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我要進入主題也就是罵惱公了,外子工程師先生有天得意洋洋地跟我說他買了個東西,我一定很喜歡,老實說這話我聽過不少次但沒有期待過,因為答案都很爛,可這次不一樣,因為他買了一個可以在室內種菜的東西,他叫它垂直農場,一聽到農場二字我都倒退三步加國劇甩頭了,溫刀10坪大,你買個農場回來在家種菜,擺明就是要激怒我,沒有期待已經無法表達我的心意,我是頭殼起火了啊。更氣的是他是在美國一個集資網站買的,該網站是讓素人提出自己的點子跟網友集資,集到可以開生產線生產後東西才會到手,要是集不到你的錢就石沉大海惹,那天我聽到他在跟朋友聊天,才知道他有遇過錢匯過去結果募款失敗的東西,這另外有個樂趣就是可以看到網友在上面狂罵,也就是說他把錢匯過去毫無下文當做樂趣就是(開始磨刀)。我跟他鄭重地討論過此事,該名男子表示,身為正在創業的人,對幫助別人實踐夢想一事覺得非常有意義不拉不拉(下刪三萬字)(不是我故意不寫,是我根本沒聽他講話,這是什麼呢?這就是婚姻),這麼說來他也在上面買過特色是可以用四種格式顯示時間的手錶,這麼莫名的東西他也買,有這麼想幫別人圓夢嗎?重點是他還買了兩支說一支要送我,可我們兩人從來不戴錶的啊!! 夢想總是虛無的,男人為了圓自己的夢或支持別人的夢花的錢最後得到了什麼,還不如我們買個包包還能裝東西呢,好了不多說了,我現在要用我的高跟鞋去敲擊他後腦惹,你看我們女人買的東西是不是實用多了呢~
 最近開始涉獵一些婚紗照的事,至於是什麼原因,恕我不方便多說(這一講大家更想問了吧),回想起幾個月前陪友人克萊兒去挑禮服,想想還真是件麻煩事。 禮服間裡衣服一條條地掛在那,因為白白蓬蓬的看起來都差不多,然後有拍照服和婚宴服和送客服和敬酒服和晚禮服,差別不知在哪,名堂五告追ㄟ!但不能跨區挑選,要在一片白茫茫的禮服海裡挑已經很頭痛了,據說拍前還要跟攝影師溝通,我想說有什麼好講的呢?克萊兒說有喏,要想好自己喜歡什麼風格,想好要去哪裡拍,是山上或海邊,還是motel,甚至連喜歡什麼髮型頭上要不要戴朵花都要先講好,一切要先定下來之後就不能改了,所以要先做好功課才不會當場被問個措手不及,被店家牽著鼻子走。 於是我回想了一下此生看過的結婚照,有哪些是感覺比較好的呢?然後我發現那些照片看起來都差不多只是換了臉啊~~。 首先會有新郎深情地看著新娘,而新娘看著鏡頭,或是新郎深情地看著新娘,而新娘望著遠方,或是新郎環抱著新娘,兩人一起望向遠方的照片,我發現新郎會對著鏡頭的機會比較少,我猜是因為男生面對照相這件事比較無助,所以指派個輕鬆的差事給他吧。如果在沙灘拍一定會有裙擺或頭紗飛揚,而遇到這種大ㄌㄤ景,因為要拍裙襬飛很遠,所以鏡頭拉比較開,就會有些道具,比如心型的汽球或舉著一對的熊娃娃;要是去沙灘但沒東西可以飛的,就是拍光腳踏浪的背影,或兩人趴著把腳弓起來,拍到四隻光腳的照片。重點就是在戶外比較陽光歡笑,在室內就是裝貴氣,比如坐在鑲金邊的沙發上面無表情,驕傲點的會抬下巴看著斜上方做若有所思貌,明明能嫁掉是件開心的事啊!要是我嘴角都裂到耳朵了,後來想想可能是想學女明星上時尚雜誌封面的感覺,就是不要對著鏡頭笑,啊嗯勾女明星是訓練有素的美女,不做表情一樣美得有情緒,而我們素人這樣做就像鏡頭欠妳兩百萬一樣,臉那麼臭是幹嘛啊!
 前陣子惱公去日本出差,出發前公婆致電叮嚀日本現在有叉叉病毒要小心,去公共場合千萬記得戴口罩,電話掛掉五分鐘後又打來,二度叮嚀這種病毒對孕婦非常危險,萬萬不可把它帶回來……等,家姊研判這是老人家想刺探我有沒有身的舉動,讓我好自責,敝人空長了一尊看起來很會生的咔稱,讓老人家充滿希望卻一再失望,我沒用(搥肚頓足)! 其實除了骨盆腔比正常人遼闊很多外,之前有次陪朋友去給人看命盤,算命仙說友人子女運頗差,幾近於零,然後對著旁邊的我說:「妳啊,如果不想生就千萬要避孕,不然很容易一直生哦!」你看不避就生個沒完,老子根本是豬母命格,所以想懷孕理應很容易,以前的我是這樣想的,直到這幾個月才發現原來著床沒那麼簡單,並不是把叉叉放進圈圈裡再吐出一點XX就能成事,老蚌拚生子是條艱辛的路哪~ 首先呢,為了培養良好的孕體,我這幾個月來麻辣鍋都只點中辣(好虛弱的養生法),本以為這樣就夠了,但顯然是不行,後來聽很多朋友說,他們會出生都是因為媽媽倒立所以才懷上(媽媽為何要跟孩子分享這種事),我覺得很沒根據,會過去的就是會過去啊,難道要這樣推它一把、攙扶它過去嗎?啊嗯勾我的朋友說她也是用此法,這是醫生建議的,有的人的某處長得比較高,精蟲游不過去所以必須加以輔助,不是每隻蟲都願意翻山越嶺就是。除了倒立外,我還接收了友人的好孕棉,聽說孕婦最後一次用過的衛生棉(是那包裡剩下的,不是一片血淋淋的),對助孕有妙不可言的功效,所以我也要了一片來放在枕頭底下,是說吾友很強,她四十歲了還能不努力就自然地懷上,現在我心中都尊稱她為「生殖女神」,女神加持過的好孕棉應該超好運的吧,但其實也妹有,我的肚子裡還是只有宿便啊(大哭)。
 說起來我已經很久沒踏進電影院了,主要是吾身現已是大腹且頻尿婦人,在暗咪摸的戲院行走不便,還怕出去了回來就找不到位子,所以近幾個月完全沒有想看電影的念頭,不過最近有部電影叫《控制》,我似乎非看不可,從它上片後就不停有朋友和網友來叫我去看,我研究了一下,是個女作家疑似被老公殺掉的故事,難怪網友力薦了,原來是叫我要做好心理準備的意思啊。 不知道大家看過沒,為了不爆雷,在此就不認真討論內容了,許多人表示已婚者看了此片會對婚姻絕望,未婚者會不想要結婚。身為已婚人士,我是覺得還好啊,這不就是婚姻,片中的主旨跟我的婚姻觀算不謀而合,也習慣了,所以不會絕望,尤其是有幾幕太太回家後,看到先生像爛泥一樣在沙發上打電動,我覺得天哪,這就是我婚姻的寫照呀(然後我此時一回頭就看到惱公躺在地上,一邊看電視一邊滑哎配),原來亞美利堅的先生也是在家就攤軟著,這樣想我也沒什麼好不釋懷的了。 看完後我問惱公覺得此電影想表達的是什麼,我的看法一是金錢是婚姻殺手,這話一點也沒錯;二是進入婚姻後,男人就沒什麼腦子,實在很好摸透。工程師老公想了一下說,就如同電影名,它是想表達不要找太有控制慾的老婆。可我仔細想想,控制慾婚前根本不會顯露,男人要怎麼防?根本防不勝防的;再者,太太們想控制的根本不是你的整個人生,只是想改正不良生活習慣,你就覺得受到高壓控制,這其實根本說不過去的啊。 比如溫ㄤ會覺得我叫他把喝完水的杯子洗好、收好,就是控制慾強,啊嗯勾這不是國民生活教育的一環嗎?根本算不上控制吧;比如說老公晚上沒刷牙就要睡,要求他去刷一下,難道錯了嗎(左手背拍右手心)?像今天我叫他去收陽台上的衣服,叫了三次,每次都說好,但不收,在家晃來晃去,一下開電視,一下玩電腦,就是不肯走向陽台,最後要我板起臉來跟他說:「你可以去收衣服嗎?」他才甘心去收,到底為什麼?然後再嫌太太控制慾很強,有的人甚至因此會去外面找小三,因為小三溫柔可人,不會像家裡的黃臉婆,叫你東來又叫你西去,可問題是你跟小三沒一起生活啊~~~她當然不會管到你的生活小事,她當然能夠時時刻刻溫柔地待你,因為你們相處時間比較短咩,別忘了,老娘當女友時也柔情似水啊,有種你就把小三給扶正,然後她也會開始控制你的生活。追根究柢,是你自己生活習慣有問題嘛,幹嘛賴到女人愛控制上啊(發脾氣)。
 我想我就是個惡質的媳婦兒,因為快過年了,想到不能跟自己父母過我心情就很糟,於是在專欄啊、部落格啊,有空就會靠夭,為什麼這個社會會有媳婦要跟老公回家過年的習俗?為什麼不能回自己家過年啊?為什麼(怒問蒼天)?不過想到這傳統維持了幾千年(應該有吧),連武則天都不能回娘家過年,我又有什麼好抱怨的呢?  一邊靠夭其實我也一邊有點心虛啦,別人的太太好像都這樣快快樂樂回婆家,怎麼只有我有一肚子壞水想逃避這件事,不過最近我有點釋懷了,主要是經我明查暗訪,發現為數不少的媳婦想到要回婆家過年都想買醉,只是我很大方地把它掛嘴邊而已啊(這樣還不該死嗎)。主婦A表示,回婆家超痛苦,因為菜不合胃口,婆家親友也不熟,婆婆把她當客人看待,什麼都要一直被問,比如怎麼不吃菜啊,還會把食物整盤舉到她鼻子前,問她怎麼不吃,每年都如此可她就是不想吃啊;我是覺得她太難相處了,吃點東西會怎樣,總比主婦B好,B是婆婆太把她當一家人,所以什麼事都叫她做,大姑小姑都閒在那看電視吃瓜子,洗碗、擦地、端東西,任何事都歸她,把她當瑪麗亞就是,我們也是上班族平常夠忙的,過年不能休息一下,還要伺候大家族嗎?此時C說她寧願自己一直待在廚房做事,也比婆婆老是問她何時生下一胎好,還試圖燉包生男補湯給她,可她想封子宮了,沒打算生啊。聊著聊著我想到是去年還前年,于美人小姐說她從不回婆家過年,我心想她也太好膽了吧,本以為這樣的女人會被社會攻擊,比如我自己偶爾透露出不想回婆家過年(只是偶爾嗎),都覺得像我這種女能應該被浸豬籠的,我該死啊(掌嘴);沒想到新聞下方的留言是,每個女人稱讚她勇敢是典範,看來這是天下主婦的心聲啊,只是這個例子現在看來有點不祥就是,有沒有不回婆家過年但婚姻還健在的例子,說出來讓大家開心一下咩。
 直到上禮拜朋友告訴我說懷孕會長出副乳(其實我沒懷孕前就有),然後副乳還有可能長出乳頭,聽時我說哪可能再長乳頭啊,少唬人了啦∼但越說越不堅定,想到我腋下莫名冒出的黑點,整個人是五雷轟頂,囊道那兩個點、我以為的疤、老公認知裡的綺夢,它們竟是奶頭(暈眩)!友人貼給我一些別人討論的資料,加上我自己又去估狗,發現窩的馬呀!這件事真是太神秘惹,原來懷孕真有可能讓人長出第二對奶來,而且有些媽媽還說副乳並不是擠壓而出的脂肪那麼簡單,它們可是含有乳腺,也能擠出乳汁來的(震驚)。聽聞此事後,我每天都用沈春華live秀深度訪談的精神,深入探討腋下的兩點,只差沒解剖它們送去給CSI化驗。有天我甚至細細地搓揉它們,看看它們是否有特別的感應(咦?),可都沒有啊,這兩點難道真有可能是傳說中的那兩點嗎?性感帶無端多長出了一對,我會不會變得太性感了呢(想太多)? 所以它們真的是乳頭嗎?這個謎團我始終沒解開,倒是想到如果它真的是,那我穿無袖衣時就露膩頗了呢,真是羞怯啊(扭捏)。如果懷孕真會讓某些人多長一對出來,而我就剛好是那些人,很慶幸它們是長在腋下,而不是和原先的並排長在肋骨上,不然我就可以跟巷口的小黃結拜了啊。
宅女現世爆 過了一個年,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錄影記上集,留著報紙的人請去回味一下,沒看過的我就慶菜講解一下,總之就是在下去參加了一個沈春華小姐的節目錄影,要講雷射溶脂,事前明明蕊過了要講什麼,可一開錄就大離題,導致錄了三分之二,老子一句話都沒講到這樣。 坐領乾薪的滋味美賣,其實我很享受的,可總覺得拿人錢財,至少表現得熱絡點比較說得過去,畢竟行走江湖「禮」字很重要。之後主持人問了一個問題,我想到錄影前工作人員有指導我們,不管人家問什麼,都要揮舞扇子縮:「選我!選我!」製造現場熱烈的氣氛,反正該誰答,其實是有指定的,沒答案也不用怕,揮就對惹,所以我很亢奮地揮手,要讓這份微薄的通告費重於泰山,揮著揮著沒想到主持人說:「那請宅女小紅來說一下」,我心裡一陣歪夭夭夭~~想說沈姊您選錯人了啊!工作人員快來阻止她啊(搖肩膀),結果當然沒人打斷我,只好瞎說一通,幸好我有經驗的事所以還能講講啦,但事發突然我好慌,慌到其實也搞不清此自己講了什麼,這就是被殺個措手不及的感覺吧。 之後我三魂飄走兩個半,體重應該都輕了點兒(才沒有),很渾噩地坐在現場自我收驚,殊不知命運的鎖鏈依舊纏繞著我。 有可能是我在蕊稿的時候唱作俱佳,深深打動了工作人員,又或是現場不能有人從頭到尾只出現三十秒,這意味著通告費沒花在刀口上,總之沒多久後有個話題出來,當事人講得口沬橫飛根本沒縫可插針,但工作人員還是舉著「宅女小紅請講那件事」的大字報,原來這就是逼宮哪。那個當下我有發憤圖強,想做個有用的人,內心深處在怒吼,老子一定要順利講到話(握拳)!啊嗯勾人家講得很流暢,我要怎麼強行進入呢,試了好幾次都沒成功,我對場外的工作人員無奈地搖搖頭,他們做出just do it的手勢,叫我再接再勵,最後末將沒能成功,想縮那等她講完我馬上接話好了,接話總不難吧。 終於她講完了,我鼓起勇氣做個人家沒點我我也硬要說話的人,結局是在下和主持人分秒不差同時開了口,我人微言輕根本沒人聽到我在哼唧,只好對著工作人員兩手一攤,用眼神表達我真的無能為力(國劇甩頭)。
 年關將近最近結婚的人好像多了起來,是否跟古有明訓有錢沒錢討個老婆好過年有關,但年復一年絲毫沒有婚配跡象的朋友們也不要失意,今天我就要來告訴大家婚姻的真相,希望看完,單身的你會覺得,七~始~一個人的生活也不算~太哀壞(吟唱)。 婚姻說穿了就是兩人同住一個屋簷下惹毛彼此,但你也拿對方沒門的一個制度(還是我觀念扭曲)。比如有天惱公告訴我,他都沒有冬天的衣服可穿,閒妻當然是立馬糾了他去買衣服,沒衣穿實在太口憐了啊,孰料回家後幫他收衣服時發現明明有一狗票冬衣,他眼是盲的嗎?然後才意識到他視線只能及到抽屜拉開後最上層,要再往下翻他沒有辦划,所以永遠都只看到上面那三件,穿過的洗完疊回去後,上層又是那三件,他怎麼看都那些,於是抱怨自己沒衣可穿,可明明底下還有,你翻一下會死嗎?囊道衣櫃要做得像二十一世紀烤雞釀一直輪番轉上來,他才能看到所有衣服嗎(暴怒)?關於衣服的怒還有一樁,有天出門我說他今天很適合穿某條褲子,他回我那條褲子他很久都沒看到了,我說衣櫃翻翻總在裡面,他又回我一次該褲很久沒看到,我再叫他翻,如此對話重覆三回我頭殼熱熱的,終於轟一下的起火惹,你當褲子是流星會突然出現朽?還是他覺得褲子會出來逛大街,被他遇到還說ㄟ怎麼這麼巧,褲子當然在衣櫃裡,你不翻就永遠不會看到啊,由於第三次我的語氣透露出怒火,老爺終於願意動手翻一下,果然不出三秒很久不見的褲子就出現了,莫等待莫依賴,褲子不會從天上掉下來,你不懂你不懂嗎(戳太陽穴)?
 但人真的不能有壞念頭,這麼想的當天晚上,我家就出現大蟑螂一尾,我其實是不怕的只是討厭,可牠很放肆地爬到我腳上這就讓人全身發毛了,解決掉牠後覺得很煩,結婚後這種粗活兒都是老公在做的,為什麼要自己做。我寶刀已老,力道都不會拿捏差點讓牠噴內臟了啊。隔沒半小時我發現牆上有一莫名生物正在往我二樓的臥室前進,看了半天嗯災洗蝦毀,拍照上傳fb,網友告訴我牠是蛞蝓,在下無常識還以為那是哈利波特裡杜撰的生物呢,原來真有其蝓啊幸會幸會(和蛞蝓交換名片)。我盯著牠不知如何是好,可牠正向我床邊爬啊,此時看到網友教我要撒鹽,我火速拿出鹽巴來,因為牠在高牆上,我是站在椅子上細細的把鹽搓到牠身上,盯了幾秒鐘沒變化還想縮網友騙人,接著可怕的事花生惹,牠開始滴體液到地上,貌似痛苦的扭動,就像「浴火鳳凰」裡潘迎紫要變身前那樣(好老派的形容),我站在椅子上盯著一條扭動的蟲盯了老半天,看牠先是生出了一堆透明黏液,自己被困在裡面,接著黏液變色了,該不會牠內臟化出來了吧(抱頭),我恨網友提供這個爛方法,才看到有人教我用筷子把牠夾出去就好,我幹嘛撒鹽幹嘛撒鹽呢(掌嘴)。 終於牠停止扭動了,我想夾走但家裡沒免洗筷,誰叫我討厭那個東西,老公要是買便當不小心拿了,我都會斥責他,現在想想我為什麼要這樣(掌嘴again),沒辦法只好找出廢紙把牠刮下來,一刮弄得整牆黏,用濕紙巾擦了三次牆面還是ㄒㄧㄡˊㄒㄧㄡˊ,我一邊善後一邊覺得,馬的本宮為什麼要做這種粗活兒啊,原來惱公還是有他存在的必要,惱公請你快回來吧∼(淚崩)
 明天就是母親節了,大家買好要送母親的東西了嗎?以前每年總在為這個日子神傷著,現在才知道煩惱要送媽媽什麼真是太無聊了,真正該煩惱的是要送給婆婆什麼啊,血濃於水的母親是自己人,包個紅包就好,但婆婆可是要用心經營的角色,不可不慎哪。 你說比照家母包個紅包不好嗎?這當然也是可以的,啊嗯勾婆婆的兒子,也就是妳我的丈夫通常也會包紅包了事,妳要是表明是合包,婆婆九成九會認為都是他兒子出的錢,事實上合送禮物應該也會被認為是老公出的,太太只是掛名,所以身為新科媳婦以及巴結鬼,私以為還是要在惱公的禮品外另外送個小東西,這才是好媳婦之道。說到這,我在和朋友討論此事時,同桌的友人之男友突然得意洋洋的插話說,像我這樣多好,我從來不送我媽禮物的,所以妳也不用送了,多省事(轉頭看女友)。這話一出就被同桌女子圍剿,這真是一個錯誤的觀念(噴乾冰),你不送是你家的事,但身為女友或媳婦一定還是要有所表示啊,我們畢竟不是你家人,禮多人不怪是不懂朽(戳太陽穴),買個禮物是小小心意,老人家最吃這一套了,難道可以不聞不問就讓這天過去了嗎?不能不能啊。 本來有點憂心朋友的男友這樣不懂事理,這可怎麼好,但一山還有一山低,馬上我就遇到更不懂事的,有天我想縮可以送副耳環給婆婆,但婆婆似乎沒耳洞,我不太能確定,老公說一定有啦,我說好像沒有耶,你要不要去問問,他送出訊息去問後,我想說慘了,這個二百五一定直接問媽媽,這種事一定要偷偷問身邊的人,收禮者才有驚喜嘛,沒想到我訓練老公有成,他得意地回我他是問他哥,他沒有笨到會直接問媽媽,我心想你不笨還不是老娘教出來的,要是幾年前的你肯定直接問媽媽啊,還會順便說因為媳婦想送耳環吧,少在那邊裝聰明。不久後電話來了,顯示為哥哥,但老公在洗澡我就接了,要是平常我是不接的,但此刻我急於想知道婆婆有沒有耳洞啊。一接結果是耳朵的主人,婆婆自己打來的,她說哥說你們有事要問我哦,我想天哪我是叫你去偷看一下耳朵上有沒有洞,這事很難嗎?還要叫當事人打來,你是有什麼毛病,我又不是找不到婆婆才找你,就是一個神秘行動才問你的啊~~~~(抱頭)。 我的結論是男人都是二百五,只是有分為情節重大的二百五和像微電影一樣的微二百五,完。
 上禮拜真是全民焦慮的一星期,每天打開電視看新聞有各式各樣的報導讓人很憂心,但另一方面網路也出現一些照片,說是記者故意要拍混亂暴動或是煽動人心的畫面,提醒大家不要上當了,為了想知道到底哪個是真相,禮拜六我和朋友及惱公一起朝向立法院前進,光透過媒體是無法確知街上發生了什麼事的,還是要親眼看到才說得準啊。 為了不要當一個路過看熱鬧的鄉民,我們查閱了物資表帶了現下正有缺的禦寒用品去,不得不稱讚現場規劃得真好,人超多但還是可以慢慢前行不會堵著不動這樣。跟工作人員表明要送物資,於是走了物資通道,看到路旁擺滿了乾糧、茶水還有卡車一箱箱的送水來,逮丸郎真的很溫暖哪(港動)。送完東西繞到隊伍中想坐下,還沒機會坐呢,突然現場一陣鼓譟,不知花生了什麼事,回頭一看握的田,旁邊突然出現一整排鎮暴警察,不禁想著哇那ㄟ佳衰小,怎麼幾天都沒事,我一來就出事,趕緊抓著友人勾著老公以免......好吧,我也不知道警察會把大家怎樣,但看了心裡超害怕的啊。 結果沒事的,只是剛好遇到江宜樺來(安心),為了讓出通道我們不知被指揮換了幾個隊形,一下站、一下坐、一下靠邊、一下靠中間,我猜我站站坐坐、左移右移有十次以上吧,本以為會有抱怨聲,結果完全沒有,大家都唯工作人員命令是從,如果真的再有人說這些人是暴民我真的無法苟同。江先旋風似的走了,大家坐定位聽台上講話,偶爾呼口號,此時旁邊突然有人問要不要吃麵線,要不要吃牛肉麵線∼這真是個很怪的食物組合啊(這是重點嗎),捐贈者的心裡在想什麼呢?我不禁思考著。麵線人走遠後有人來問要不要喝水,飲水人走後肉粽又來了,肉粽走後有橘子(營養有均衡),橘子走後包子又來了,等等我好像還漏了蔥油餅,這些都是民眾自掏腰包捐贈的東西,想想真是揪甘心,大家真的很怕孩子們餓著;而且以我一個貪小便宜婦人的心態,以為不用錢的東西所有人會搶著要吧,結果也沒有,喊的人總是蕭瑟地經過,根本很少人舉手表示要拿,大家不做無謂的浪費,要把物資留給真正需要的人,真想幫這些孩子們按個讚啊。
 有天早上我一起床,就忍不住把睡夢中的惱公吼醒,要這樣把惱公吼起來,婚前在我幻想世界中應該是發現他跟別人有染吧,但其實不然,說穿了也只是件小事,但我就真的很生氣不能忍啊。 然後我忍不住想起一件事,多年前某位前男友告訴我,他的新婚友人說,一結完婚太太性情大變,是變到先生一天到晚找朋友出來吐苦水的地步,記得當時我們討論的結果是哪有可能啊,八成是該名太太本來就有點精神方面的問題吧,不然怎麼會婚一結性格都變了,語畢他說,妳不會這樣吧?我說我當然不會。現在想想我們當時根本在調情吧,哪有在關心別人的家事啊。話說以前的我再怎麼樣也不會把惱公吼醒的,起床還會踮著腳尖無聲地打理一切,深怕會吵到他的那種,可那天就是急怒攻心無法擋,事由說大不大,但也夠太太起殺機了(太太殺意很濃的,勿見怪),前一天晚上我身體不適很早睡,睡前交待惱公,洗衣機一停就把衣服拿出來曬在房裡,因為那幾天都下雨,曬陽台衣服不會乾安捏。隔天醒來滿房掛著衣服,我很安心老婆的交待惱公沒有忘,不要以為這很應當,妳結了婚就知道,太太說什麼先省是不會放心上的,這是什麼呢?這就是婚姻啊(點菸);但再看一眼哇ㄟ腦門就轟一聲的起火了,因為濕內褲和襪子們好好的堆在籃子裡,悶了一個晚上它們聞起來超臭,看來要重洗,廣告上的女生都告別惱人的白帶了,為什麼我無法告別惱人的白洗啊啊啊(腦殼燃燒)。 吼醒後惱公無辜地說,因為不知襪子和內褲要怎麼曬,索性就堆著。各位人類你們能接受這個答案嗎(左手背拍右手心)?想到之前有一天我覺得要下雨了,但我人在外面,就電話遙控惱公把陽台上的衣服都收進來,結果回家一看衣服進來了,但襪子和內褲們還在外面的雨中搖曳,那天我是怪自己指令不夠明確,因為我應該要說,把衣服襪子內褲全都收進來的(我說老公是幼幼班兒童嗎?),但經過那次,他應該知道衣服等於所有穿在身上的物品,為什麼又漏了呢(徒手劈磚)?總之婚後我的燃點變很低,夏天中午如果我和太陽中間有個放大鏡,我就秒燒起來了吧,最後告訴前男友,恭喜你沒娶到我,因為我其實婚後性情也會大變的,但為什麼我們會變呢?各位先省,麻煩現在去找面鏡子看看裡面,害我們性格乖戾的答案就在鏡子中啊。
1 2 3 4 5 6 7 8 9 
美食吧檯
台北 一町壽司居酒屋
 隱藏在台北五條通內的小店,店內乾淨舒適,是很傳統的居酒屋形式,老闆蕭清輝掌廚負責熱炒,吧檯裡有2位師傅正切著生魚片、烤著魚,說著日文的客人就坐在吧檯前,冰涼的啤酒、幾盤美味的壽司和菜餚,彷彿深夜食堂那般,空氣中充滿著懷舊的人情味。 蕭清輝多年前開始跟著日本籍師傅、台灣主廚學做日本料理,直到16年前接下這間店面,他將許多日本的口味經過些許調整、降低鹹度,讓許多顧客一吃就成主顧,從客人變朋友。也因為地段的關係,這裡總能遇到許多社會上不同階層的人,聽著每個人的故事,而這些形形色色的客人也豐富了他的人生經驗。 蕭清輝說,招牌的紫蘇烏梅炸白肉魚是從日本料理師傅山崎先生身上所學來,在油鍋炸至金黃色的比目魚,裡頭魚肉熟透,外皮呈現金黃酥脆可口模樣,蕭清輝說,這道菜在日本很常見,只是台灣人很少製作,從這道料理也可以看出,一町壽司居酒屋裡有不少傳承自日本的好味道。 店內除了有日式經典小菜、煮物、炸物外,還有超新鮮的生魚片,像是松握壽司大多選用當日新鮮的魚貨製成,而且16年來沒有漲過價,無論新鮮度或C/P質都非常高。紫蘇烏梅炸白肉魚/280元外表看不太出來是炸魚肉,酥脆外皮、鮮嫩魚肉,沾點胡椒鹽就可以讓人一口接一口吃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