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焦點
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 無國界的愛灌溉台灣
一口水的承諾 「要建造橋梁,就要建造出讓人們可以安心走的橋梁。」因為老師廣井勇的一句話,西元1910年夏天,東京帝國大學甫畢業的八田與一渡海來到台灣,首次參與規畫設計的桃園大圳獲得肯定後,接著下來便是困難度比桃園大圳高出至少5倍的嘉南大圳建設。 對八田與一多有研究的文化工作者陳正美透露,當年八田在炙熱的台南進行田野調查,隨身帶的水喝光了,八田到一戶農家要水,農婦回答:「要等等,挑水還沒回來。」這一等等了約1小時。八田很納悶:「這附近沒有井水嗎?」農婦說:「平常有井水,但今年乾旱,必須來回一趟要4、5個鐘頭到曾文溪挑水。」震驚之餘,他當時對婦人許下「將來我一定要讓水流到你家門口」的承諾。因為這件事,嘉南大圳開始在他心中生根,從提案開始,歷經波折,幸好因為他的執著與長官支持,終於如期動工。 那一年,八田年僅31歲。 工作時的八田,嚴謹且凡事事必躬親,陳正美說:「八田一天幾乎睡不到4小時。」當時建設水庫的經費大多來自居民的稅收,八田將債期無限延長,減輕居民賦稅之苦,陳正美強調:「八田當時便有農有、農治、農享的理念,極具遠見,也足以看出他的偉大胸襟。」除了是位具遠見的工作狂外,八田同時也是位仁慈的上司、疼愛妻子的好丈夫。曾是八田與一部屬的陳彩宮,提及當時生活依舊相當緬懷,他說:「八田技師在宿舍區設立俱樂部,其中有撞球、麻將等休閒娛樂活動,網球場上的露天電影則每兩週播放一次,偶爾會有馬戲團表演,好不熱鬧!」(圖片提供/觀光局西拉雅風管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