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大家談到新竹的藝術與音樂,都會聯想到傳統主流的水墨、油畫、國樂、管弦,但這裡取而代之的是前衛、英搖、噪音、實驗,位於新竹「江山」街的「江山藝改所」就是想「改」變大家對「藝」術的看法,不只如此,這裡更是個可以發生許多趣事的地方,不時舉辦公共議題講座、獨立電影放映,談論反核、性別社會、老屋保存等議題。 擠進巷縫,一進門的空間是「開放式廚房」,抬頭望老屋,包括主要樑柱、磚瓦、氣窗都被保留了下來,還可看到為了防止瓦磚屋粉塵掉落,所貼在牆面上的陳年舊報紙,其實這裡在三十年前是私娼寮,劉人瑜分享動工前的空間還存在許多小隔間,當初動工時鄰居「還以為他們要做黑的呢」!接著,直走到底是「展覽空間」,鐵皮包覆下還看得見部分殘壁,四周就像白紙、沒有裝潢,提供藝術家最大的發揮空間,同一展期呈現多位創作者的作品是這裡最大的特色,展覽類型亦多元,包括動態記錄、平面影像、結合異材質的立體品等,很實驗卻沒有距離感。 逛累了就轉個彎進入「餐飲空間」,挑組狀況良好的老沙發,或上二樓由儲物空間化身的小閣樓稍做歇息、補充能量,這裡的餐飲強調食品安全、在地食材,「烘焙品」選用復耕的喜願有機小麥麵粉、鄰近新竹的四方牧場鮮乳以及新鮮度高的有助牧場放牧蛋製成,「飲品」選擇生態綠公平交易咖啡,茶、巧克力、啤酒也都是有機,門口小菜園更以自然農法,即不施肥、不灑農藥、不用除草劑來種植萵苣、薄荷、香草等,如此栽種也為未來推出的輕食做準備。這裡每個角落都蘊含了想法,如果捨不得離開,還可在附屬的背包客棧留宿呢!一進門通過開放式廚房,直走到底的空間有許多藝術家展覽。
 初次聽到「青境花墅」,就容易讓人聯想到滿山的綠意與漂亮的花叢環繞,而事實當然也是如此。2007年開始營業的青境花墅,店長劉傳宏是催生的重要推手,「我小時候很愛玩沙、玩土,但長大後卻發現很多住在都市的小朋友根本不知道大自然是多麼的有趣。我們希望可以從這個餐廳開始,讓他們接觸並認識所居住的這個大地。」劉傳宏為了實踐這個理想,花了非常多的時間打造出夢想中的遊樂園,一個對父母來說,可以安心放手讓孩子奔跑、大笑的地方。青境花墅一年四季都有許多大大小小的活動可以參加,達人會帶領小朋友進行魔術教學、折氣球,甚至還有下水抓泥鰍等豐富體驗。 這裡的餐點種類多,東西方的口味都有,並大力強調現點現做才能吃出好味道。另外,以香草入菜更是特色之一,如薄荷、迷迭香等,都可增加料理的香氣與口感,別有一番風味。至於針對年齡較低的小朋友,青境花墅也推出數種兒童餐供挑嘴的小客人選擇。 青境花墅室內的位置非常寬闊,桌子與桌子之間的空間頗大,貼心地照顧到要停放娃娃車的父母,也加強了每桌客人的獨立性與舒適度。另外,戶外也有座位區,天晴的午後,父母們可以坐在這裡,看著孩子們在草地上玩耍,人生中幸福之事莫過於此。
 凌晨三點多,新埔的街道在橙黃色街燈的映照下顯得很寧靜,在安靜的夜裡,空氣中卻飄著一股淡淡的豆香,循著香味傳來的方向走去,發現一間亮著燈光的店舖,店裡擺著一桶桶的黃豆。這間當許多人還在睡夢中就已開始辛勤工作的店,正是新埔已有百年歷史的「錦興豆腐店」。 錦興豆腐店原名為「益興豆腐店」,是第四代老闆詹統森的曾祖父創立。詹統森說,早期鎮上的豆腐店大概有三到四家,但因為天未亮就得開始忙碌,工作時間長,年輕一輩覺得太累,大多不願意承接,所以現在鎮上只剩下他們一家。「這間店我從小看到大,所以我覺得我有一種使命感。」詹統森辭掉工作回到家鄉,將豆腐的香味延續下去,也將原先老舊的店面遷到現在新埔國小旁的位置,為了代表一個新的開始,更名為「錦興」。 「以前做豆腐都是用石磨磨、大鍋煮,必須有人在旁邊一直攪拌,避免豆漿黏鍋燒焦,豆漿或豆腐的焦味,就是這樣來的。」現在錦興豆腐店採取一半人工一半機器的製作方式,前半段的磨豆、煮豆和後半的重壓去水過程用機器取代,因此不會再有因為不小心而出現的古早焦味。不過影響豆腐好吃關鍵的「加鹽滷」,老闆還是堅持自己來,「加入鹽滷是為了讓豆腐成型,如果加得太多,豆腐會太硬,太少,豆腐又太軟,所以我不敢交給機器來。」老闆詹統森說,因為全程不加化學添加物,豆腐、豆漿滑潤的口感中會有一股濃郁的香氣,因此鎮上及鄰近賣豆漿、豆腐的店家,大多都是向他們採購。這好吃的滋味不只新埔人愛,美味的名聲也傳了出去,到了假日,許多外地遊客也會不辭勞遠地,專程一嘗這份最簡單的傳統豆香。豆腐/15元(塊,圖為1/4大小)
1 2 3 
人物焦點
方文山愛聽故事,更愛說故事
內心想拍部賽車電影 方文山從學生時期便愛上電影,特別喜歡歷史電影,果然愛說故事的人一定也愛聽故事。他說上歷史課就像聆聽精彩的故事,喜愛歷史這點在他的作詞中不難發現。而導演是一個說故事的角色,也是方文山多年的夢,對他而言,當導演是新的挑戰,因為作詞很個人、沒有多餘的雜事,當導演可就不同,需要整合一群人一起工作,更要不斷溝通與協調。拍攝完成需要後製,還要親自跑宣傳,跟之前做詞的工作大不相同。 因為第一次執掌導演筒,方文山先從愛情與夢想的題材下手,因為這樣的題材對他來說最有把握。說到這裡記者聽出端倪,追問方文山難道心中最原始的素材並非這部電影?「我原本想拍關於賽車的故事,一群開著名車的有錢ABC,遇上一群開著三流改裝車的台客。這兩群人互相對立,有不同的價值觀卻又一樣喜歡車,這兩個衝突的族群可以發生很有趣的故事。」 說完後他強調自己不完全懂車,這樣的素材是來自社會中一種現象。記者接著問他這部賽車電影將來會實現嗎?方文山不加思索便說:「一定會!」相信等他累積足夠的能量,這部心中最原始的發想不會只是個概念,期待在未來的某一天,能聽方文山說說這個關於賽車的故事。方文山(右二)在拍攝現場與攝影師溝通畫面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