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無數次的練習,我現在已經可以有點自然地叫公婆爸爸媽媽了,雖然是只有一點無法全然,但這關都突破了,感覺世上沒什麼事兒難得倒我吧(明明大家都叫啊!我邀什麼功),只是有件事我至今無法習慣,就是結婚後需要把別人家當自己家這件事。 實不相瞞,每次回公婆家我都十分矮油,就覺得待在房裡也不是,坐在客廳也不自在,在惱公家我就是沒根的浮萍,超沒歸屬感的啊。不習慣就算了,這是我自己的心魔,我試過再怎麼努力想忘卻那種疏離感,都還是會忍不住有種入侵別人家的港覺,畢竟那是人家家啊,人家在裡面照著自己的意思,住得舒舒服服的,突然有個外人闖入,本來住裡面的人也覺得不方便吧。比如說我就在屬於兄嫂樓層的廁所拾獲一枚蕾絲小褲(好啦我沒拾),沒想到嫂嫂嫻靜的外表下竟有這麼狂野的內在,許是身為職業婦女回家還要帶小孩,所以才會穿這樣只有網沒有布的乃口,圖一個一洗馬上就會乾的效率吧(幹嘛猜這個呢);透明褲的驚魂還未定呢,隔天坐在沙發上就發現我身旁坐著一付不辣甲,雖然內衣褲東丟西放有點羞,但這是人家家咩,亂放東西也很自然,是我不該坐在裡面啊。 擔藍凡事有來必有往,我會入侵人家家,人家也會入侵到我家,誰叫結婚讓我們成為了一家(搭肩搖)。其實婚前公公就約親戚來參觀我家過,那時我覺得好納悶,溫刀這麼小,幹嘛約一堆人來導覽(羞)。而就在剛剛老公也帶他哥回來了,是無預警地帶上,殺我一個措手不及,剛好明哪載有拍照工作,我攤了一個行李箱在客廳,惱公隨口解釋說我明天要加班,這是工作要用的,可是(停崸),行李上面浮著一朵nubra啊啊啊(抱頭),哥哥並不知道在下身為暢銷女作家(撥劉海)這個隱藏身分,想必正在思考著我一介會計小姐加班為什麼要用nubra吧,是要去演蚌精嗎?(那殼也太小)還是要頂在頭上演沙悟淨呢(不要再想惹~~~)(搖自己肩膀);友人叫我不要憂心,哥哥或許會以為那是海蜇皮,可加班為什麼要帶海蜇皮,為什麼(抱頭)?我讓哥哥瞧見我的nubra,我不想活了啊啊啊~~~(滿地打滾) 
 最近和家人進行了一趟峇里島之旅,出發前看當地溫度好像還沒台北熱呢,應該挺得過,但其實在台北時,我天天都待在四季如春的公司,對熱哪有感覺?到了那才知即便溫度沒台北高,可人是待在戶外的,實在好曬,一吃門就有中痧感,難怪所有去峇里島的人都說一定要一直按摩做spa,其實是不想出去曝曬吧。 有天我在飯店百無聊賴就去spa間參考了一下,本來陪我諮詢完老公就要回房了,但他發現按摩師是個男的,整個慌起來,一直想要留下來在旁邊盯著看,因為他受不鳥老婆裸體被人按,這人也實在太不大器了吧!其實在下也不是說個性有多奔放,但總覺得面對醫師啊、按摩師啊,這類「師」字輩的人,給他們看一下身體應該無妨。(可老師不行哦,各位學生,如果老師想看你的孫體記得要說不!)而且不是我在說,該名按摩師實在太專業,我個人只穿了一條紙內褲、身上蓋了一塊布,但無論他怎麼拉我的手、轉我的腿,兩點和蓋邊都不會晾在外面。有一招很帥,就是我人躺著,他要用油推我的胃部,此時身上的那塊布要怎麼擺?不是露上面就是露下面啊,結果他拿了一條摺成長方形的毛巾蓋住我的奶,再把身上的布往下拉到腰,先推一下胃再來按前胸,有感覺到他手法很小心,盡量不讓客人感到不酥湖,無奈就算他再怎麼閃避多少還是會碰到奶,誰叫本人胸部的幅員很遼闊(不是說它大,而是因為欠管理,所以它們老是四處流竄,像義和團的拳民一樣),就算按腋下其實那裡還是奶啊,只是頭不在那而已,幸好老公沒在旁監視,不然八成要發火了吧。
 有天友人在FB問有沒有人要某種食品,因為她老公在賣場試吃到,覺得好吃就買了一箱回家,之後卻再也沒動過,我個人研判是必須把試吃攤的員工一起帶回家才會想吃吧,不然要在家自己做,誰會想煮呢?囊道不懂試吃的東西,好吃就在於不用自己動手做嗎?由於剩了一堆實在浪費,所以才問有沒有人要,寧可送人也不做給惱公吃,不是我在說,這就是為人妻最正確的態度啊(按讚)。 其實看到此案在下相當寬慰,這意味著不只我老公有此症頭,原來全天下老公都有這個進桃啊(也才兩個)。有個禮拜六趁我不在,惱公偷偷買了兩種水果回家,而且是我不吃的兩種,這就是他要自己處理的意思吧,但惱公這種生物就是不叫他,他不會動一下啊,於是水果就靜靜地躺在冰箱裡,每天提醒他要吃,他都說好,可下班回家檢查冰箱,它們依舊在那兒,奇怪了,婚前不是這樣的啊,他還會主動削水果給我吃呢,對男能來說,女友的話是金科玉律,而老婆的話呢,我猜是耳邊風吧,咻~就過去了,只有鬢毛被拂動了一下,這是什麼呢?這就是婚姻啊。最終在禮拜四,老大爺洗了一種吃了,可另一樣至截稿為止他還是沒動,已經放超過七天了啊!水果這種強調新鮮的東西可以放著不吃嗎?但要是為妻的凍北條去處理了,他就會養成亂買東西的習慣,反正家裡有人會幫他收尾嘛,所以不能讓他養成這種壞習慣,要讓他知道自己闖的禍自己解決,老公雖然是成年人,但個性就是臭小孩,要用教的啊。 好了,今天會披露這件事,是因為我發現惱公用講的都沒用,可一旦我把他的惡行公諸於世,他就會注意且嚴加改善,也就是說我會這樣公開講他壞話都是他逼我的(也就是縮我把這當我的家庭連絡簿就是,把全國市佔率最高的報紙當私人連絡簿,安捏干丟)。既然講了一個再講第二個好了。是說我買了麵包機後沉迷做麵包,有天老公吵著要買巧克力醬說要抹吐司,我說你不會用的啦,他信誓旦旦說一定會,他有多愛那醬,人生中吃掉好幾罐等等,於是那天我買了花生醬,他買了巧克力醬,到現在我那罐花生醬都吃完了,他的巧克力醬應該只在一開始用過幾次,一直在比一半多一點的地方,沒再下沉過。有天我忍不住問,為什麼不吃?不是很愛嗎?太太就是怕東西放到壞啊,沒想到他竟然跟我說,難道買了東西就一定要吃嗎?我心想那不然呢?敢情食品是觀世音菩薩,買來是要供著朽?最後希望外星人抓他去解剖,我真的想知道惱公在想什麼啊。
 都自己人在家就算了,有天有朋友要來我家烤肉,事前我就一直求她去穿條褲子,她縮人家還沒來不用緊詹,然後整個人種在沙發上不肯動,想去上廁所還會問我要不要抱她去,實在很想把她推到慈祐宮的香爐裡。賴著賴著朋友就來了,她縮她坐在沙發上不要動其實也看不到,然後就神秘地把T恤掀起一小角,亮出內褲上面的「Aloha」字樣,表示這有迎賓歡迎之意,就算被看到一點也不失禮、非常有人情味;而且她都破例穿三角褲了不是丁字褲,對於在家的她來說,布已經夠多了還想怎樣,最後只好丟抱枕到她身上把她的蹄埋起來,並請朋友挨著她坐,坐近一點比較不容易看到。好不容易她因為要出門,終於願意起身穿衣服時,我警告朋友千萬不要往她那邊看,因為她某請口,當她走上樓梯時友人縮這樣好危險,好容易看到令姊卡稱哪!我姊竟然還「巴古」下來說:「真的嗎?」真是位很喜歡散播屁股散播愛的女孩。 除了屁股肉大方送外,不穿奶罩也很惱人,就像變魔術一般,只要她一回到家也沒看她離開眾人視線哦,不久就會看到奶罩離開她的孫體披掛在沙發上。前幾天回家後我們要去巷口買滷味,她想跟著去挑但不肯穿上不辣甲,我想這在米國很平常,但在台灣的小鄉鎮激凸逛大街的女孩不多見,我只好走在她斜前方用手臂橫在她胸前,多少保護一下姊接的膩頗,不要讓它們輕易地被路人發現。 好家在她快要回去了,不然可能要買一小片毛玻璃天天幫她遮著,像深夜第四台的色情片一樣噴點霧,不然我家附近眷村的老杯杯們都要心臟病發了啊......。
 是說我以前從來沒認真思考過人生這種問題。比如在畢業前沒想過畢業後會變怎樣;在少女時沒想過成熟後會變怎樣;在婚前沒想過婚後會變怎樣。反正別人也都是這樣一步步地走下去啊,不過老實說,以上事件我都經歷過,還真不覺得跨過那條線後人生有差很多,除了婚後每天都想敲擊老公後腦有點不尋常外,其他的改變好像都沒什麼,完全不會讓我有「哪ㄟ差架追~」的感覺,但懷孕後我有感覺到人生路好像真的開始不一樣了。 我在公開有喜的前一週去了商業周刊,那次我記得是踩著高跟鞋拍照,對方叫我爬到桌子上取景,整個動作派,那時雖然有身了,但其實行動也不會不便,並不覺得這樣拍照有什麼困擾,直到公開有身後,有次去拍照,不過是走進攝影棚,所有工作人員一起在旁邊叮嚀「小心!小心!」東西都要幫我拿,穿高跟鞋拍照完還立刻把平底鞋放在我前面,要我換了再走動,我心想有沒有這樣誇沾啊∼但其實是有的,這樣想來世人知道我懷孕後,找我的採訪再也沒有跟工作或兩性有關的東西了,全變成媽媽寶包類,只不過是懷孕了,我一樣是OL,一樣是個女人啊!奇怪,怎麼別人看我的眼光也不同了捏∼囊道女人當了媽,人生真的有差這樣多?更可怕的是,我的朋友跟我說,當了媽之後所有的男人,就連老公看妳的眼光也不同了,妳再也不是個有性感魅力的女人,大家看妳就是個媽(除非妳是鍾麗緹啦),只能慶幸從未有人覺得我有性感魅力,所以應該不至於差那麼多吧,想來也是心酸哪(點假菸)。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