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已不可追,唯有創造讓自己會快樂的環境,才能過得自在快活!」921大地震是全倒受災戶,徬徨無助的劉青松心情跌到谷底,1位歸國的蔡教授帶著他從事田野調查和口述歷史研究,在訪查耆老和搜集的老照片、舊器物和老建築中,他看到了讓自己心情安定的「定心丸」,當下決定要追尋自己的夢想,農村老爺民宿就是讓他築夢成功的甜美果實。 在無拘無束的農村裡,過著老爺般的優閒享受,就是「農村老爺」的精神。劉青松希望每位客人都在他自己喜歡的情境裡悠哉過日,於是買下鹿谷這塊900坪的大空間,拿來闢建草皮、花園、菜園,建築裡也營造了書房、交誼廳、餐廳、泡茶區甚至發呆區,「客人可以選擇某個角落,泡茶、聊天、看書或發呆都可以,賴在角落不走也沒人趕你。」2樓的書房窗外是棵老樟樹,黃昏時樹鵲、白頭翁在樹梢上跳舞,讓客人看得直發呆。蟲鳴鳥叫處處可聞,只要心靜,俯拾皆是景! 雖是三合院,但空間設計和裝潢可不陳舊,2層樓新建的建築以木頭、石頭和磚頭為元素,公共空間木門、窗櫺、門鎖,還有房間的床板、背板、天花板,大量使用優質的台灣杉,廚房的大灶、影音區的留聲機、土埆厝使用的台度(指早期土埆厝下緣支撐的矮基石)、房間的紅眠床,都是可使用而非展示品,「這個環境不只懷舊復古,更是用來實際生活而非展示,每個人都可以融入並真正享受這個環境氛圍,過得像農村裡的大老爺。」
 「小時候夢想著家裡有座養著很多魚的小水池,蓋間夢幻的房子,院子裡可以種菜、養鴨,如今我只是實現兒時夢想,並把夢想分享給有緣的朋友們。」劉佐龍抱著隨緣不強求的態度經營「水水春耘」,反而吸引更多旅客造訪投宿,口耳相傳之下成為口碑名店。「民宿藍橘色的外觀是5張住宿券換來的!」劉佐龍笑說曾上網募集網友意見,調製出最滿意的外牆顏色,也贈送該網友住宿券為酬勞。 終年不斷的天然湧泉是民宿最大賣點,劉佐龍分享,不論冬夏水溫皆恆溫攝氏23度,民宿園區約1公頃,水塘面積就佔了0.4公頃,池水清澈見底,有台灣鯛、珍珠斑、各種溪魚等,遊客可以餵魚、釣魚,不時還可見翠鳥、白鷺鷥停留水邊覓食,而後院的水塘則是鴨子的天地。 劉佐龍說,許多來第2次的客人,都只留在民宿看書、放空、泡腳、釣魚,哪兒都不去,享受民宿慢活的氛圍。採用綠建築的設計,大廳落地窗皆可打開,清風貫穿而過,不用吹冷氣也涼爽不已。民宿早餐更是一絕,所有蔬菜水果幾乎都是自家種的,茭白筍甚至可以生食,麵包也是5個小時前預做,鴨蛋更為每天從鴨寮撿回的新鮮鴨蛋。 而園區內搭配的落羽松、20多種果樹、野薑花等植物,更增添園區景色;最重要的是,每個房間都十足寬敞,亦可眺望山水大景,也讓住過的客人皆感滿意。水水春耘民宿以水文環境為空間主軸,民宿就建在水上,房下可見魚兒優游而過令人驚喜。
 民宿主人吳宗憲守著這處家園二十多年,經營民宿也十餘年了,儘管園區已是綠意盎然、充滿優閒恬靜氛圍,但他每天還是不斷地建設、整修,務求讓客人能在這兒全然享受輕鬆自在又愜意的鄉居生活。 說起秘密花園,吳宗憲說這可是維繫著全家人感情和生活的幸福所在!太太年輕時在三育基督學院念書,結婚後兩人移民巴西,後又帶著兩個女兒回到原地,兩姊妹也進了三育基督學院,吳宗憲於是選擇在學校旁落地生根。沒學過建築的吳宗憲,當年早已萌生環保建築想法,不按牌理以鋼材、磚塊和玻璃為主要建材,搭建出一間間房子,堪稱現代綠建築的先驅。 民宿最大特色是每個房間都擁有大面積的落地窗,採光十足,窗外就是一片千坪阿薩姆茶田,彷彿一片綠色油畫,主人還貼心地擺放了大沙發,讓客人舒服地看書賞景;面向庭園的玻璃窗外則是種植了密集的綠色植栽遮蔽,讓客人無須擔心隱私;五間客房最多只收十位成年客人,也讓園區多了分寧靜。 而兩姊妹佳奇和佳音負責室內布置、彩繪和早餐,就地取材的枯枝、藤蔓都是最自然無華的裝飾,大廳裡的搖椅和柔軟的沙發,也是遊客坐上一天不嫌膩的角落;目前負責經營的小女婿許繼文說,房客最愛的還是充滿自然韻味的戶外空間,坐在草地上、大樹下,看書賞景聊心事,很多遊客都不再安排行程,就為了賴在這裡一整天。充滿綠意的庭園,是秘密花園給客人最好的居住環境。
1 2 3 
人物焦點
陳奕 光榮時刻背後
導演的BB槍 壓力之下的成長 每一個光榮時刻的背後,都有些不為人知的挫折,那些大大小小的挫折,在經歷的當時也許很痛苦,但走過之後,再回頭看,會發現每一個挫折都是必經的訓練,讓人得以學習成長。 陳奕以「失去你的那一天」入圍了金鐘獎戲劇節目男配角獎,被視為偶像花美男的他,入圍金鐘獎的喜悅等同於得獎,因為大家開始注意他的演技,也讓他可以分享從偶像歌手轉型演員的挫折與收穫。 當大家恭喜他入圍金鐘獎時,陳奕卻想起剛開始拍戲時,曾經因為走位不對,導致導演張哲書火大拿BB槍射擊的過往。 「我有沒有聽錯,導演拿BB槍射你!」可以想像導演當著其他演員跟工作人員面前,拿BB槍射陳奕時,那場面有多難堪。 只是沒想到陳奕卻笑笑地說:「沒錯呀!導演拿BB槍射我,不過我很感謝他當時這麼對我,讓我後來拍戲走位超準的。演員走位不準,就沒有辦法做出情緒,如果沒有當年的張導演,美玲(導演)在乎的情緒,我就沒有辦法完成。」 人在高壓力底下,自然會訓練出一套生存的方式,陳奕後來訓練自己用眼睛餘光來記走位,為了證明他眼睛的餘光掃得有多快,他還現場立即示範:「如虹姐,我現在跟妳說話的同時,外面有一部白色的車子剛開過去。」 我轉頭一看,果然看到白色的車尾。 明明陳奕是看著我說話,眼睛餘光竟然可以掃到窗外的車子,真是厲害,但他這本領練得有多厲害,也代表當年挨罵的壓力有多大,才促使他努力去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