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宜蘭礁溪的鄉間小路保有幾幢三合院,其中一戶飄來淡淡的咖啡香氣,引人循味探訪,只見門口掛著以爐灶的爐門製成的招牌,上頭深咖啡色的鐵鏽顯露歲月的磨蝕;推門而入,空間不算寬敞,布置和擺設卻散發熟悉親切的氛圍,彷彿此刻坐下來閒話家常是再平常不過的事。 高中即外出求學的Erica,在台北打拚幾年,心中仍掛念外公過世後便無人居住的三合院,且外公曾說過,希望有人搬回來住或翻修開餐廳,於是她在工作疲乏的情況下,決定回鄉完成身為長孫女的使命。 Erica說,老房子面臨地層下陷、牆面滲水、地板反潮的問題,因此花了將近1年裝修,除了因安全考量,屋頂不得不以鐵皮改建,內部結構皆維持原貌;拆下來的樑柱做成吧檯桌面,舊厝的木頭置物櫃、沙發椅、電視機、磅秤等,均做為店內擺飾,並以外公的名字「定邦」命名,還將木製托盤上外公的字跡轉印成名片,樣樣與回憶連結,構築出溫馨的懷舊感。 從沖泡咖啡、烘焙糕點到擺盤,全由Erica精心設計;為了替顧客的健康把關,許多食材都來自台中梨山的自家農場,如早午餐的有機蘿蔓、鹹派的香菇,以及製成飲料的南瓜、蘋果和水蜜桃等。 遠離城市的工作壓力,雖然仍需熬夜備料、費心經營,才得以實現外公的心願,然而在這小天地裡,有種種熟悉的事物相伴,卻讓她備感踏實。
 宜蘭蘭陽博物館以絕美身形矗立於水岸旁,白天黑夜各有不同風情,吸引許多藝術愛好者慕名而來。但近日,蘭陽博物館多了一個更吸引人的原因,那就是一樓近湖畔旁的空間、新開的「蘭舍歐式創意料理」。 令人眼睛一亮的空間設計,以宜蘭好山好水的大自然美景發想,使用天然木石建材及特製的優美造型桌椅,小巧的燈飾也是配合館內樑柱與窗外美景所設計,與館方本身風格強烈的金屬結構與大片玻璃帷幕相映成景。 「這是個世界級的建築物,值得以最好的餐點來相配!」談起第1次看見蘭陽博物館的感動,「蘭舍」執行長陳柏霖至今仍印象深刻。當他第1眼看見蘭陽博物館、由衷為它的美而震懾的同時,也暗暗下定決心要為它籌備一間跳脫常見經營模式的餐廳,希望大家來到博物館時,不僅可以看見它的美麗,也多一個在此吃得到、聞得到宜蘭在地好滋味的機會。 因此,「蘭舍」在餐點料理也下足了功夫,由擁有米其林星級餐廳經驗的主廚李奕瑋掌廚,透過高超的法式料理好手藝,將大溪漁港的新鮮漁獲、在地小農生產的食材,烹調出美味的星空晚餐。 以「輕柔」手法、小火輕煎的噶瑪蘭黑毛豬,呈現皮酥肉嫩的絕佳口感,果皮果肉分層熬煮的橙汁醬則帶出櫻桃鴨獨有的細膩風味,新鮮的鴻禧菇以精準火候料理出半生熟、散發濃郁的葷香,所有海陸食材的天然風味皆發揮至極致,再高檔的松露醬在旁都只是提味配角,絕對值得為了這樣的美食與美景夜訪宜蘭,體驗截然不同的蘭陽之美!木石建材與花卉交疊的設計,讓整體氛圍與蘭陽博物館的特色相當契合。
1 2 3 4 5 6 7 
人物焦點
陶喆唱歌思念淘氣老爸
內心充滿父親的影子 生離死別常常會讓人有所感悟。 去年陶大偉過世時,聽很多圈內人讚美陶喆,說他表現得很好,他以「淘氣轉身,幽默神隱」來形容陶爸過世,更是讓人動容。 時間是撫平傷口的良藥,但,時間也是思念的最佳催化劑。 好幾年沒有跟陶喆坐下來聊天,我們一坐下來聊,陶爸的話題占了大半。 陶喆並沒有說他有多想念陶爸,只是輕描淡寫的說道,他的靈魂裡面有很多他爸的影子,做很多事情會想到如果是老爸會怎麼想?他會怎麼做? 四年沒有出專輯,很多人問他怕不怕被歌迷遺忘了,怕不怕市場蕭條,他說還好老爸從小就告訴他,做人得失心不要那麼重,自己的東西、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比較重要,只要作品是好的,可以改變大環境,有好的影響,才是重點。 「麥可傑克森跟瑪丹娜也不可能永遠都是NO.1。」陶喆說得獎跟排行榜第一名那些都是假的,他不在乎專輯賣多少,在乎的是有沒有人從他的音樂中得到啟示。 基督教徒的他,特別舉了牧師傳道為例,說牧師在教會傳道,不管有一百個人或是一千人聽,只要有一個人得救就夠了,因為那一個人會再去散播種子,同樣地如果有一百個人在買專輯,他寧可只有兩個人買他的專輯,聽了他的專輯得到大啟示,而不要九十八個人買了專輯,可是卻聽過就忘記了。 陶喆一直都是那麼驕傲、自負,他的驕傲、自負來自於他的目標清楚跟高標準的自我要求。 這部分陶爸對他的影響很大,他從小跟著愛唱歌的陶爸唱歌,聽陶爸「小人物狂想曲」的小人物心聲,即使穿著拖鞋和舊褲,依舊滿腦子希望和幻想。 陶爸的言教身教,在他淘氣隱身後,讓陶喆記憶更鮮明。 陶喆說他老爸說到做到,從不買名牌,陶爸所有的名牌都是他買的。 我說那是陶爸命好,有他這個好兒子,陶喆笑了。
人物焦點
九把刀熱血戰鬥的試煉人生
理想,其實一直都在 「能讓我暫停寫作只有三件事:約會、遛狗、看電影。」一聊到電影,發現九把刀眼中彷彿燃起火光,他說:「除了電影人,我想沒有人比我更喜歡電影。」其實九把刀在當導演前,曾匿名擔任電影編劇,並寫了不少劇本。 然而看過九把刀的賣座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想必也會好奇他是否跟男主角「柯景騰」一樣幼稚?九把刀笑答:「創作本身就是需要年輕的心。」他不否認自己是幼稚的大男孩,但對於導演這條路,他卻說:「當導演真的太累了,導完下一部戲我就不再當導演,當監製就好。」九把刀希望能有新的人才投入電影行列,讓有熱情的人來導他寫的劇本。 只是成為暢銷作家與導演的他,卻對自己被說過於商業很不以為然。「一個人拿著吉他在地下道彈唱,你會對他的熱情跟理想而鼓掌;然而當他站上小巨蛋,卻又指著他的鼻子斥責理想淪為商業。但是在地下道彈唱,是站上小巨蛋的一個過程,他的理想一直都在。」 道出心裡話的九把刀,掏出他的手機打開APP程式,原來這是他協調三家出版社將他所有作品做成的電子書,只要用iPhone的人都能免費下載,且裡頭沒有任何廣告,這是他給那些未經他授權的小說APP一個教訓。九把刀不僅花錢製作電子書,每年還付50萬元的上架費,他自豪的拿起手機說:「誰說我商業,這個就是我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