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已不可追,唯有創造讓自己會快樂的環境,才能過得自在快活!」921大地震是全倒受災戶,徬徨無助的劉青松心情跌到谷底,1位歸國的蔡教授帶著他從事田野調查和口述歷史研究,在訪查耆老和搜集的老照片、舊器物和老建築中,他看到了讓自己心情安定的「定心丸」,當下決定要追尋自己的夢想,農村老爺民宿就是讓他築夢成功的甜美果實。 在無拘無束的農村裡,過著老爺般的優閒享受,就是「農村老爺」的精神。劉青松希望每位客人都在他自己喜歡的情境裡悠哉過日,於是買下鹿谷這塊900坪的大空間,拿來闢建草皮、花園、菜園,建築裡也營造了書房、交誼廳、餐廳、泡茶區甚至發呆區,「客人可以選擇某個角落,泡茶、聊天、看書或發呆都可以,賴在角落不走也沒人趕你。」2樓的書房窗外是棵老樟樹,黃昏時樹鵲、白頭翁在樹梢上跳舞,讓客人看得直發呆。蟲鳴鳥叫處處可聞,只要心靜,俯拾皆是景! 雖是三合院,但空間設計和裝潢可不陳舊,2層樓新建的建築以木頭、石頭和磚頭為元素,公共空間木門、窗櫺、門鎖,還有房間的床板、背板、天花板,大量使用優質的台灣杉,廚房的大灶、影音區的留聲機、土埆厝使用的台度(指早期土埆厝下緣支撐的矮基石)、房間的紅眠床,都是可使用而非展示品,「這個環境不只懷舊復古,更是用來實際生活而非展示,每個人都可以融入並真正享受這個環境氛圍,過得像農村裡的大老爺。」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玩味生活
苗栗三義木雕鴨三義ㄧㄚ箱寶
 三義在日治時期,因日本人掌控製作樟腦油,許多樟樹頭棄之可惜,因而逐漸發展出木雕並日漸興盛。民國62年,ㄧㄚ箱寶前身的三義「雙峰企業」,接到一張來自美國3,000隻誘鴨(木鴨)訂單,開啟了三義、甚至台灣木雕鴨的風行熱潮,一時之間成為台灣外銷之力,三義有數家工廠投入木雕鴨製作,而雙峰員工更多達百人。ㄧㄚ箱寶經理李屘說,歐美國家流行獵野鴨,需要木鴨做為「誘鴨」引誘野鴨,當時台灣成本低廉,所以成為當時製作外銷木雕鴨的重鎮,更成為三義重要產業之一。隨著產銷轉向,全台曾多達上百家工廠從事木鴨外銷產業,卻在民國80年後訂單銳減,到89年時,全台只剩雙峰一家工廠,而訂單數量是「0」。 「苦撐至91年,原本公司面臨關閉危機,恰巧觀樹教育基金會執行長洪粹然來訪,看到滿滿三個倉庫木鴨半成品,反倒認為是契機,建議轉型提供遊客彩繪DIY,而造就了ㄧ ㄚ箱寶。」李屘回憶著重建家族企業的往事。 木雕鴨子,不但外觀栩栩如生很討喜,其線條和彩繪之美也十分動人,而質潤純厚的木頭質感也令人覺得價值性高,更有許多民眾取鴨子諧音,喜歡買隻木鴨回家放於財位做為家裡的「壓箱寶」,進而成為收藏及送禮的選項;而ㄧㄚ箱寶近年來除了木鴨之外,許多作品也呈現台灣在地昆蟲動物生態的特殊性,親子愛玩、情侶也歡喜共繪,也有許多失意者藉著彩繪釋放壓力療癒自我;店裡除了展售由名師繪製的鴨子、鳥類、動物等數百種創意木雕作品,遊客DIY的品項也有木鴨、水鳥、貓頭鷹等多種選擇,不妨找時間一探ㄧㄚ箱寶,感受這隻鴨子帶來的魅力!綠頭鴨/大1,200元(個)、中800元(對)、小250元(對)ㄧㄚ箱寶最熱銷作品,以台灣常見綠頭鴨為主角,造型和色彩栩栩如生彷若真鴨,不少人買回家當壓箱寶祈求帶來好運,也可做擺飾之用。
人物焦點
金馬獎/攝影師廖本榕
 「當眼睛貼上觀景窗,會感覺影像從鏡頭通過眼球、映上視網膜、穿過腦、最後到達後腦勺,全世界僅剩自己與畫面。」廖本榕這麼形容攝影的「視界」。 廖本榕從小愛看布袋戲、歌仔戲,但這些興趣卻被升學壓力蓋過,直到北上念補習班、到電影公司半工半讀時才找回戲劇的熱情,放下課本,退伍後隨即入行拍片。那時正逢彩色片引進,廖本榕與前輩一起從頭學,快速累積經驗,年紀輕輕便升上攝影師。 「導演喔~他們想法很多又抽象,有時說的跟想拍的有落差。」拍不同類型電影,廖本榕形容像有人丟給你1桶積木,要想辦法組合,因為攝影不僅代表觀眾眼睛,還要讀懂導演深不見底的內心。廖本榕透過閒聊了解導演最近的情緒和關心的事,感受其心境變化,再推敲出他真正的想法。「每個導演風格不同,有些拍攝節奏快,但攝影不能跟著亂陣腳,快中要有美的堅持,才能獲得信任與尊重,罩住全場。」這樣聽起來,廖本榕口中的攝影好像要十項全能。 電影畫面的構成來自劇組的努力,將其完美呈現是攝影的責任,不只體格要強,心更要寬。廖本榕甚至把所有人的委屈都當成自己的委屈,問他有沒有撐不下去的時候,他說:「當然有啊!妳知道嗎?我曾是警備總部的黑名單哩!」原來廖本榕上高中前,是300人追隨的「大哥」,到處打打殺殺,最後差點殺進棺材。「好險活下來啦∼我就想說是不是老天爺有任務給我,在完成使命之前都要撐下去才行。」察覺到記者沒忍住的驚恐,廖本榕哈哈大笑:「有正當工作以後,不再是黑名單啦!」 金馬獎今年邁入第53屆,但攝影獎歷屆得主之中,台灣人卻不多。栽培後進,廖本榕不遺餘力,擔起教職傳承經驗與技術,對其他老師口中的問題學生也特別關心,幫學生將「問題」內化為人生經驗。比起攝影師的硬漢形象,廖本榕處事更多的是溫柔,如水般隨容器變換形狀、因環境化成蒸氣或冰,以柔軟身段堅持他的生存之道。蔡明亮導演電影《臉》工作照,廖本榕(中)與蔡導(右)的緣分結於1994年上映的《青少年哪吒》,兩人一拍即合合作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