個產程,打了無痛分娩針。江湖傳言打那個會有後遺症,但溫蒂覺得那針是她的救命恩人,因為它才能好好睡一覺,不然真正進產房時,恐怕也沒力氣了,為了生個孩子,她已經痛上一星期,好幾天沒睡好,太崩潰了。另一方面,我也納悶為何常常看到新聞縮有國中生以為想要大便,結果就在廁所產子這種事,為什麼有人生孩子跟拉屎一樣容易,有人卻要受盡折磨啊~(抱頭)。 接下來是另一個讓我訝異的事,就是原來人類打了無痛分娩會不想尿尿,也許是下半孫都沒感覺了,連膀胱脹了也無感吧;而且我始終懷疑那針很迷幻,因為之後有打給溫蒂,她講話時給我的感覺是人世間很美好,有時還出現甜甜的聲音,我想妳是在跟妳妹甜美個屁啊!後來想想應該是藥效發作了吧。接下來,一樣是定時會有人來挖她下面,看看開了幾公分,並且會一直被問縮要不要尿尿。她照例是不想,因為下面都沒感覺了啊,可護士會逼她尿,聽說如果一直不尿,之後會有後遺症,我舉手發問縮什麼後遺症,難道是以後都尿不出來嗎?溫蒂給我一個神祕的眼神,接著說「或是已經尿了但自己不知道」,窩的馬呀~這太恐怖了吧,當媽媽真不簡單,請大家要孝順老木,打個電話回家吧! 無痛分娩打下去之後,讓溫蒂暫時忘記卸貨這件事,難怪聽說這會拖長產程,此時距離她進待產室已經超過二十四小時,沒想到生個孩子可以拖這麼久。想當初她怕被退貨,堅持不隨便進醫院時,我的醫生朋友說要小心胎兒爆衝出來,如果不幸遇到了,在去醫院的路上,記得要把孩子的頭頂住,千千萬萬不要讓他出來不然很危險,我因此偷偷練習在雙腿間擋孩子的姿勢,還把收藏已久的「手扒雞塑膠手套」拿出來準備著,結果情況相反,她寶包是硬撐著不肯出來,真是造化弄人,然後我娘還在病床旁唸經,說實在的,我覺得那很邪門,不是有人「那個」了才會在床旁唸經的嗎? 終於到了傍晚五六點,可能是子宮頸開得夠大了,也可能是再拖下去羊水會流光、孩子會乾掉,總之溫蒂終於被推進產房,據縮進去前護士有問她想不想尿尿,她縮不想,護士縮某摳零,於是用手去壓她某處,她就尿出一堆,像被點到湧泉穴的好朋友「湧尿穴」一樣。我問她壓哪,她說被肚子擋住了所以並沒有看到,沒能知道神祕湧尿穴在哪實在可惜,感覺熟知它的位置,在人生路上難免用得到啊(什麼時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