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中開幕的Thaï J泰式餐廳,以滿室植物的森林系裝潢風格引起消費者關注,店家提供偏泰北風味的泰式料理,並特聘泰國籍主廚坐鎮,特色料理如泰式米沙拉、胡椒炒鱸魚、紅咖哩燉鴨、脆皮豬肉炒芥藍等,都是在其他泰式餐廳不容易吃到的獨家美味,道地口味擄獲不少饕客的心。 經理趙彬表示,「Thaï J」與位於泰北清邁的知名餐廳WooCafé是姊妹店,其主廚曾擔任四季酒店主廚,料理手法細膩,調製醬汁風味有獨到之處;「Thaï J」開幕前,他曾特地前來指導主廚調整菜色口味。泰北的料理口味較為平衡,在辣度及酸度拿捏上很仔細,此外,也喜歡加入水果一起烹調,以自然水果風味帶出料理圓融的口感。 以「紅咖哩燉鴨」來說,主廚特別加入鳳梨、無花果、葡萄、番茄等水果一起燉煮,水果的甜味緩衝了酸與辣的直接刺激,使得燉煮後的紅咖哩醬汁呈現溫熱不嗆辣的滑順口感。 而泰式米沙拉可說是泰國當地的節慶料理,每當泰國國王生日的時候,許多家庭會做這道料理來品嚐。主廚為了表現出喜慶跟繽紛的感覺,特別將泰國米加入火龍果原汁及蝶豆花,染成粉紅及寶藍2種顏色,再搭配約10種配料,上桌後讓顧客自己調拌後品嚐,新奇又有趣。泰式米沙拉/380元包括粉紅、寶藍2個米飯糰、香茅、檸檬葉、檸檬絲、椰子粉、葡萄柚、米果、小黃瓜、青蘋果絲、豌豆、主廚特調醬汁等,品嚐前,先將所有食材拌一拌,入口時,可以感覺到香茅的香氣、水果的甜味以及微辣微酸的滋味,口感特別開胃。
 位於台中市繼光街的紅磚音樂餐廳,可說是目前台中市碩果僅存的民歌西餐廳,在PUB、KTV林立的舊市區中格外顯眼。店家以提供義大利麵、燉飯、焗烤料理及調酒、非酒精調飲等為主。每套300多元的餐點,還可聆聽每天晚上固定的歌手演唱,提供許多喜愛民歌的消費者一處休閒好去處。 餐點以時下年輕人喜愛的義式料理為主,主廚周潔汝十分年輕,雖然甫從學校畢業不到2年,卻從學生時代便在餐廳打工,學習廚房工作,沒有過多調味的料理,保留了素人的手法及口感。以一道少見的蘇格蘭蛋佐義大利麵來說,屬於英國料理,將帶殼蛋煮成半熟溏心蛋,去殼後裹上拌入義式香料醬的絞肉,下油鍋炸至表面金黃,再搭配以紅醬拌炒過的義大利麵,品嚐時可將半熟蛋切開,讓麵條沾著蛋汁,增加滑潤口感。 老闆張進鑫表示,餐廳內有一片歷史近白年的紅磚牆,非常古樸,因此與設計師討論後刻意保留,並輔以木頭裝飾、復古燈具、沙發等,混搭出簡約的懷舊工業風。張進鑫個人偏愛聽民歌,準備開店前,便特地尋訪校園中有好嗓子及深厚音樂底子的歌手前來駐唱,每天晚上6點半至8點固定一場,假日晚上8點半還會加演一場,完全重現民國六、七十年代民歌西餐廳的氛圍。蘇格蘭蛋佐義大利麵 /279元(單點,加99元可升級套餐,沙拉、濃湯、飲料、甜點4選2。加149元4樣都附)品嚐時,有蛋香伴著炸肉香氣,醬汁口味清淡,吸附滿滿醬汁的麵條,口感軟滑,是屬於改良過、較台味的口感。
 桀壽司位於公益路黎明黃昏市場旁,以提供家庭式的日式料理為主,原本只是市場旁的一家小店,由3張桌子做起,由於食材新鮮、價格平實,在短短2年間擴增到擁有130個位子的餐廳,吸引不少附近的家庭客群成主顧。 老闆兼主廚邱昱潔雖然才30多歲,卻已擁有近20年的日本料理經驗,曾任職於台北多家五星級飯店,料理功夫十分紮實!他表示,許多老師傅手藝沒話說,卻容易流於一成不變,年輕師傅很有創意,但若功夫不到位,料理難免華而不實。如果二者能結合,就能吸引年輕族群跟饕客上門品嚐。邱昱潔試圖在傳統與創意間取得平衡,以日本料理中最基本的醋飯來說,他堅持傳統做法,包括:洗米要洗得很乾淨,浸泡時間要夠,煮飯跟燜的時間要對,拌入壽司醋時,要仔細、均勻,確保每一粒米都有吸附到醋料等,看似簡單的步驟,但稍不注意,口感就會差上一大截。 邱昱潔也試圖呈現不一樣的日本料理風貌,以一道明蝦焗烤披薩壽司來說,他結合了醋飯、年輕人最喜歡的起司,再搭配上海苔、大明蝦、特調酸黃瓜鮪魚醬等,讓傳統的壽司有了披薩的口感,口味上卻不會過於厚重濃膩,頗受小朋友喜愛。豪華海鮮丼/390元醋飯上鋪著滿滿海鮮,包括牡丹蝦、北海道干貝、鮭魚、旗魚、海鱺、加拿大海膽等,食材新鮮豐盛,搭配甜香醋飯,口感很滿足。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人物焦點
東方女性侯幸君 撐起西方藝術一片天
 有「梵谷的傳人」之稱的藝術家陳錦芳,14歲看到梵谷的畫深受感動,便立志到巴黎當畫家,不但創立了「新意象派」,藝術理論也被編入世界藝術史教科書中,然而,他的種種成就都少不了侯幸君這位「幕後推手」。 在侯幸君6月出版的新書《牽手藝情擁抱世界》中,將她與陳錦芳在巴黎相戀、結婚,共同在歐、亞、美三大洲及國際藝壇上的心路歷程娓娓道來。同時身兼陳錦芳的太太、孩子的母親、藝術經紀人、美術館館長、基金會執行長等職,侯幸君坦言,不少人會認為她一直以來只為陳錦芳而活,終其一身在「幫」丈夫工作,但她可不這麼認為。 「這是我的專業,也是我的事業!」看似全心「為丈夫工作」的過程中,其實就是侯幸君實踐自我的方式,她把自己當作是專業的藝術經理人,從一個公關、行銷的門外漢,一步一腳印地建立起自己的藝術版圖,尤其是東方人在西方藝術圈要打下一片天地更是不容易,「當時沒有東方人活躍於現代藝術經紀領域,幾乎是孤軍奮戰。」 但一開始的困難並沒有打倒她,即便遇到種族歧視,她仍堅持將陳錦芳推廣到37個國家、300多本教科書及藝術雜誌上,甚至一起參與世界領袖會議、陳錦芳榮任聯合國的文化大使等,最後她得到一個結論:「其實要讓西方人信服並不難,就是拿出你的專業。」有次,一位黑人女性編輯看了陳錦芳的作品後,感動地對他們說:「Keep up(繼續加油)!」這句話一直牢牢記在侯幸君的心裡。 侯幸君將自己的成果歸功於台灣人那股「不能輸」的硬頸精神,遇到困難、解決困難,「把自己丟在大海裡,找到游出來的方法」,而女性特有的敏感和柔軟則是她在藝術圈打拚的武器。陳錦芳在1975年為侯幸君留下的美麗倩影。
人物焦點
美女攝影師/虹汝 Mia
台北‧陽明山擎天崗 「秋天很適合一個人到處走走。」虹汝Mia說,吸收了旅行的風景,沉澱為人生的養分,總能轉化成生活的動力。虹汝偏好舒服、不嘈雜的旅行地點,像是陽明山擎天崗有著秋天最具代表性的芒草風景,虹汝以擎天崗空曠的草原、細緻的芒花和孤立的人影等元素,營造出秋天可以很溫暖、但又有點孤獨寂寞的感覺,「一走進去整片山頭都是芒花,怎麼拍都很遼闊。」走累了就到山下竹子湖的野菜餐廳吃點東西,輕鬆寫意。 出遊時,虹汝習慣只帶底片相機,除了有等待照片被洗出來的期待感,拍照時也不會邊拍邊忍不住檢查那麼緊張,她笑稱:「有一種慢活感。」因為底片相機拍的照片無法即拍即看,只能用對話和別人分享看到的畫面,好友間因此多了言語互動。 不像許多人看到美景總是直覺拿起相機猛拍,虹汝會好好用雙眼飽覽景致、打開五感來感受現場氛圍,她打趣道:「先爽一下再拍。」虹汝強調自己把旅行的感受放在第一位,先享受當下,「而不是以後都不記得去了哪裡看到什麼風景,只能靠照片回憶。」如果想表現人物比較憂愁的感覺,加上芒草做為前景,一來帶點神祕感,二來不會讓比較負面的情緒直接影響到觀者。若人物轉換成開心的表情,就可以直接呈現在畫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