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賢改變傳統 歌仔戲結合現代元素 於3歲即登台演出,24歲創立風神寶寶兒童劇團,背負著「明華園第三代」招牌的陳昭賢,是明華園當家小生孫翠鳳的么女,熱愛歌仔戲也喜歡兒童文學,兩相碰撞之下,她帶領一群年輕演員,從台灣尾一路跑到台灣頭,矢志奉獻青春,要讓歌仔戲文化在學童心中從小紮根。 從小在戲班成長,陳昭賢起初沒感受到傳統文化式微,直到北上求學時,意外發現同儕之間不用說看戲、連說台語的人都很少,她才驚覺傳統戲曲已在不同年齡層之間出現代溝。陳昭賢的父親陳勝福回憶,「5年前昭賢認真地說,如果我們直接做歌仔戲給兒童看,讓他們從小接觸,一定會更容易愛上歌仔戲。」陳昭賢想以20年磨一劍的態度推廣傳統戲曲,讓他決定全力支持女兒推動歌仔戲兒童教育。 陳昭賢發現,歌仔戲無法進入年輕一輩的心中,部分原因在於時空背景遙遠,她開始思考如何改變東方傳奇故事的表演形式?於是「風神」推出的戲曲,把歌仔戲結合京戲、特技、武術、舞蹈,以國、台語甚至客家話相互穿插,把傳統編曲融入現代音樂,在老一輩台灣人心中搬演一世紀的歌仔戲,到了陳昭賢手中有了新生命。「風神寶寶兒童劇團」團長陳昭賢說起劇團和小朋友互動的過程,眼中閃著光芒。
 許多人認識加藤真治,是從他將經典童話角色改造成獨特的Q版插畫開始,也有一些粉絲喜歡的是,他能運用簡單線條加上溫暖筆觸繪製自己的繪本故事,但無論何者,加藤真治說:「我就是喜歡能帶給人正面力量的東西。」 而在其作品確實明顯可以看出這樣的趨向,從他回想約1980年代創作的首部繪本開始,當初他描繪的是一位身體有障礙的孩子希望能找到朋友,最後故事自然有了圓滿結局。而頗受台灣粉絲喜歡的小紅帽系列,由於原著童話有剖開大野狼肚子救人的描述,對加藤真治來說較為「暗黑」一點,「所以在我改動的插畫中,我讓小紅帽與大野狼變成相親相愛的好朋友,甚至一起開Party,也算是帶有自己的一點私心。」 難道加藤真治本身就沒有一點晦暗的想法?聽到這問題的加藤真治指指旁邊幾個員工說:「像他們都跟了我好幾年了,我們公司每天的工作氣氛都超歡樂的。」言下之意就是:我的個性就是這麼陽光啊! 其實加藤真治的創作除了帶給人開心與療癒感,也蘊含他所關心的社會議題,例如2006年出版的《天空小熊》(SORABEAR),就是以北極熊為主角,描述因極地冰河融化,北極熊被迫離開家鄉的繪本故事。加藤真治目前也與電影公司討論繪本動畫化,希望可以在日本學校播放、讓孩子從小認識全球暖化問題。 除了舊作的延伸計畫,加藤真治也在構思新的繪本中,「我希望可以將多一點綠色元素帶進新作,像是因為砍伐而逐漸減少的森林,以及遭受破壞的大自然,現在說來還有點抽象,也會再跟出版社討論創作方向。」大方分享未來計畫的他,還提到將把知名漫畫家手塚治虫的經典角色「怪醫黑傑克」與「原子小金剛」,如同改造童話角色一樣,創作成童趣的插畫風。 是說這些吸引人的作品究竟何時可以看到呢?加藤真治俏皮地說:「如果順利照著工作進度走,是應該都要2017年完成的,但我就是有點懶惰啊(笑)!」「畫風純真、人物鮮活」是許多人對加藤真治畫作的第一印象,他以童話故事中的『小紅帽』、『愛麗絲夢遊仙境』與『小木偶皮諾丘』等為靈感,繪製出更為童趣的形象,讓粉絲們每每瞧見其作品,都忍不住會心一笑,甚至感覺溫暖。
細心觀察,找到好故事的不二法門。 今年初甫出版新作的鄭華娟,近日返台辦了2場別開生面的活動——「華娟的亂走、亂逛、亂講 單口相聲」;從愛狗「氣質卡」撿拾樹枝的趣事講到德國嚴謹執行的動保政策,再從自身對咖啡的專業闊談一杯好咖啡對生理與愛情感官的影響,2場演出有笑有淚、亦有對生活的反思。 善於牽引觀眾情緒的鄭華娟,卻謙稱自己不是單口相聲的專家,她笑言:「這次以有別於文字的方式,將我的日常體驗與讀者分享,然而我更希望透過表演,鼓勵大家多與親友聊聊生活中的發現與體會。」 熟悉鄭華娟書寫風格的人,應該對她在書中總以一種自在、彷彿與讀者閒聊的口吻習以為常,卻不察這是身處電子通訊世代的我們,逐漸忽略甚而退化的觀察與交流能力。 近年台灣大眾運輸的乘客,多數緊盯著手機平板,不知錯過多少人物風景;熱愛觀察的鄭華娟談起某次在飛機上的意外發現,她說當時機上的人多閉眼休息,但有位歐巴桑總在空服員準備送餐時,迅速將托盤放下、坐直等待;她的肢體動作及熱切眼神吸引鄭華娟注意,不禁在心底揣想她的背景,勾勒可能的生活與故事。 聽她分享的同時,彷彿我們也身歷其境,果然要有引人入勝的故事,細微的觀察力與敘事能力都是要件之一!
 來台灣念書後,他發現台北也經常下起傾盆大雨,即使身處異鄉,也能與家鄉的雨天快樂回憶有所連結,對他來說,雨天多了鄉愁的滋味及思鄉之情。大學期間意外接觸攝影,發現雨天能夠拍到更多獨特的都市即景,像是雨水倒影中的路人、街景,或是因為雨天霧氣所呈現的迷濛燈光,尤其喜歡下雨的夜晚,整個城市經過雨的洗滌,變得更加透亮、清澈和美麗。 因為從事攝影工作的關係,對雨天的困擾也有深刻體會,起先會因為雨天所造成的行程延誤感到焦慮、煩躁,但始終無法改變下雨的事實,因此心態一轉,不如就拿起相機拍攝自己喜歡的雨景作品。 隨著作品累積,張國耀發現自己的影像中常出現「雨傘」,像是《傘屍遍野》小品攝影作品中,正是因為他發現雨天過後,街道總充斥著壞掉的傘,就像屍體一樣散落滿地,詼諧表現路人受到風雨影響的困擾;而傘對稱又平衡的形狀也吸引著他,猶如森林裡的小香菇,在雨天紛紛冒出,妝點都市街道。 這些觀察和紀錄,讓張國耀的雨天不再只是干擾行程的壞事,按下快門的瞬間,就像開啟回到家鄉的任意門,憶起童年躲雨的快樂回憶。下回遇到傾盆大雨時,不妨好好地躲一場雨,細細品味雨天所蔓延出的思念。「天使也要撐傘」,曾以此攝影作品獲得2009「DIGIPHOTO 捕捉台灣之美攝影比賽人文活動類」第2名,幽默表達儘管是天使仍躲不過下雨天,也要像凡人撐起傘。
 2008年,以「雨」為題策劃了一次展覽,展覽中易瑋勝藉由小時候在紙上透過虛線表現下雨天的經驗,設計了一把名為「雨線尺」的作品。尺上的空白間距,畫下雨天不用再小心翼翼,帥氣地拿起筆刷~刷~刷畫下,紙上的狂風暴雨瞬間出現! 為什麼當年以「雨」為展覽命名?易瑋勝表示,雨是每個人、每天都有可能會遇見的自然現象,就像設計一樣。設計之所以必須,也是為了讓大家的日常生活更便利,而非一齣曲高和寡的獨角戲!透過「雨」這個貼近日常的現象,讓設計師設計更便利生活的物件、讓民眾對於參觀展覽更有動力。 來自雨都基隆的易瑋勝說:「下雨是小時候生活中再習慣不過的一種自然現象,當然不討厭!」幼時的雨天記憶很熱鬧,即便淋了個滿身濕也覺得無所謂;長大後,雨天記憶叫「平靜」,容易讓自己衍生出另一種看世界的眼光!無論是在家隔著客廳的玻璃看雨還是在外騎車,雨是一層隔離罩,隔絕了自己的心和外在紛擾。雨再大,心中總會有一種「嘿嘿~淋不到我啊!」的想法,讓自己從下雨天的「阿雜」情緒中抽身,心緒空出一些空間,讓關於生活或工作的有趣想法悄悄萌芽。 再者,迷上單車好一陣子的易瑋勝,也享受騎車時遇到雨天,毛毛雨或滂沱大雨各有不同感受,都喜歡。當全身沾滿汗水,水霧狀的毛毛雨灑在身上和臉上,根本是種救贖,瞬間為身體帶來清涼,因長途騎車而帶來的痠痛也得到解脫。途中若碰到大雨,固然有安全的疑慮,卻也更能挑戰自我,曾經在登上武嶺的路上遇見滂沱大雨一度想放棄,但堅持到最後完成挑戰的那一刻,成就感卻讓自己到現在都難忘。 雨過,總會天晴!無論實際的氣候變化或生命歷程中的雨天,每次總會為生命帶來些新破口。雨過必留痕,跟著易瑋勝的故事為自己從雨天中獲取一些獨有體驗吧!誰說雨天只會惱人?雨天的機車停車場以雨衣為顏料,變成一幅鮮豔畫作,你注意到了嗎?(圖片提供/易瑋勝)
 取了一個和煦溫暖的筆名,教人以為向陽偏愛朗朗晴天,沒想到故鄉的雨下著下著便下到了心底,成了他懷想童年的連結,也成了多篇詩作、散文的創作關鍵。最早以雨為題的創作,可說是20歲寫的《雨聲》,詩人以多次的「淅淅瀝瀝」表其聲,也藉由「雨」將時間、歲月更迭的無奈帶出,是篇雨中回憶童年之作。 當時的向陽已離開鹿谷,並租屋在台北華岡。向陽說華岡的雨又大又急,而他就在雨夜寫詩,一首一首地寫;他也讀詩,讀西方哲學、文學經典,雨有多大,他便有多大的意志,彷彿和雨競賽。 如今面對下雨時的心境呢?詩人笑著說:「我現在是老僧入定了。」現在面對落雨,他便一派優閒地走到書房,選一本書,拉張椅子,坐在落地窗前,在燈下讀起書。「外面的雨聲,此時好像在伴奏,彷彿陪我走入閱讀情境,抬起頭來時……,啊……我高中時候還住在溪頭,4樓的書房看出去,正對著鳳凰山,妳知道鳳凰山嗎?那是鹿谷很重要的山……。」明明還述說著當下,卻又在半路上逕自走向回返童年的路徑,也無怪乎他這麼說雨,「雨會帶來很多東西,會將你記憶中最鮮明的那刻召喚出來。」雨與童年相互纏繞,看似兩件獨立之事,細細爬梳才發現早已密不可分。 喜歡雨,或許又和向陽的人生態度有關,他笑說,太陽出來當然也很好,一切萬物明亮,心情舒暢,但不可能每天都有陽光,「雨,不過是陽光的另一面而已。」這樣看雨,如同看著人生路上的泥濘、凹陷、煩心事,它們都會發生,我們都得面對,與其備感困擾,不如接受擁抱。畢竟「這就是人生啊!」樂天的詩人呵呵笑著,隨口又哼唱了幾句關於雨天的歌。書、茶、鋼筆,是向陽無論晴天雨天,都必備的創作養分。
 「因雨得閒殊不惡。」作家苦苓雖然不愛雨天,但卻喜歡享受偶爾下雨時,關在室內閱讀、聽音樂的空閒,苦苓說:「『困』與『閑』的差別,就在心境的轉換。」 受困於雨只是一時,但大雨過後卻有不少美景會浮現,例如彩虹,苦苓說:「我曾在夏威夷一天之內看到20道彩虹,後來才知道夏威夷的別名又叫做彩虹州,夏季陣雨過後,陽光出來就很容易出現彩虹,雖然彩虹不稀奇,但卻能帶給大家驚喜。」 雨後的雲也同樣讓苦苓著迷,至今仍身兼雪霸國家公園生態解說員的苦苓,12年前返樸歸真貼近自然生態,從中學習如何觀察雲,苦苓回憶著:「有次大過雨後,一個夥伴說我們現在來看雲,當時就這麼抬頭看了一個小時的雲,雨後的雲跑得很快,忽高忽低、忽左忽右,變化出各種形態,那時才發現,看雲其實很過癮。」 即使身處在野外,旅行時也別為雨而憂,苦苓幽默的說:「雨是一場洗滌,大雨過後,景物像被洗過,山頭變得更加青翠,山林裡也多了埋伏,走著走著突然有水從頭上的樹葉落下來淋得你一身濕,而雨後的森林裡兩棲動物也特別活躍,青蛙的叫聲特別響亮,平時多在清晨與黃昏『現聲』的鳥兒也會開始鳴叫,最有趣的是白蟻的遷徏,白蟻是群性的生物,族群太多、食物不夠時,蟻后會生新的蟻后,而新蟻后就會趁著雨後較安全時,帶著一群白蟻遷徏至它處,一旦找到定點適合建造新的王國,翅膀就會脫落。」這些都是雨後才觀察到的生態。 對於雨天與人生,苦苓也以過來人的角色說:「雨天雖然不方便,但會讓生活有變化,下雨總會過去,就像人生有不好的遭遇,彷彿被雨淋了一場,也許會生病,但終究是會雨過天晴。」從雨裡聊到人生,苦苓說:「大雨過後總會放晴,人生的困境也終究會走過。」
 鳳梨王子楊宇帆從小就在外地讀書,10年前阿公過世,他回到故鄉台南關廟奔喪,不捨阿嬤難過,夢中又出現小時候和阿公阿嬤一起去鳳梨田的畫面,決定放下環遊世界的大夢,回老家種植鳳梨並陪伴阿嬤,因而有了「鳳梨王子」的稱號,而翁玉梅就成了「鳳梨阿嬤」。 相隔10多年才有機會重新認識阿嬤,慢活的鳳梨阿嬤,跟話多活潑的鳳梨王子楊宇帆,位於光譜兩端的特質卻能和諧共處,他們的相處模式在外人看來似乎「沒大沒小」、互動逗趣,但其實兩人就像朋友一樣,他常會亂教阿嬤一些「有的沒的」,不僅邀阿嬤一同舉辦「吐口水比賽」,還會趁阿嬤站在牆邊時「壁咚」她,這些生活中的有趣互動源於當下的流行,像近期鳳梨阿嬤就學會韓劇裡超夯的「手指愛心」了! 經常被孫子作弄的鳳梨阿嬤也不甘示弱,常用台語回應:「歡喜就好」、「你何時要娶某?」讓楊宇帆當場語塞,祖孫倆的關係亦師亦友,楊宇帆從阿嬤身上學到以緩慢優閒的步調面對生活,那是一種隨遇而安的慢活感,他說:「我就是想跟全世界炫耀,我跟阿嬤的好感情!和阿嬤相處就像跟孩子玩,在逗她開心、玩成一團的互動裡,越能表現出我對阿嬤的愛。」楊宇帆以溫潤語調凝神說著與阿嬤相處的點滴,得以窺見這對活寶在生活中累積出的深厚情感。高人氣的鳳梨阿嬤,FB動態成為粉絲們關注焦點,手中的鳳梨Kitty則是粉絲們送的禮物。
 林進的阿嬤蔡反,嫁到林家已有60多年,年輕時跟著夫家種稻米、花生等主要作物,手腳俐落的她,田裡的事從不假他人之手,因為務農的關係,即便年邁依舊喜歡到田裡晃晃、巡視,近幾年因為關節退化才全心放下,享受清閒的老年生活。而林進的媽媽潘招娣長期以來都是家中的經濟支柱,有時甚至兼2份工作,一直苦撐到身體出狀況了才卸下重擔。 成長在三代同堂的林家,林進說:「成長過程總有阿嬤相伴,常常會偷塞錢給我,還嘴裡一邊唸著,要節儉一點、不要亂花,長大後出外讀書,阿嬤也總會提醒我騎車要小心一點!要吃飯!」這些年,阿嬤年邁、身體狀況不佳,為了逗阿嬤笑,充滿表演魂的林進透過無厘頭的方式「彩衣娛親」,再用手機偷偷錄影,吵鬧的背景音樂中阿嬤卻處之泰然;又時而以腦力激盪、快問快答的方式和阿嬤聊天,沒想到得到的回應更是不設限。此後,林進一一教會阿嬤新潮用語、拍照嘟嘴、「啾咪」等姿勢,阿嬤說:「沒法度,他這咧自細漢就卡活水啦!」 這2年來,林進和阿嬤在網路上受矚目,他也為阿嬤設立粉絲團,粉絲已達20多萬人,現在阿嬤去看醫生都變得免排隊!林進期許自己未來能承擔家中更多事務,目標是要買屬於自己的汽車,載著家人趴趴走,給家裡更好的生活。網路上的影片都是平日生活的紀錄,內容隨興又自然。
畫龜畫自嘲認真有病 T.H.C.孩子氣但不忘初心 當記者問兩人會怎麼描述自己的性格?健談的畫龜畫直白地笑說:「我有病。」彷彿一台機器,切換不同按鈕就可以進入不同模式,「我在工作的時候會認真到昏天暗地,還曾經45天裡除了畫畫,唯一接觸的生物只有我的狗、7-11店員以及我媽(還只是電話中的聲音而已)。」但私底下,他要玩的時候又很瘋,「朋友都說我是他們見過少數真的很好笑的人。」(T.H.C.一旁吐槽:其實他應該是人格分裂。)畫龜畫面對現場人士的質疑,突然積極起來:「我是覺得人生只有一次,不管做什麼事都應該要做到最好。」 面對如此認真又正面的畫龜畫,T.H.C.說自己雖然私底下很小孩子氣、容易忘東忘西,但工作的時候其實也是「人模人樣」的,「我希望追求讓別人信任。」(當然,她也感受到大家投來不敢置信的眼光。)不過在闡述自己爆紅的心情時,會覺得T.H.C.瞬間成熟,「我覺得過去的東西就是過去了。」她認為小有名氣固然讓人開心,但如何把自己觀察到的各種現象或感興趣的東西,真正成形、創作出來,才是最重要的。「台灣的創作環境目前還不是很成熟,有些人可能依然在使用重複的元素創作,我還是會期待看到更多創作者開發出自己的新梗。」 兩人目前現有的創作已經備受肯定,像T.H.C.最近正在跑「廢物女友」的新書宣傳,畫龜畫也投入新的周邊商品製作,並與IKEA合作、預計6月推出新貼圖。但兩人異口同聲地說,未來除了以成名角色繼續延伸出它們的新貼圖,也都打算開啟新系列,T.H.C.還是會在愛情中打轉,直指各種情感亂象;畫龜畫則要延續搞笑風格新創人物系列,看來,未來粉絲們的手機視窗依舊不會太寂寞。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人物焦點
林昕陽 學會等待用歌聲種福田
等待了7年  決定和父母求助出片 林昕陽是一位很特別的藝人。 說他特別是因為他跟在澎湖經營水產加工生意的爸媽,借了幾千萬元出片圓歌手夢,感覺上是個家境富裕、不懂人間疾苦的少爺,可是他卻又會跟著密宗師父去殯儀館幫沒有家人的往生者助念,為人熱心、重情義,常常募款做公益演唱。 因為他,讓我思考一個問題:「如果你是個富爸爸、富媽媽,會願意花3、4千萬元支持你的孩子去完成當歌手的夢想嗎?」 我想就一般父母來說,一定會覺得這個夢想很不切實際,應該把錢留下來,以後再給孩子。 但林昕陽卻說服了他爸爸。 「我跟我爸說留錢給我,不如完成我的夢想。」林昕陽簡短的2句話,充滿力道,因為對許多傳統的父母而言,現實遠比夢想重要多了,寧可把錢留給子女,也不敢冒險投資子女的夢想。 林昕陽的爸媽能從希望兒子接管家裡的事業,到接受兒子的夢想,並擲千萬資助兒子的夢想,不容易呀!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人生排序,林昕陽的人生排序第1個就是完成當歌手的夢想。 他曾經簽約7年,只出了1張專輯、拍了1齣八點檔「世間情」,讓他嘗盡了等待的滋味。等待,很容易磨去人的夢想、磨去人的志氣,可是林昕陽卻體會了「那是老天給的課題」,他明明是個急性子、講求效率的人,老天卻硬是不讓他得到,教他學會等待。 因為等過7年,林昕陽決定向爸媽求助,請爸媽扮演他夢想的投資者。 有了爸媽的支持,這2年林昕陽出了2張專輯,不但比天王、天后還多產,打歌也打得比天王、天后還兇,快速地打出了知名度。 去年林昕陽剛發片就碰到家鄉澎湖空難跟高雄氣爆,他做了好幾場公益演唱,今年發片時,又碰到八仙樂園塵爆意外,很多人打電話到電台點他的新歌「眼裡的陽光」幫受難者打氣,讓他感受到了歌聲的影響力,更加肯定要堅持夢想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