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點多,新埔的街道在橙黃色街燈的映照下顯得很寧靜,在安靜的夜裡,空氣中卻飄著一股淡淡的豆香,循著香味傳來的方向走去,發現一間亮著燈光的店舖,店裡擺著一桶桶的黃豆。這間當許多人還在睡夢中就已開始辛勤工作的店,正是新埔已有百年歷史的「錦興豆腐店」。 錦興豆腐店原名為「益興豆腐店」,是第四代老闆詹統森的曾祖父創立。詹統森說,早期鎮上的豆腐店大概有三到四家,但因為天未亮就得開始忙碌,工作時間長,年輕一輩覺得太累,大多不願意承接,所以現在鎮上只剩下他們一家。「這間店我從小看到大,所以我覺得我有一種使命感。」詹統森辭掉工作回到家鄉,將豆腐的香味延續下去,也將原先老舊的店面遷到現在新埔國小旁的位置,為了代表一個新的開始,更名為「錦興」。 「以前做豆腐都是用石磨磨、大鍋煮,必須有人在旁邊一直攪拌,避免豆漿黏鍋燒焦,豆漿或豆腐的焦味,就是這樣來的。」現在錦興豆腐店採取一半人工一半機器的製作方式,前半段的磨豆、煮豆和後半的重壓去水過程用機器取代,因此不會再有因為不小心而出現的古早焦味。不過影響豆腐好吃關鍵的「加鹽滷」,老闆還是堅持自己來,「加入鹽滷是為了讓豆腐成型,如果加得太多,豆腐會太硬,太少,豆腐又太軟,所以我不敢交給機器來。」老闆詹統森說,因為全程不加化學添加物,豆腐、豆漿滑潤的口感中會有一股濃郁的香氣,因此鎮上及鄰近賣豆漿、豆腐的店家,大多都是向他們採購。這好吃的滋味不只新埔人愛,美味的名聲也傳了出去,到了假日,許多外地遊客也會不辭勞遠地,專程一嘗這份最簡單的傳統豆香。豆腐/15元(塊,圖為1/4大小)
1 2 
人物焦點
陶喆唱歌思念淘氣老爸
內心充滿父親的影子 生離死別常常會讓人有所感悟。 去年陶大偉過世時,聽很多圈內人讚美陶喆,說他表現得很好,他以「淘氣轉身,幽默神隱」來形容陶爸過世,更是讓人動容。 時間是撫平傷口的良藥,但,時間也是思念的最佳催化劑。 好幾年沒有跟陶喆坐下來聊天,我們一坐下來聊,陶爸的話題占了大半。 陶喆並沒有說他有多想念陶爸,只是輕描淡寫的說道,他的靈魂裡面有很多他爸的影子,做很多事情會想到如果是老爸會怎麼想?他會怎麼做? 四年沒有出專輯,很多人問他怕不怕被歌迷遺忘了,怕不怕市場蕭條,他說還好老爸從小就告訴他,做人得失心不要那麼重,自己的東西、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比較重要,只要作品是好的,可以改變大環境,有好的影響,才是重點。 「麥可傑克森跟瑪丹娜也不可能永遠都是NO.1。」陶喆說得獎跟排行榜第一名那些都是假的,他不在乎專輯賣多少,在乎的是有沒有人從他的音樂中得到啟示。 基督教徒的他,特別舉了牧師傳道為例,說牧師在教會傳道,不管有一百個人或是一千人聽,只要有一個人得救就夠了,因為那一個人會再去散播種子,同樣地如果有一百個人在買專輯,他寧可只有兩個人買他的專輯,聽了他的專輯得到大啟示,而不要九十八個人買了專輯,可是卻聽過就忘記了。 陶喆一直都是那麼驕傲、自負,他的驕傲、自負來自於他的目標清楚跟高標準的自我要求。 這部分陶爸對他的影響很大,他從小跟著愛唱歌的陶爸唱歌,聽陶爸「小人物狂想曲」的小人物心聲,即使穿著拖鞋和舊褲,依舊滿腦子希望和幻想。 陶爸的言教身教,在他淘氣隱身後,讓陶喆記憶更鮮明。 陶喆說他老爸說到做到,從不買名牌,陶爸所有的名牌都是他買的。 我說那是陶爸命好,有他這個好兒子,陶喆笑了。
食譜食材
秋日旬食 黃金板栗
  聽說嘉義中埔某處鄉間種滿了黃金樹,在樹下就能撿到黃金,現在去正是時候!抵達傳說中的「林家栗園」,下車後大家急忙衝進樹林找黃金,「你們在找什麼?」開著鐵牛車過來的園主林德淵問明原因,便指著滿車長滿長尖刺的球果笑說:「想看黃金跟我走。」  卸下滿車球果,林德淵套上兩層堅硬不穿孔的厚手套,用穿著厚底膠鞋的腳輕踩其中一顆球果,另一手拿剪刀,剪已裂開的球果外殼,圓滾滾的三顆大栗子滾了出來,原來「黃金」在這裡呢!這栗子不是天津來的,也非日本進口,而是台灣中埔鄉自產的,果肉飽滿且金黃甜美,被譽為「黃金板栗」。林德淵表示,中埔鄉栗子種植總面積約四十公頃,主要產區在社口村內埔地區,每年中元節前後開始採收,過中秋節就漸漸沒了。問及中埔鄉栽植栗子的由來,要追溯到百年多前的日治時期,當時主政者引進日本品種在山地試種,因成熟期正好遇到雨季,導致果實含水率過高,推廣並未成功,不料栗子樹落地生根後,經過自然演化,竟意外繁衍出台灣特有的「化外品種」!  「林家栗園」先祖無意間在阿里山山區,發現散生的野生板栗樹,所結的栗子特別好吃,因此移植三棵到台三線中崙溫泉附近的居住處試種,結果栗子樹適應得非常良好,並結出口感鬆軟、高甜度的栗子。民國三十年左右,栗子樹隨林家年輕一輩移植到中埔鄉社口村,並分枝給其他農民栽植。自此以後,板栗就在中埔鄉開枝散葉,而中埔的黃金板栗也成了全球緯度最低、產期最早的板栗產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