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味生活
不良少年週記:我可能不會跨年
不良少年週記 人生中第一次跨年我還記得:當時仍是小學生的我睡在親戚家,睡夢中隱約聽到電視裡面傳來「繞著地球跑」的李秀媛小姐的聲音,她高亢地帶領著大家倒數著:「五、四、三、二、一!新年快樂!」用我的邏輯來推算,當時應該是一九九〇年跨到一九九一年的那一刻。  人生中另一次跨年我也記得:我搭上返鄉列車,正準備要回老家迎接新年,卻在火車上看著大家突然倒數起來,當時正好是一九九九年跨到二〇〇〇年,如此偉大的歷史性時刻,我卻從這輛平凡的莒光號列車上麻木地開始了,不禁悲從中來,懊悔地想哭。  面對時光飛逝和年歲增長這件事,每個人都會變得異常感性,於是過年過節總是不免俗地得做一些儀式性的事情來慶祝。年紀越大,越相信這樣的跨年儀式之於平凡人生的重要性。從前不屑於台北101的煙火,甚至痛恨這棟建築所隱含的霸道意義,總希望它有天能消失在我的人生背景,如今卻每年開始期待今年的煙火將會多麼地俗豔和煽情。  跨年夜也養成習慣打開電視觀看NHK紅白歌唱大賽,想知道小林幸子今年又要玩什麼把戲,服裝究竟會多麼華麗。事實證明了人生果然無常,小林幸子已經連續兩年被NHK設為拒絕往來戶,雖然那終究是別人家的事,卻讓我有種莫名失落感。  我腦中妄想過許多沒實現過的夢幻跨年方式,例如在某個東南亞海灘的滿月派對裡,穿海灘褲喝著啤酒跨年,或是在京都的寺廟裡,和一群人一起參拜敲鐘,迎接充滿朝氣與禪意的新年⋯⋯這樣的心願從來沒有實現過,每年總是很平淡地任由時間悄悄過去。
人物焦點
型男義剪團 巧手剪集每一份愛心
行遍天下, 無為而大, 為者常成, 不知不識 「全體同學,現在到操場集合!有一群來自台北的設計師,要來幫大家免費剪頭髮了。」 台東蘭嶼的朗島國小內,正透過廣播放送著這特別的指令,那時約莫是2011年的11月,天氣晴朗無雲。 行者之一的Seven說,在台北知名的高級髮廊工作了八年,服務過大小明星,做過各種電影、平面造型,但卻越來越覺得像個弄臣,為了找回當初工作的熱忱,利用休假找了幾個有志一同的設計師,隨便選了敦南誠品的門口為起點,沿路找人剪髮募款,當天晚上直接將所有募款金額送至育幼院。之後又透過友人引領,到台東為孩童、老人居民義剪,不過是一天來回的活動,隔天他們卻決定辭去原本的工作,組成了這個團隊─ ─「行者」。「行遍天下,無為而大,為者常成,不知不識」是「行者」精神,聽起來有點玄,但要解釋其實很簡單,另一位設計師BLUE表示:「說什麼夢想、堅持都太矯情,與其抱怨社會上看不慣的人事物,不如身體力行,讓自己生處的年代成為自己理想的樣子。而我的專長和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剪髮,就從這裡開始。」 陸續到偏遠地區為孩子與老人家免費剪髮,並不是覺得他們弱勢,而是希望讓這些人「接觸到不同的世界。」另一位設計師Xenter回憶好幾次去小學義剪的情形,忍不住大笑:「幫小朋友剪,會越剪越失控,他們天真的會想要剪個飛魚、百步蛇在頭上;成績不好的,還想剪個優或甲上字樣,在在考驗我們的技術。但每每看著他們純真的笑容,摸著新髮型靦腆說謝謝時,才讓我感受到什麼是真正的快樂,也或許我才是被他們幫助的人!」 Seven補充表示,行者另一方面的義剪活動是跟不同的團隊合作,替路人剪髮後,讓路人自由樂捐,所有收入再由該合作單位轉捐給公益團體。Seven特別注重跟師範體系的大專院校合作,因為透過未來的老師,感受行者公益互助的理念,才是真正從教育下手。 看著一張張記錄「行者」到各地義剪的照片,有專注、有滿足、有欣喜、有愛。這五位過去幫明星做個髮型都萬元起跳的帥氣設計師,透過一卡皮箱,找到了讓生命更美好的動力。 理由很簡單:「我們只是幫助你,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然後一直傳遞下去⋯⋯。」行者異口同聲的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