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大家談到新竹的藝術與音樂,都會聯想到傳統主流的水墨、油畫、國樂、管弦,但這裡取而代之的是前衛、英搖、噪音、實驗,位於新竹「江山」街的「江山藝改所」就是想「改」變大家對「藝」術的看法,不只如此,這裡更是個可以發生許多趣事的地方,不時舉辦公共議題講座、獨立電影放映,談論反核、性別社會、老屋保存等議題。 擠進巷縫,一進門的空間是「開放式廚房」,抬頭望老屋,包括主要樑柱、磚瓦、氣窗都被保留了下來,還可看到為了防止瓦磚屋粉塵掉落,所貼在牆面上的陳年舊報紙,其實這裡在三十年前是私娼寮,劉人瑜分享動工前的空間還存在許多小隔間,當初動工時鄰居「還以為他們要做黑的呢」!接著,直走到底是「展覽空間」,鐵皮包覆下還看得見部分殘壁,四周就像白紙、沒有裝潢,提供藝術家最大的發揮空間,同一展期呈現多位創作者的作品是這裡最大的特色,展覽類型亦多元,包括動態記錄、平面影像、結合異材質的立體品等,很實驗卻沒有距離感。 逛累了就轉個彎進入「餐飲空間」,挑組狀況良好的老沙發,或上二樓由儲物空間化身的小閣樓稍做歇息、補充能量,這裡的餐飲強調食品安全、在地食材,「烘焙品」選用復耕的喜願有機小麥麵粉、鄰近新竹的四方牧場鮮乳以及新鮮度高的有助牧場放牧蛋製成,「飲品」選擇生態綠公平交易咖啡,茶、巧克力、啤酒也都是有機,門口小菜園更以自然農法,即不施肥、不灑農藥、不用除草劑來種植萵苣、薄荷、香草等,如此栽種也為未來推出的輕食做準備。這裡每個角落都蘊含了想法,如果捨不得離開,還可在附屬的背包客棧留宿呢!一進門通過開放式廚房,直走到底的空間有許多藝術家展覽。
人物焦點
阿忠哥,用鏡頭寫日記 看見淡水小鎮消失的身影
 來到淡水,出了捷運站後,沿著河畔前行,老街的擁擠人潮在過了渡船頭後逐漸散去,走至第一漁港,只見阿忠哥站在長堤上遠望觀音山,那股神情彷彿是某種信仰般,阿忠哥說,這是他每天早晨做的第一件事情,「不高聳卻等邊平衡的觀音山,一直以來都是淡水人堅定力量的來源。」或許正是這種堅定,讓他只要一有時間就拿著相機把對於家鄉的戀慕化成一張張相片,而且堅持使用傳統黑白底片,獨自待在暗房裡一張張沖洗出來,阿忠哥認為,唯有如此才能傳達出自己心目中淡水最真實的色彩,「因為淡水變化之快,一不留神很多東西都早已被拋出鏡頭之外,被大家所遺忘,黑與白正是永不褪色的象徵,淡水的美我永遠也拍不完。」 談起這些年淡水的改變,最令阿忠哥感到害怕的是「消失的人情味與當權者借文化之名行破壞之實的錯誤政策」,於是他在四年前將第一漁港旁廢棄多時的老舊油庫機房承租下來,重新打造成「淡水漁業生活文化影像館」,阿忠哥希望能從自身開始做起,讓漁文館成為外地人認識淡水的窗口,以及在地人重新發覺彼此美好的所在。 看著阿忠哥,發覺他擁有一種法國人的浪漫情調,總是穿著襯衫漫步在淡水巷弄間,不但將淡水記錄下來,也將自己體現美好生活的方式顯影在照片上與大家分享。離開阿忠哥的漁文館,淡水好像變美了,我的腳步也放輕、放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