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人物焦點
東方女性侯幸君 撐起西方藝術一片天
 有「梵谷的傳人」之稱的藝術家陳錦芳,14歲看到梵谷的畫深受感動,便立志到巴黎當畫家,不但創立了「新意象派」,藝術理論也被編入世界藝術史教科書中,然而,他的種種成就都少不了侯幸君這位「幕後推手」。 在侯幸君6月出版的新書《牽手藝情擁抱世界》中,將她與陳錦芳在巴黎相戀、結婚,共同在歐、亞、美三大洲及國際藝壇上的心路歷程娓娓道來。同時身兼陳錦芳的太太、孩子的母親、藝術經紀人、美術館館長、基金會執行長等職,侯幸君坦言,不少人會認為她一直以來只為陳錦芳而活,終其一身在「幫」丈夫工作,但她可不這麼認為。 「這是我的專業,也是我的事業!」看似全心「為丈夫工作」的過程中,其實就是侯幸君實踐自我的方式,她把自己當作是專業的藝術經理人,從一個公關、行銷的門外漢,一步一腳印地建立起自己的藝術版圖,尤其是東方人在西方藝術圈要打下一片天地更是不容易,「當時沒有東方人活躍於現代藝術經紀領域,幾乎是孤軍奮戰。」 但一開始的困難並沒有打倒她,即便遇到種族歧視,她仍堅持將陳錦芳推廣到37個國家、300多本教科書及藝術雜誌上,甚至一起參與世界領袖會議、陳錦芳榮任聯合國的文化大使等,最後她得到一個結論:「其實要讓西方人信服並不難,就是拿出你的專業。」有次,一位黑人女性編輯看了陳錦芳的作品後,感動地對他們說:「Keep up(繼續加油)!」這句話一直牢牢記在侯幸君的心裡。 侯幸君將自己的成果歸功於台灣人那股「不能輸」的硬頸精神,遇到困難、解決困難,「把自己丟在大海裡,找到游出來的方法」,而女性特有的敏感和柔軟則是她在藝術圈打拚的武器。陳錦芳在1975年為侯幸君留下的美麗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