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焦點
文學家 向陽
 取了一個和煦溫暖的筆名,教人以為向陽偏愛朗朗晴天,沒想到故鄉的雨下著下著便下到了心底,成了他懷想童年的連結,也成了多篇詩作、散文的創作關鍵。最早以雨為題的創作,可說是20歲寫的《雨聲》,詩人以多次的「淅淅瀝瀝」表其聲,也藉由「雨」將時間、歲月更迭的無奈帶出,是篇雨中回憶童年之作。 當時的向陽已離開鹿谷,並租屋在台北華岡。向陽說華岡的雨又大又急,而他就在雨夜寫詩,一首一首地寫;他也讀詩,讀西方哲學、文學經典,雨有多大,他便有多大的意志,彷彿和雨競賽。 如今面對下雨時的心境呢?詩人笑著說:「我現在是老僧入定了。」現在面對落雨,他便一派優閒地走到書房,選一本書,拉張椅子,坐在落地窗前,在燈下讀起書。「外面的雨聲,此時好像在伴奏,彷彿陪我走入閱讀情境,抬起頭來時……,啊……我高中時候還住在溪頭,4樓的書房看出去,正對著鳳凰山,妳知道鳳凰山嗎?那是鹿谷很重要的山……。」明明還述說著當下,卻又在半路上逕自走向回返童年的路徑,也無怪乎他這麼說雨,「雨會帶來很多東西,會將你記憶中最鮮明的那刻召喚出來。」雨與童年相互纏繞,看似兩件獨立之事,細細爬梳才發現早已密不可分。 喜歡雨,或許又和向陽的人生態度有關,他笑說,太陽出來當然也很好,一切萬物明亮,心情舒暢,但不可能每天都有陽光,「雨,不過是陽光的另一面而已。」這樣看雨,如同看著人生路上的泥濘、凹陷、煩心事,它們都會發生,我們都得面對,與其備感困擾,不如接受擁抱。畢竟「這就是人生啊!」樂天的詩人呵呵笑著,隨口又哼唱了幾句關於雨天的歌。書、茶、鋼筆,是向陽無論晴天雨天,都必備的創作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