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圍剿,讓他一夜長大 兩年前,劉子千唱了爸爸劉家昌的作品「唸你」,讓他一夕成名,也讓他一夜長大。 當時網路上對劉子千扁平的唱腔惡評如潮,卻不知道一心想當創作歌手的劉子千,進錄音室配唱爸爸的作品,原只是為了讓爸爸開心,沒想到爸爸把他錄好的歌曲拿出來發行,更沒有想到「唸你」這首歌的錄音會出狀況,意外讓他的唱腔變得很扁平,引來各界的關注。 一向活在劉家昌和甄珍羽翼下,備受保護的他,終於得自己站出來面對外界的評論,從罵聲中去找回掌聲。 劉子千說,「感動」那一張專輯發行後,他從香港回來上電台通告,一到電台就有很多人要跟他拍照,當時他還心想「太棒了,紅了!紅了!」結果回家打開電腦才發現網路全都在罵他,而隔天就是他的專輯記者會。 沒有經歷過被網友圍剿的人,很難體會那種排山倒海的壓力,開記者會的前一晚成為劉子千人生最煎熬的一夜。 發著高燒的他一度想以生病為理由落跑,一走了之,朋友說他這麼做很遜,激得他只好硬著頭皮應戰。 那一夜,劉子千幾乎沒有睡,一直在YouTube搜尋好萊塢明星接受媒體採訪時的應答影片,一遍又一遍的做功課,宛如電影「功夫」裡的周星馳被打得遍體鱗傷之後,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脈,一夜練功,讓他血液裡的演藝因子碰一聲被打開來了。 第二天記者會上,劉子千應對不卑不亢,進退得宜,通過媒體的考驗,也讓他找到自信,自此脫胎換骨。
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 一晃眼,「老蕭」蕭敬騰都出道五年了。 不過他還是很年輕,出道五年,也才二十五歲,而且不管是二十歲剛出道,還是二十五歲的現在,他的個性都一樣沈穩。 說他個性沈穩,是因為星光幫正熱時,唱片公司搶著簽人,楊宗緯鬧出了合約糾紛,才二十歲的老蕭,雖然也面臨了爸爸對他的經紀人Summer有意見,但他卻沈穩的選擇相信專業。 如今五年過去,蕭敬騰成為媒體口中的星光幫吸金王,五年賺了七億,不論七億之說是真是假,他名利雙收的成績有目共睹,也證實他當年沒有選擇高額簽約金,而是選擇一個理解他的經紀人的決定沒有錯。 「我要賺錢,要有能力,才有多的東西給別人。譬如我每天需要一百塊,當我能賺到兩百塊的時候,就可以捐五十塊出去,五十塊存起來,所以我要不斷地充實自己。」老蕭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他就是一個唱歌的人,他想賺更多錢讓家人過好日子,也想賺更多錢貢獻出去。 對於很多年輕人羨慕他年紀輕輕就可以賺上億!老蕭很樂於成為年輕人的榜樣,但他也提醒年輕朋友不要羨慕別人,不要有那麼多的自尊跟抱怨,像他十五歲就自己賺錢,在餐廳駐唱的時候,他曾經一個月只賺兩百塊(因為遲到一個班要扣四個班的錢),也曾經一個月賺十幾萬,但如果沒有經歷過一個月賺兩百塊的日子,就不會有今天的蕭敬騰,這些都是必經的過程。 二十五歲的蕭敬騰名利雙收,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對於那些還沒有能力去關懷別人的人,沒關係,就如同蕭敬騰說的,你只要照顧好自己,不要帶給家人麻煩,不要成為社會的負擔就好了!
 去年翁立友舉辦個人演唱會時,就有人問我為什麼蔡小虎不辦演唱會?因為翁立友能夠踏進歌壇出唱片,全靠蔡小虎牽成,怎麼翁立友都開演唱會了,蔡小虎還惦惦沒開演唱會的動作。 直到前不久,蔡小虎宣布九月二十一日在小巨蛋舉辦「眾星拱月」演唱會,成為第一位在小巨蛋舉辦個人演唱會的台語男歌手,我才恍然大悟原來蔡小虎不是惦惦不辦演唱會,而是野心更大,一辦演唱會就要挑戰最大場地小巨蛋。 這就是蔡小虎的個性,他不與人爭名利,但對自己的歌聲自信而自負,半點兒也不肯妥協。 蔡小虎笑說,我怎麼這麼了解他,他肯定就是我口中的這種人,對自己的歌聲充滿自信,很多歌手急著開演唱會,他不願意盲目的跟隨潮流,要辦就要辦最大的,要等人家來找他開演唱會,他開出的條件要人家全都配合。 我問他開的是什麼條件?他說演唱會要有日本紅白對抗的大場面,服裝、舞台也都要有不同的變化。 從幼稚園開始愛唱歌,蔡小虎對日本歌有一份特別的迷戀。 「我很迷日本歌,像我很喜歡北島三郎、美空雲雀特殊的歌唱技巧,我可以每天邊賣豬肉,邊重複聽他們的歌,學他們的歌唱技巧。」一講到日本歌,蔡小虎整個人都活了起來,瞇著眼睛陶醉地說,他為了學唱日本歌,從五十音開始學起,一個字一個字的拼歌詞、背歌詞,無師自通到會講日語,學會幾百首日本歌。 一般人聽日本演歌是娛樂,蔡小虎除了欣賞日本演歌的美,也從中汲取日本演歌的精髓與歌唱技巧,內化成他的歌唱功力,使得他的歌聲在台語歌壇獨樹一格。
從未想過走上歌手路 如果沒有當歌手,小宇想當唱片公司的企畫,幫歌手塑造形象。 不過如果小宇當唱片企畫,看到他自己,他很坦白的說他不會做,因為外表的第一印象很重要,他的外型不夠好,連他對自己都沒有太大的感覺,不會做這樣的歌手。 我想小宇的心態也是很多人的心態。 大多數人都喜歡美女、帥哥,喜歡美的人事物,但月有陰晴圓缺,這世間有美,就有醜,有好,就有壞,有對比才有差異,有差異才有愛恨情仇,才有故事。 乍看之下,老天很不公平,但老天也很公平,沒有給你出色的外表,卻賦予給你其他的才能。 就像小宇不夠高不夠帥,卻才華洋溢,唱功出色,所以即使他只想當一位全才的幕後製作人,從來沒有想過要當歌手,唱片公司卻相信他可以唱出一片天,支持他走到幕前當歌手。 一般人是懷抱星夢,遍尋不著圓夢的途徑,小宇卻是抗拒了一、兩年後,終於想通了,大家都這麼幫他,如果他再不跨出那一步就對不起別人,他才正式當了歌手。 也許因為出道之前就曾掙扎、深思過,我發現小宇對幕前的成績很隨緣,他總說:「喜歡我的音樂的人就喜歡,不喜歡也沒有關係,做音樂是為了自己喜歡,分享給同好。」 因為包括他自己都有這種的經驗,「看到這個人長得還好,他的音樂我也不會太有興趣,長得很帥,就會去聽一下。」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這幾年小宇交出來的歌唱成績單,圈內人的肯定遠勝過歌迷的喝采,這樣的狀況,並沒有讓小宇因而感到失落。
用真實的自己 面對愛情曲折 王心凌不像賭徒,卻為了愛情,義無反顧的豪賭。 她和姚元浩跨年在家裡甜蜜相擁看煙火,被媒體捕捉到畫面,成為今年初影劇圈第一對公開戀情的藝人。 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理當受祝福,可是因為她和姚元浩之間,還夾了一位姚元浩的前女友隋棠,三個人都是藝人,這段感情的八卦指數原本就高,加上隋棠在「犀利人妻」中的愛情受害者形象深植人心,戲劇的渲染力也從螢光幕前延伸到螢光幕後。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愛情沒有是非對錯,只有愛與不愛,而愛與不愛只有當事人心知肚明,但尋常的相愛不過是一則平凡愛情,高潮迭起的三角關係才有戲劇性,才叫人津津樂道,於是王心凌在這場戲碼中被編派成了第三者。 偶像藝人變成了第三者,不管這第三者是真是假,勢必都得付出代價,王心凌不顧一切的豪賭,顯露了她對愛情的執著與真心。 王心凌說,不管外界怎麼傳,她很清楚自己在這段感情中的角色,她曾經被第三者狠狠傷過,不可能去當第三者,很多事情她不知道該怎麼講,只能說她一直都很真實。 和姚元浩從朋友增溫變情人,面對情人和前女友舊情復燃,選擇退回做朋友,然後當情人整理清楚自己的感情,重新追求時,她選擇了真實的面對自己的真心,真實的面對愛情的曲曲折折。
歌聲中住著老靈魂 王若琳是一個看似文靜,其實自尊心很強的怪怪女生。 她第一次上我的網路節目「如虹音樂會」時,才20歲卻有著超齡的成熟外表,文文靜靜的不多話,看起來沒什麼個性,但抱起吉他自彈自唱,歌聲卻讓人為之傾倒。 她的歌聲就好像一個老靈魂在你耳畔低吟著一個又一個故事,感動就這麼自然的沁入人心裡。 一般歌手出片都忙著打歌,王若琳卻表明要聽她唱歌可以,但她不接受點歌,拿出她寫歌的創作手稿,隨興一翻,然後率性地把鞋子脫了,就唱起還沒有發表過的作品,而且一首接一首,讓我很驚訝她如此大方分享她的創作。 後來我才知道,王若琳不接受點歌,是她的消極抵抗,抵抗唱片公司逼她唱不喜歡的歌,抵抗唱片公司找人幫她填詞,不准她為自己的創作寫詞。 事隔五年,王若琳提起第一張專輯仍難掩受創的心情說,「沒有人了解那一段,我的人生是多麼的難過。」 其實王若琳第一張專輯市場反應很好,她那低沈、有靈魂的歌聲令大家驚豔,她卻完全不領情,甚至憎恨那張專輯,窄化了她的形象。 「沒有人會期待我做的任何事情,譬如我平常的個性,我跟朋友在一起是什麼樣子?我是一個愛說笑話的人,我是一個愛打電動的人,我是一個很男性化的人,我是一個很愛作音樂的人,這些東西是如此真誠的我,但大家只把我投射成他們想要看到的人,完全否認我成長的一切,否定我的人生,只為了去填補一個市場的空缺,那很不公平。」王若琳一口氣講完,染成金色的頭髮在春日的陽光下,彷彿一頭憤怒女獅子對著無視於她存在的人咆哮。
自律,站穩人生的高點 周杰倫一向不太多談感情生活,媒體幫他找到了很多J女郎,他卻說自己出道十二年來算是自律甚嚴,無論是MV或是電影,他很少跟女主角有親熱戲。 「因為我是導演,如果我選女主角,感覺好像我在選妃一樣,不太好,所以這次拍電影『天台』,女主角就讓監製去選。」周杰倫說,當初和桂綸鎂拍「不能說的秘密」的吻戲時,他考慮了很久,因為劇情需要,最後他才決定豁出去拍了,不過就點到為止,拍「晴天」MV也只跟女主角輕輕碰了一下,他越想越自豪,忍不住問我說:「如虹姐妳想想,台灣有沒有哪一個男演員,出道十二年沒有拍過舌吻的戲,沒有吧!」 咿!好像還真想不出來。原來周杰倫這方面還挺自愛保守的。 周杰倫演藝事業走紅靠的全是創作跟實力,他的音樂風格鮮明,總能掌握時代的脈動,無論是「雙截棍」、「千里之外」、「牛仔很忙」、「稻香」,還是新專輯的「公公偏頭痛」都成功地創造了話題;他也透過音樂傳達孝道,以媽媽的名字「葉惠美」為專輯命名,寫了 「聽媽媽的話」,影響無數年輕歌迷。 一路站在浪頭上,看著後浪推前浪,壓力也是外界難以想像的。 尤其周杰倫還身為杰威爾唱片的老闆之一,杰威爾有三十位員工,加上辦演唱會的工作人員一共近百位,全都靠他養,他不繼續前進,不往前衝都不行。 我很好奇他回頭看自己這一路走來有什麼心得,周杰倫沒有多想就回答:「做得很好,周式企業還滿成功的!」 噗!這就是周杰倫,不會來那一套拐彎抹角的表面功夫,也許有人說他很屌、自以為是,但其實這也正是他真性情可愛的地方。
重視過程 才能樂在其中 最近有同事跟我說:「如虹,妳可不可以問妳的逗陣ㄟ,她唱的電視劇『鎖夢樓』主題曲哪裡可以買到,那首歌好好聽哦!」 同事口中的「我的逗陣ㄟ」其實說的是我的好姊妹江淑娜,淑娜唱歌雖然沒能像「二姊」江蕙拿下一座又一座的金曲獎,但她的歌聲渲染力十足,國台語雙聲,我曾經好愛她唱的「庭院深深」,常常不自覺會哼起這首歌,而且她主持、演戲樣樣精通,每次看她演戲,我都忍不住要稱讚她:「淑娜妳真的演什麼像什麼,好厲害!」 面對讚美,淑娜總是哈哈大笑,她那鈴鐺式的招牌笑聲,豪氣十足,頗有她在電影「逗陣ㄟ」海報中手拿鍋子、腳踏足球的架式。 不過真正認識淑娜之後,會發現她外表的豪氣爽朗,其實只是虛張聲勢,習慣性的炒熱氣氛、討好大家,童年看人臉色、苦情的走唱生涯,深深烙印在她的腦海裡,即使她早已是家喻戶曉的大明星、金鐘主持人,那份不安全感偶爾還是會跑出來搗蛋一下。 淑娜承認她以前有嚴重憂鬱症,演藝事業得失心很重,希望每件事情都表現得很好,給自己很大的壓力,身體也很差,長期胃食道逆流加上幽門螺旋桿菌,每天吃一堆西藥,吃藥吃到會恐慌,很怕就這麼死掉,又不知道人死了會去哪裡?然後面對外界還要強顏歡笑,爽朗笑聲底下的她,其實過得很不快樂! 螢光幕前與螢光幕後的人生難免有落差,如何找到平衡點,找到真正的快樂,必須靠個人去體會,開悟。 這幾年淑娜開始禪修,從禪修中找到了清淨安定的力量。 她常跟我分享禪修的快樂!告訴我,禪修改變了她的人生觀,她從來沒有這麼愛工作,以前唱歌、演戲、主持著重的都是結果,得失心很重,現在結果對她來說並不重要,她重視的是過程,在工作的過程中找到滿足與快樂。
際遇大起大落 其實人都會隨著年紀、工作際遇、生活環境或多或少有些改變,改變有好有壞,有時候回頭自我檢視一下,會更能掌握改變中的自己。 小范就很了解自己的改變,這改變跟他演了「海角七號」的阿嘉有很大的關係。 他說他在演「海角七號」裡的阿嘉之前,情況就跟阿嘉一樣是一個不行的人。 不過他比電影中的阿嘉幸運多了,本來已打算放棄演藝工作,沒想到碰到了拍「海角七號」的機會,「海角七號」票房熱賣五億,他不但在演藝圈留下來了,還在小巨蛋開了演唱會。 人生的際遇有時比電影還戲劇性,小范因為「海角七號」站到了潮頭上,但人生也如潮起潮落,「海角七號」的熱潮退了之後,小范的演藝事業也回歸海平面,這幾年轉往中國拍戲,在台灣露面的機會並不多。 潮起潮落,站在浪頭上的時間有多長,除了實力之外,還得靠運氣。 小范很坦然地告訴我,不知道為什麼「海角七號」之後,台灣就沒有人再找他拍電影。 在台灣拍電影,演員的酬勞很有限,遠不及小范在中國拍戲賺人民幣,但聽得出來小范對台灣電影有一份感情,很想再投入,再一次感覺台灣電影的熱情。 雖然心裡難免有遺憾,小范卻也泰然處之。 他說很多事情本來就不可以預知,真的不用想太多,好好做,運氣好的話還會再起來,運氣不好也還是過很開心呀!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人物焦點
優雅的人生修行 坣娜
學習/忍住病痛「生命愈痛愈苦時,卻也最輝煌。」 我們常常看到別人光鮮亮麗的一面,羨慕別人所擁有的幸運。 其實在光鮮亮麗的背後,每個人都有不為人知的辛酸或是苦,那些辛酸和苦有些不能說,有些說了,別人也不見得能懂,只能自己消化。 認識坣娜20年了,知道她因為年輕時的一場車禍,造成軟骨粉碎,甚至內臟移位,身體狀況很不好,但我到最近才知道原來她後來淡出歌壇,是因為車禍後遺症腦鳴嚴重,唱3首歌就聽不到自己的聲音,而且連麥克風都握不住,才不得不淡出歌壇養病。 「妳不知道那時我進錄音室配唱妳寫的歌有多辛苦。」坣娜說,那時候她從來沒有告訴人家她的身體狀況有多糟,因為那一場車禍她只是額頭縫了幾針,好像就沒事了,後來才發現她的身體整個歪掉,軟骨粉碎,她只要唱超過3首歌,頭部就嗡嗡作響,完全聽不到聲音,也記不住歌詞,然後手慢慢變沒力,最後必須用雙手拿麥克風才拿得住。 我曾經幫坣娜寫過《你從來不懂》跟《一廂情願》2首歌,見證了坣娜歌唱事業最輝煌的時期,看著優雅美麗的她,唱出那麼多女人的心聲,卻沒有聽到她唱過自己的心聲,只是一直忍著痛。 回頭看那段最痛苦的日子,坣娜也只是用雲淡風輕的口吻說:「我的生命在愈痛愈苦的時候,卻是歌唱表演最輝煌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