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大家談到新竹的藝術與音樂,都會聯想到傳統主流的水墨、油畫、國樂、管弦,但這裡取而代之的是前衛、英搖、噪音、實驗,位於新竹「江山」街的「江山藝改所」就是想「改」變大家對「藝」術的看法,不只如此,這裡更是個可以發生許多趣事的地方,不時舉辦公共議題講座、獨立電影放映,談論反核、性別社會、老屋保存等議題。 擠進巷縫,一進門的空間是「開放式廚房」,抬頭望老屋,包括主要樑柱、磚瓦、氣窗都被保留了下來,還可看到為了防止瓦磚屋粉塵掉落,所貼在牆面上的陳年舊報紙,其實這裡在三十年前是私娼寮,劉人瑜分享動工前的空間還存在許多小隔間,當初動工時鄰居「還以為他們要做黑的呢」!接著,直走到底是「展覽空間」,鐵皮包覆下還看得見部分殘壁,四周就像白紙、沒有裝潢,提供藝術家最大的發揮空間,同一展期呈現多位創作者的作品是這裡最大的特色,展覽類型亦多元,包括動態記錄、平面影像、結合異材質的立體品等,很實驗卻沒有距離感。 逛累了就轉個彎進入「餐飲空間」,挑組狀況良好的老沙發,或上二樓由儲物空間化身的小閣樓稍做歇息、補充能量,這裡的餐飲強調食品安全、在地食材,「烘焙品」選用復耕的喜願有機小麥麵粉、鄰近新竹的四方牧場鮮乳以及新鮮度高的有助牧場放牧蛋製成,「飲品」選擇生態綠公平交易咖啡,茶、巧克力、啤酒也都是有機,門口小菜園更以自然農法,即不施肥、不灑農藥、不用除草劑來種植萵苣、薄荷、香草等,如此栽種也為未來推出的輕食做準備。這裡每個角落都蘊含了想法,如果捨不得離開,還可在附屬的背包客棧留宿呢!一進門通過開放式廚房,直走到底的空間有許多藝術家展覽。
 初次聽到「青境花墅」,就容易讓人聯想到滿山的綠意與漂亮的花叢環繞,而事實當然也是如此。2007年開始營業的青境花墅,店長劉傳宏是催生的重要推手,「我小時候很愛玩沙、玩土,但長大後卻發現很多住在都市的小朋友根本不知道大自然是多麼的有趣。我們希望可以從這個餐廳開始,讓他們接觸並認識所居住的這個大地。」劉傳宏為了實踐這個理想,花了非常多的時間打造出夢想中的遊樂園,一個對父母來說,可以安心放手讓孩子奔跑、大笑的地方。青境花墅一年四季都有許多大大小小的活動可以參加,達人會帶領小朋友進行魔術教學、折氣球,甚至還有下水抓泥鰍等豐富體驗。 這裡的餐點種類多,東西方的口味都有,並大力強調現點現做才能吃出好味道。另外,以香草入菜更是特色之一,如薄荷、迷迭香等,都可增加料理的香氣與口感,別有一番風味。至於針對年齡較低的小朋友,青境花墅也推出數種兒童餐供挑嘴的小客人選擇。 青境花墅室內的位置非常寬闊,桌子與桌子之間的空間頗大,貼心地照顧到要停放娃娃車的父母,也加強了每桌客人的獨立性與舒適度。另外,戶外也有座位區,天晴的午後,父母們可以坐在這裡,看著孩子們在草地上玩耍,人生中幸福之事莫過於此。
 凌晨三點多,新埔的街道在橙黃色街燈的映照下顯得很寧靜,在安靜的夜裡,空氣中卻飄著一股淡淡的豆香,循著香味傳來的方向走去,發現一間亮著燈光的店舖,店裡擺著一桶桶的黃豆。這間當許多人還在睡夢中就已開始辛勤工作的店,正是新埔已有百年歷史的「錦興豆腐店」。 錦興豆腐店原名為「益興豆腐店」,是第四代老闆詹統森的曾祖父創立。詹統森說,早期鎮上的豆腐店大概有三到四家,但因為天未亮就得開始忙碌,工作時間長,年輕一輩覺得太累,大多不願意承接,所以現在鎮上只剩下他們一家。「這間店我從小看到大,所以我覺得我有一種使命感。」詹統森辭掉工作回到家鄉,將豆腐的香味延續下去,也將原先老舊的店面遷到現在新埔國小旁的位置,為了代表一個新的開始,更名為「錦興」。 「以前做豆腐都是用石磨磨、大鍋煮,必須有人在旁邊一直攪拌,避免豆漿黏鍋燒焦,豆漿或豆腐的焦味,就是這樣來的。」現在錦興豆腐店採取一半人工一半機器的製作方式,前半段的磨豆、煮豆和後半的重壓去水過程用機器取代,因此不會再有因為不小心而出現的古早焦味。不過影響豆腐好吃關鍵的「加鹽滷」,老闆還是堅持自己來,「加入鹽滷是為了讓豆腐成型,如果加得太多,豆腐會太硬,太少,豆腐又太軟,所以我不敢交給機器來。」老闆詹統森說,因為全程不加化學添加物,豆腐、豆漿滑潤的口感中會有一股濃郁的香氣,因此鎮上及鄰近賣豆漿、豆腐的店家,大多都是向他們採購。這好吃的滋味不只新埔人愛,美味的名聲也傳了出去,到了假日,許多外地遊客也會不辭勞遠地,專程一嘗這份最簡單的傳統豆香。豆腐/15元(塊,圖為1/4大小)
1 2 3 
美食吧檯
桃園 晴耕雨讀小書院
 「我不喜歡電子書冷冰冰的感覺!」洪毓穗道出很多獨立書店經營者的心聲。數位浪潮來襲,印刷業與出版業進入寒冬之際,洪毓穗卻和先生一頭栽進了獨立書店的經營;除了興趣,她更深信閱讀是生活中最美好的一件事情,人們在閱讀的過程中,其實已經和書本建立起關係,就好比偶然間聽見一首老歌,在歌詞意境外總有段屬於當時的回憶,而這也是紙本書籍帶給閱讀者最珍貴的東西。 2013年八月開幕至今,洪毓穗坦言多數時候店裡都是她和先生兩個人,雖然他們知道現代人閱讀習慣改變,也清楚鄉村比不上都會區高度的消費力,但是他們仍舊願意繼續當個「有勇氣」的先驅者。除了透過臉書、網站和分享好書,近來店裡也陸續增加了幾個二手書的櫃位,期待能為更多客人增添到訪書店時的驚喜。 經營書店遠比當初想像中還要困難,這裡原是他們親戚經營卡拉OK的場所,接手後,除了先生要充當木工師傅,為了延續其木造房舍的氛圍,也陸續在內部增加許多小學生的課桌椅,庭園也擺了一些木製桌椅,希望給人自然、沒有過多雕琢的感受。 洪毓穗自己則擔任書店裡的「總編輯」,除了找尋適合閱讀的書目,還得要經常關注獨立刊物的作者們、有哪些新書即將出版,替讀者搜羅市面上特有的獨立刊物。 由於小書院是營造一種慢活、恬靜的氛圍,因此店裡也多半陳列與生活風格、飲食旅遊有關或是獨立刊物等書籍,希望客人在買了書之後能夠找個自己舒服的角落坐下來,細細品味書中滋味。毓穗與先生的心血結晶,深富熱情與溫度感。
享樂旅遊
宜蘭 蔥澡
 走在熱鬧的礁溪街頭,不免被這棟改建過的老建築吸引目光,外牆上搶眼的塗鴉繪畫,每一筆一畫都勾勒出童心,讓人不禁想:這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這間名叫「蔥澡」的店,原為鎮上老舊溫泉旅館,經過台灣藝術家的巧手創作後,名字取自「沖澡」二字諧音,成為台灣第一家「藝術錢湯」,此概念是老闆廖繼傑從日本直島的錢湯取得的靈感,將泡澡文化與創作藝術結合,讓泡湯體驗透過創作作品帶來的視覺衝擊更加昇華。 全棟一共15間湯屋,僅有6間請到6位台灣藝術家,以泡湯為發想主軸,畫出各異其趣的藝術湯屋,類型共分為單池湯屋、冷熱雙池湯屋、附休息空間的藝術湯屋,無論是哪一種,都如同到日本大眾澡堂般,需自備浴巾或與店家租借,採自助泡澡的方式,選擇湯屋後,店家便會給一個野餐竹籃,裝著所有備品上樓舒服沖個澡。 每間湯屋門口,都會掛放創作理念的牌子與藝術家介紹,帶領你深入了解故事精髓,像是以動物為創作主題的「河馬浴場」,由藝術家「只是(ZISHI)」延伸電影《羅馬浴場》場景,每隻因泡澡而露出幸福表情的動物,讓人不禁想像與自然萬物共浴的感覺;曾建穎創作的「池畔春光」,用視覺張力十足的黑貓壁畫像,讓人感覺泡澡時正被貓咪窺探著⋯⋯浸淫在泡湯樂趣之餘,還可與這些創作留下文青感十足的合影做為紀念,最後來個很日式的結尾,到大廳買杯沁涼飲料,學日本人咕嚕咕嚕地喝下肚,畫下完美句點!牆上壁畫小黃魚從瀑布中探出頭來,泡在其中的人就好像置身於溫泉海。
美食吧檯
屏東三地門 馬古都莊園德文咖啡
 從三地門台24線公路往山上行駛,經過檢查哨不久,岔往屏31鄉道往德文村的山路繼續蜿蜒上山,隨著海拔升高,也愈能了解為何德文咖啡號稱是台灣第一座高海拔咖啡的原鄉,當車子來到海拔800公尺處的德文村,再繞著小徑進入相助巷,這裡也是馬古都莊園的所在,所謂的莊園,倒不是蓋得豪華的農莊,而是整個相助巷約12∼14個咖啡農戶共同經營的品牌,他們以代表「誠信」的魯凱族語「馬古都」為名,自行選豆、製豆的標準,從採豆、壓皮、發酵、曬豆到最後的脫殼和烘豆,豆子經過層層嚴格的篩選,以確保最佳品質,再以自產自銷的方式販售。 每年約十月至隔年二月是德文咖啡的產季,結實纍纍的「紅豆」掛滿枝椏,在山林中特別耀眼。德文在日治時期就是日本人在台灣種植咖啡樹的地區之一,當年所生產的咖啡豆都是送回日本,當地原住民因為沒有喝咖啡的習慣,所以只會摘咖啡豆的果實含在口中當零嘴咬,而不曉得製作、烘焙咖啡豆的流程。所以日本人離開後,咖啡樹曾經荒蕪而無人管理,直到十多年前,咖啡產業在台灣興起,德文部落也開始恢復咖啡樹的種植,因為山區白天日照充足,午後容易起霧、水氣重,咖啡樹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得慢、果實也較為厚實而飽滿,喝來特別香醇濃郁,這也是馬古都莊園德文咖啡入口的美妙之處。啡嚐原味咖啡豆/袋裝600元、禮盒800元(半磅)地處高海拔山區因素,咖啡豆生長緩慢,豆子較為厚實。不過日曬天候難以控制,目前多以販售水洗豆為主。
人物焦點
有山林的地方就有劉克襄
探索香港山徑步道 因為演講與教學之故,劉克襄多年前曾旅居香港一段時間,並開始接觸郊野,與帶領香港學生認識家園。他發現,郊野在香港所占比例高達75%,但台灣人卻多只走逛其餘的熱鬧街區。他在香港行山、穿村,特別喜歡其中的村徑與古道,例如大浪灣西灣沙灘與周邊山谷的壯麗,被劉克襄認為是最迷人的精華地帶;鄉野傳說繪聲繪影的鎖羅盆地區,則有荒廢老村的滄桑美感;至於山勢較為險阻的馬鞍山,勾起劉克襄性格裡的探險因子,教他怎樣都要趕赴山上的杜鵑盛宴。 因為行山,他也發現在香港要抵達各步道或山徑,都能便利使用大眾交通工具,「台灣雖然擁有不輸給香港的山林資源,卻因不易抵達,減低許多人爬山意願,或索性以車『爬』完全程。」 新書《四分之三的香港》碰上香港最近土地意識高漲,也在當地引起討論,「其實我希望藉此讓香港人留下深刻印象,也願意反過來多了解台灣。」劉克襄悄悄透露了自然書寫背後更深層的想法,他同樣認為台灣作家應具備更多國際觀,藉由不同城市或國家對照,回頭發現台灣不足或值得驕傲的地方。 繼香港之後,劉克襄下一個考慮提筆書寫的城市是德國柏林,曾因作家交流計畫到柏林居住一個月的他,發現那裡的綠色資源相當豐富,雖然沒有高山起伏的景致,卻有一望無際的遼闊森林,尤其他總能看到當地長輩們輕易地走進自然裡,徜徉在陽光灑下來的綠意間,「讓人聯想到《小紅帽》童話中的森林(笑),有種被包圍的幸福感。」  劉克襄笑稱自己是「交通素食者」,最喜歡以走路或自行車、捷運等簡單方式造訪想去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