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焦點
陳明章愛音樂,跨界不設限
不求速成,享受創作的快樂 在北投長大的陳明章,從小就被阿公帶著四處去看歌仔戲、布袋戲,在南北管音樂和北投那卡西音樂的薰陶下,對他後來的音樂之路有著深遠的影響。早年因為導演侯孝賢邀約,一腳踏入電影配樂,後來又為好朋友兼好鄰居的導演林正盛,製作了多張電影配樂專輯。 比起製作歌手唱片,還是喜歡做電影配樂的陳明章說:「電影配樂發揮空間大,加上與電影的相輔相成,電影配樂的生命週期會比流行專輯還要長上許多。」創作音樂,陳明章從不求速成,他在意的是在創作過程中所帶給他的快樂,不必先去預設結果如何,就像是他在電影原聲帶裡「一條路一直走」的歌詞一樣,「我只知道一條路一直走,憨憨走,直直走,走久就會通了啊!」 除了製作專輯,陳明章近年來也投注心力進行月琴推廣,這個極具台灣味的樂器是他創作台灣音樂的秘密武器,他不看樂譜也無需歌詞,瀟灑撥弄一下琴弦,就是令人驚豔的台灣民謠。當年已然成名的他還特地跑到南部,向月琴國寶老師朱丁順學琴;而現在的陳明章則是以傳承月琴為己任,在台北創立了「明章講堂」開班授課,不過他俏皮地說,要由他本人親授可沒這麼簡單,至少要得先和他的種子教師們上個兩三年後,才有機會成為他的入門弟子。由於深愛台灣土地,陳明章選擇用音樂反對核四。(圖片/本報資料照)
人物焦點
奇幻靈感來敲門 日本作家萬城目學
沒想到......台灣真讓人印象深刻! 不甘於被一種風格囿限的萬城目學,在創作《豐臣公主》時,因裡頭帶到大阪城等歷史建築,因此搜尋不少相關資料,也在一位相熟的編輯提議下,欣然應允與另一位作家門井慶喜投入日本近代建築的故事挖掘,由於書中鎖定明治時期至二次大戰結束、由日本人建造的建築,而曾歷經日本殖民的台灣,也保存了不少類似建築,因此寫作計畫也延展到了台灣。 萬城目學為此來台取材,他走訪總統府、新竹火車站、自來水博物館等地,其中自來水博物館讓他印象特別深刻,「沒想到富麗堂皇的建築中,竟然還放了各種造型的遊樂設施,因為在日本通常不會把歷史建築遊樂園化,這種反差非常有趣。」 但他對台灣的觀察還不只於此,相較於較無夜間娛樂的日本,萬城目學很羨慕台灣有二十四小時開放的書店,他造訪誠品敦南店時就驚訝發現,有不少人席地而坐在看書,「但對拘謹的日本人來說不會被允許,還可能被說擋住通道(笑)。」 身為一個小說家,萬城目學很喜歡透過各種觀察了解當地,由此還衍生出小小怪癖,例如在異國看電視,他喜歡拿著遙控器從第一台到最後一台快速按轉一圈,或是看到當地的百貨公司,內心就會湧起一股衝動,想立刻衝到最高層、再一層一層逛下來,藉此了解該地流行文化,「但我真的不覺得這樣很怪。」他認真點頭。據說萬城目學來台灣想喝珍珠奶茶,採訪時攝影記者順勢送上一杯,讓他相當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