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下橋的哀傷 外子是個記性不好的大路癡,就是同條路走過八遍,第九次還是有可能走錯那種,所以導航是他最好的朋友,要是沒有導航,他回家的時間可能都要多個兩三倍。我絕沒有汙衊他,因為這人曾創下從中和開到內湖,開了三個多小時之紀錄(三更半夜的請排除掉塞車因素),這樣認不得路之人,要是沒導航你叫他要怎麼活?他可能不聽老婆的、不聽爸媽的,但不會不聽導航的,嘎米(導航品牌Garmin)根本是他心中的林默娘來著。 有天家父約我們去八里的靈骨塔祭拜祖先,八里我們去過不少次,就從內湖上一條有點新又不會太新的高架橋(←實在不會記高架橋學名),咻一下就到了。導航是這樣的,輸入住址後,它還會貼心地告訴你約莫幾點幾分到,看一下比跟老北約的時間還早個十分鐘,於是我倆安心地去買早餐、還加了個油,上橋後跟著導航的指示一路飆向八里,飆著飆著突然覺得不對勁兒,嘎米叫我們下交流道,可附近沒有地方可以下,然後我們意識到了逮丸ㄟ高架橋日新月異,應該是瞞著嘎米開了新路吧。我們只好一路向前,看有沒有路可下,駛著駛著開始有五股路牌,我想五股離八里感覺很近,應該還好,但有路牌卻沒有下去的路,馬洗某卡抓;之後看到蘆洲,我又覺得蘆洲離八里更近了,還好吧(樂觀),可偏偏附近依舊沒交流道可下,眼看時間逼近,我爸打來問了,我只好含糊地說下錯交流道了、請他們再等一下。隔沒十分鐘爸爸又打來,用開車老江湖的口吻說:「下錯了是吧,那現在應該在林口什麼西濱道路之類的。」我說我不知道我在哪啊,他問我有沒有看到很多大風車?而我東張西望,只看到長榮大樓一棟,我八成在南崁啊(抱頭)。沒多久換我弟Call in,研判是家父害羞再打,所以派他來問,一樣問我是不是在西濱還哪(總之有個濱字),而我心想下不了橋、再開下去就會看到鼎王和很多motel了吧(←對台中的認識很粗淺),怎麼高架橋也跟高鐵一樣有每站都停的和沒什麼停靠站的嗎?為什麼我下不了橋啊∼∼∼∼(崩潰)! 
 我把這件事po上粉絲團後,立刻得到熱情的回應,女生們大多同意跟當兵的男人聊天非常無助,我猜他們也比較少看新聞(吧),因為社會上有什麼大事,阿兵哥可能比較少知道(這是以前的啦,現在會不會比較常放假我不知),聊天的話題有人說是:「北鼻我跟妳說哦,上次兵器連裝檢超好笑的。」這類,就是讓人三秒湼涅槃的話題來著,可軍中的事是阿兵哥生活的全部,一時叫他聊別的可能也聊不上來,還有網友說她男友當兵時,飯後甜點多吃了一個豆花,都爽歪歪地寫了封信給她,看完我猜想了一下,為什麼很多男人都無比回味當兵的日子,會不會是因為人生中只有那段時間會得到一點點小甜頭都超開心的呢? 當兵理應是件單純的事,不用在乎升遷、不用和同事勾心鬥角,只要專心操練體能、習得保家衛國之技能,以及看好自己的內褲和襪子就好(是說有次我看到朋友內褲上有名字嚇一跳,以為他念幼稚園,他才告訴我軍中弟兄會互幹內褲和襪子,不可不防)。總之在外行人的心中,當兵不就是那樣?啊嗯勾最近國軍的新聞開始讓我覺得當兵不只是我想的這樣,一件不複雜的事卻搞得黑幕重重、連最簡單的真相都找沒有,如果是大官做了什麼渾事,逼小的出來認罪,那整件事也太讓人失望了啊。不管有什麼內情,衷心地希望邪不勝正,也祝福大家都不要被兵變蛤(最後一刻轉回主題上)。
 上禮拜寫到讓我萬分恐懼的掃墓前ㄟ心聲,現在終於掃完了,老子長到快四十才在今年有了掃墓體驗,其實沒有幻想世界中那樣嚇人。 那天是個下雨天,一行十二人先去靈骨塔拜了一下,說到這不得不提一下,家父是個「掃墓控」,就是如果祖先存放的靈骨塔有辦什麼中元或清明活動,他一定會在活動開始就去熱情參與到結束,但靈骨塔真的沒啥好整理的啊,就是在原地枯坐四小時這樣,到底是有必要這麼執著嗎?聽外子說公公也是個掃墓狂人,一般人一年掃一次,但我公公一年是三次起跳,這次我打算要來比較一下誰能奪得掃墓王寶座,看看糾竟是崔粗腿的腿粗還是崔腿粗的腿粗啊(好老派的笑話)! 公公很多禮,在靈骨塔前會跟祖先唱完在場一、二十個人的名字還有大家的稱謂(比如您的女兒誰誰誰、您的孫子誰誰誰、和他的老婆誰誰誰),對了,還講了今天是國曆幾月幾號、農曆幾月幾號又是星期幾(不用講這麼細吧),因為大家時間方便所以提前來掃墓……等,曾孫也有來哦,但希望祖先看看就好不要去摸他們,講完一長串不忘問其他眾人有沒有要講什麼,真是個好愛跟祖先抬槓的家庭。掃完靈骨塔後惱公說重頭戲來了,一行人回家拿了一堆工具改開貨車,我看了一下有鏟子、鐮刀、水桶、修樹的大剪刀以及手套十數雙,還有一大桶的水。竟然有鏟子,其實是要去盜墓吧。幾台車先駛入一條兩旁都是墓地的山路,駛到後面停下來大家一起改搭貨車,就是在載冰箱那種,後面開放式的車,快十個人蹲在後面,車子穿過一片矮樹林,一路上老公一直叫我要小心別被樹枝刮到頭,我則是想著老子不是時尚女作家台灣之凱莉不來蕭嗎(是有誰封過我嗎)?人生的舞台為什麼會演到這一段啊(問蒼天)。 長這麼大一直到這天我才仔細端詳過墳墓,一般墓不是上面都有著綠油油的短草,聽說那叫韓國草,可老公家的墓沒有那層,上面的雜草長到半天高,公公解釋說韓國草雖然可以抑制雜草,但要常澆水,會讓墳變太濕所以咱們不用,老公則說爸爸以前告訴他韓國草是懶人用的,而他們是掃墓界的勤勉人,他們可以常去割草,所以韓國草OUT(指門外)!第一回合看下來公公好像對掃墓比較講究,公公加一分,接下來的就等下回分解吧,字數太多了啊(揮手下降)。
 最近在籌備台北場婚禮,發現結個婚要忙的事好多,記得一兩個月前接受某雜誌採訪,問我夢想中的婚禮是什麼樣子,那時我的答案是:「賓客覺得菜好吃而且不會賠錢,這就是敝人夢中的理想婚禮惹。」記者說跟很多有公主夢的女生比起來,我的要求也太低了吧,我則很想告訴他,今時今日要在台北結婚不賠錢沒那麼容易啊。 以前我總以為結婚是穩賺不賠的,我還有個朋友本來沒想辦婚宴,後來因為想賺點錢才辦了,所以結婚理應是件賺錢的事兒啊!可近幾個月來深入研討婚宴這件事,我才驚覺我把一切想得太完美了。首先大家仔細想想,十幾年前的紅包水平跟現在的是不是其實沒差很多,因為我十年前好像就包一千八到兩千二,可現在坊間問出來的還是差不多這個數字,啊嗯勾酒席的錢都不知漲了幾輪了呀。之前我跟一個朋友閒聊,主題是婚宴帶人這種事,老實說我參加婚禮從來不會帶人去,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我小氣。總覺得一要帶人就要多包很多,不如單刀赴會比較省,友人跟我說其實會帶人的人是很多的,有些人想說感情比較好就包個兩千六到三千,但都包那麼多了,自己一個人去太吃虧,所以當然會多帶人去囉!這話一聽完老身立馬倒退三步加國劇甩頭、甩完再大吃兩驚、最後邊搖頭邊左手背拍右手心(看得出我真的很驚訝吧),現在別說是飯店,就算婚宴會館也都動輒一桌一萬八,所以兩個人去包三千的那不是好友、是仇家啊!像吾友還遇到有血海深仇的那種仇家,應該是她上輩子殺光人家全家所以來討債的吧,一家四口出席婚禮,結果只包三千六百元,是不是本著自己已婚了,所以人家無從報復回來的心情做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未可知,但這案例入了即將宴客的我的耳裡總是異常地心痛,希望我不要遇到啊(祈),但要是遇到我也會堅強地活下去的,畢竟我另一個朋友遇過全家去包八百的,還是請大飯店哦,這是前世的因、今生的果,俗稱冤親債主呀~
 連寫了兩週舊金山可都沒寫到馬拉松之事,其實我主要是去跑馬的啊∼,這次很幸運受邀參加NIKE女子舊金山馬拉松,同時也是我人生中的初馬,本以為對方找我是因為我貌似馬達很強,催個油門可以一路飆向終點,後來才知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兒,整個過程會被拍成雜誌的一個單元,有位編輯Iris要跟我一起跑,她特意想找看起來不健美的人,想說既然她也沒練過,那不如找個遜咖一起,兩人慢成一氣比較不丟臉,原來她是想找我當墊背啊,這個社會真是好陰險。 那天是早上六點開跑,我們為了拍照五點就集合,因為時差的關係我整個睡不好,那天只睡了三小時吧,還要長跑想說我死定了,走出去天色還暗著,但整條路上都是人,不愧是知名馬拉松盛會,現場有DJ放歌還有人在高台上熱舞,路邊則有很多變裝的跑者,根本像趴體啊,氣氛好歡樂。此時聽到廣播一字一頓拖長音說Are∼you∼ready∼,我好緊張,腎上腺素強到要噴吃來,旁邊的人不小心踩到會滑一跤吧,結果是are you ready for一個小時後,聽完馬上消轟,是有沒有必要這麼早蕊好啊。為了怕跑到一半想放尿,我去排廁所排了半小時才輪到,特別寫出來只是想告訴大家,外國的月亮沒有比較圓,歪果的流動廁所一樣臭又髒,常常很多人會批評國人的習慣不佳,然後說國外都不會這樣等等,以後請大家不要再妄自菲薄了,阿豆仔其實也沒多乾淨啊。 
 是說十二月份時敝人已經被迎娶過了,早已是人妻,上禮拜是進行一個補請的動作。兩場婚宴隔了一個半月左右,真不是件好事,因為老子減肥的心意早在第一場用關關,結完一場發現當個胖新娘也不犯法,自我要求的動力也就慢慢消失惹(算了我人生中根本沒自我要求過啊),這一個月來過著「心態上」在減肥但實際上毫無行動的日子。 但沒減至少也沒增(吧)?起碼我心裡是這樣認為的,結果前一天去拿婚紗時,試穿第一件拉鍊就拉不上(登楞),我嘴上一直說哎呦我好可恥,可心裡在想會不會是一場誤會?再穿下一件試試好了,結果第二件依舊是讓人心痛的拉不上,我縮胃、暫時停止呼吸,告訴小姐我只是早餐吃太多請再試拉一下,最後終於給拉上了,但緊到禮服上緣肉都炸出來依舊要改大,我想小姐工作數載,應該很少遇到不瘦反胖的新娘吧,現在叫我寫恥字我應該會寫成「齒」,因為我真的很無恥啊∼幸好穿到第三件竟然有點鬆,不然我要咬蛇自盡了(蛇何辜啊),但婚禮前一天就發生這等丟臉事,叫我怎麼能當個快樂的新娘(還不是自己害的)? 等丟臉事,叫我怎麼能當個快樂的新娘(還不是自己害的)?雖說婚前我常自以為很忙,忙到都對工程師亂發脾氣,但結婚當天還真沒什麼事,因為在下的婚禮應該是近年來少見的「無花招婚禮」,我沒人致詞、沒丟捧花、沒做影片,連照片也是默默地在牆上播放,沒有做成花稍的PPT,是場友人臆測十二點半開席一點半就會送客的婚禮。飯店配了一個新娘管家給我,目的是要提醒我該換裝了、該送客了等等,進場後倒完飯店逼我倒的香檳塔,我坐下來吃了兩口前菜,感覺到唐僧在附近唸緊箍咒吧,我衣服怎麼越來越緊完全沒胃口,有可能是早餐吃把費的緣故啊(自行掌嘴),但因為也不想跟同桌長輩聊天(新科媳婦兒的大膽告白!),所以就起身打算去換衣服,我一有起身動作、管家立馬上前問我要幹嘛,我說我想去換衣服,她說:「每盈哩,換裝時間還沒到。」叫我再坐一會兒,我差不多坐了五分鐘、敬了兩口葡萄汁,又情不自禁地站起來想換裝,她又來阻止我,可我衣服真的好緊,坐著不太酥湖,但這話能直說嗎(這不是說了嗎)?此時就算關公顯靈來阻止我換裝我都不會鳥他,何況是區區管家,於是我騙她說我裝會換很久,先讓我去換一下吧,反正我也沒胃口啊!她才終於肯放我走。 這場婚禮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事呢?因為字數破表了,我們下禮拜再說好了(揮手下降)。
 說到我朋友,那天我才知道她的內褲命運很乖舛,約莫在十幾二十歲的少女時期,有天晚上回家,在家門口了被人持「小刀」搶劫,據她形容真的是小刀哦!差不多像小指頭那麼長的一把小刀對著她,叫她把身上的錢交出來,她把身上有的800塊錢全數交出來後,對方說:「內褲呢,內褲裡有沒有藏錢,掀起來給我看!」,她就害怕地掀起了內褲的蓋頭來∼(唱起來惹),此時無良友人我奔郎還忍不住質疑她縮:「妳內褲是有多好看?」,她回縮:「當時我的體重約莫比現在輕20公斤,很好看啦!」我才放過她。掀起來後,搶匪想伸手去搜她內褲的身,她太害怕了,於是大叫:「搶匪!」才馬上走掉,其實她就在家門口了啊,一開始就大叫不就得了嗎?呼籲常夜歸的女孩兒都要掛個哨子在身上比較好啊。然後場景拉回捷運上。(跳一下) 我安慰朋友不要生氣,因為我們的大腿很粗,他拍進去會發現兩條腿像門神一樣守護著內褲,滴水不漏,他根本什麼鳥都拍不到的。像現在為了證實這件事,我拿了尺出來,老子兩個膝蓋就算相距20公分那麼開,大腿肉都還是緊緊地黏在一起(它們感情好不行嗎?以後只羨鴛鴦不羨仙要改成只羨宅女小紅的大腿不羨仙了啊!),而且我可能瘦了,因為三年前我也做過這個實驗,那時是相距30公分也看不到內褲的啊啊啊∼∼像什麼女明星常被拍到一坐下來就露底這種事在我身上是某摳零發生的,這個故事是不是很勵志,養腿千日就是用在這時啊!
 首先恭喜摯友克萊兒在十月十號生下國慶寶包,身為對陣痛和剪會陰十分嚮往的女人(有什麼毛病),我不免地訪問了她一下對於分娩有什麼感想,忘了說她還沒被推進產房時,傳了app給我內容是這樣的:「生孩子真的很痛,妳不要輕易嘗試」,我想她還能有什麼感想呢,一定是一直喊痛啊,這個沒用的女能(搖小指)。 生產對我來說是件一想到大腿就會酸軟的事,尤其看到我姊陣痛時的慘樣,以及深入待產室聽到哀嚎聲everywhere,有時想到當時的情景就會覺得懷不了孕也是好事一樁(看來我跟她一樣沒用)。克萊兒說她陣痛了很久生不出來,打了無痛分娩不痛後,又被打了催生,從清晨進去到傍晚,一直在很痛和有點痛之間擺盪,在一個很想大便的摸們,護士叫她萬萬不可用力,然後就手刀去叫人把她推進產房,原來生孩子的港覺跟想大便很像啊。這麼說來家姊當初落紅但產兆不夠多,想去住院可一直被退貨時,醫生也是告訴她,回家後如果想大便,千萬要多想三分鐘,確認一下要出來的是屎還是孩子,不許亂用力,導致那幾天全家都緊張兮兮,還把馬桶刷很乾淨,畢竟那可能會成為孩子的出生地,當然要把它洗得不拎不拎。生孩子跟想大便真的那麼像嗎?這或許也解釋了為什麼女學生都會在廁所產子吼,原來下面有東西要破門而出的感覺都很像呀。 產婦告訴我進產房後她不太會用力,謢士說妳總便秘過吧,試想妳便秘時想用力大便的感覺(明明是在寫生產但本文出現大便二字的頻率也太高了),沒想到她是個對便意很隨興之人,便不想出來她也從來不強求,所以連用力大便這種我以為人人都會經歷的小事,她都沒什麼經驗,世上怎麼有人連為自己的腸子Fighting的經驗都妹有,我說這人的競爭力也太弱了,理應被社會淘汰的啊。最後當然還是順產了,事後我問她,有沒有試著擠奶?她說沒有,奶這種事該來的總會來,她依舊不強求,時下產婦不是都會喝點黑麥汁或花生豬腳什麼的嗎?她是覺得沒有就沒有,有什麼關係,何必給自己壓力,媽媽開心小孩才會開心嘛,就順其自然溜。跟她講完話後我頓悟了(敲木魚),原來不強求的人才是真正幸福的人哪,因為一些小事給自己壓力何必呢,看到這樣苟且的人可以一路結婚、生女,過著幸福人生,我要學習這份不強求的隨興精神,苟且並愉快的過日子啊∼(這什麼爛結論) 
 不知道大家最近有沒有感受到空氣中有一股交換禮物的氣味?沒有的話請走一下誠品雜貨區吧,耶誕、新年前後,該區真是人山人海,人人都在為交換禮物要買什麼而苦惱。 不知道是何時流傳下來的習俗,反正近年來,年底交換禮物已經跟中秋要烤肉、情人節要he囉一樣理所當然,大家也不會去問為什麼,換就對了。這活動通常沒什麼規則,就是訂好約莫多少錢的禮物這樣,然後與會者就要挖空心思去挑,進到店裡先把東西的價錢翻出來看,合標準的再來決定它是不是個好東西。早些年聰明的店家會問你是不是要買交換禮物的禮物,那預算是多少呢?最近則是直接設有交換禮物區,標好兩百到三百或三百到五百這樣,讓趕時間的人可以直接殺進那區選貨!目標明確,東西當然也好挑多了。只是,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大家可曾在交換禮物時收過什麼真心喜愛的好禮嗎?我相信是很少的(說很少是客氣,我壓根覺得不會有啊),人們每年付出真心去選禮物,最後換來一個亂七八糟的東西,這不就是真心換絕情的小短劇?然後隔年想縮反正也不會換到好東西就隨便挑,長久下來交換禮物的整體素質就逐年下降,可是卻依舊辦個不停,想想真是消磨友情啊。 因為參透了這點,不知從多久前開始,我們幾個朋友每年都改辦「交換爛禮物大會」,橫豎拿到的都不會是自己喜歡的東西,不如互相拖磨增添趣味性。爛禮物大會一開始大家都很必屬,就是出現「爛」但不「惱人」的東西,比如小店買的爛玩具、供桌上放水果的塑膠盤、那些從沒用過已經放到發霉的股東大會贈品等,爛是爛,但不痛不癢沒有爛到心坎裡總覺得少一味。後來大家就喪心病狂地找會讓把郎煩惱的東西,因而陸續出現惹年代久遠的手提工事包、清光緒年間出產的超厚實電腦螢幕(據說沒壞)、成套高爾夫球具(乍聽之下很棒但也是約莫三十年前的,而且上面還有寫他爸爸的名字),以讓抽到的人罵三字經為最高原則,這遊戲真是太好玩了啊~
 有天經過世貿中心,看到有個地方人山人海,大家都在填什麼資料的樣子,仔細一看,原來該處正在辦什麼精品名牌大展,貌似折扣打很多,只要填資料繳回就能免費入場,看來大家都很想買名牌呀。 但仔細想想,真正的精品根本不會淪落到那裡被人低價買走吧,這種展覽一進去就會發現那根本是爛貨的集散地,可怕的是東西只要聚集在一起變成一個展,那麼就會給人哇塞!真踏碼的便宜,不買很可惜的感覺;加上會場會有廣播,這攤在辦搶購、那攤又在跳樓大拍賣,不趕快去很快就被別人買走,常一回過神來,手上就多了很多購物袋,這一切都是商人的陰謀。是說以前我也沈迷於電腦展過,就覺得剛好要買3C用品時,去那晃一圈感覺可以撿到很多便宜,但有次我在電腦展期間去光華商場買東西,才發現它們根本和電腦展一起降價了,所以去會場和人前胸貼後背地擠在一起搶東西真是不智之舉,而且那種時刻真的很容易瘋癲症發作,買到不必要的東西。 比如我有一位朋友,是個三十出頭的男生,有陣子他離婚了,人生很低潮並且害怕婚姻,那時為了希望他走出傷痛,大家就建議他去玩網路交友療癒一下婚姻傷。他在網路上認識了一個女孩子,認識沒到三個月吧,有天他跟我說他要結婚了,我下巴都掉地上了啊(此為誇飾法)(啊不然呢)。不是才在說自己害怕婚姻嗎?況且還沒過三個月,他的前一段婚姻算是屍骨未寒,又要進入婚姻是基於在哪跌倒就要在哪爬起來嗎?加上對方年紀比他大,還有個國小的兒子,也不是說這樣的人不能娶,但總要思考一下吧,認識不到三月感覺還沒思考透澈啊(戳他太陽穴)!結果他無奈地說他其實也不想,全是因為有天他們經過世貿中心,剛好在辦婚紗大展,女生嘛∼哪個不愛看禮服呢?就盧他進去逛一下,並搭配一個頭放在他肩膀上轉的動作,反正也不用錢他們就進去了。進去後看到有優惠的婚紗方案,是老闆跑路去那種優惠哦!所以就下訂了;等他驚醒過來咬一下自己手臂發現不是夢,手上已然拿著刷卡簽單,他等於已經訂婚了啊(震驚),於是他就不得已地又結婚惹。 你看!逛特賣展沒有好下場的,這故事很警世吧,還有新莊五股家X名X展明明就是店不是展,而且拜託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蓋我台了啊,很討厭看電視看到一半廣告跳出來啊!
 但這些都還好,畢竟網友不是身邊人,要是被親近的人監控我會比較奔潰吧。比如吾友克萊兒懷孕時,她老公不准她去游泳池,一般來說游泳不是對孕婦最好的運動嗎?但她老公說泳池的水不乾淨會感染,還有地滑可能會摔跤,所以禁止她去;她很愛吃蒙古火鍋也被說孕婦不能吃,導致她整個孕期都心心念念一直說,生完要立刻手刀衝向蒙古鍋店。我有朋友是一天不喝咖啡就覺得沒精神之人,試過不喝,可每天昏沉沉,問過醫生說其實是可以喝的,可一旦她在公司泡咖啡,就會被同事用指責的口吻說:「妳怎麼可以喝咖啡?」導致她每天都要特別早到公司,偷偷地泡咖啡,趁四下無人泡好後,蓋上一堆奶,再趕快回到位子慢慢享受,免得被世人攻擊是不負責任的媽媽。 最後要進入主題了,我很慶幸這些事沒有在我身邊發生,惱公是個什麼都不管,只要我開心就好的人~我想吃冰、吃辣、吃鹹水雞,他都不管我;我去跑步、去上重訓課,他都沒意見;我說我要騎YouBike去上孕婦瑜伽,他只是淡淡地說了句:路上小心;跟他討論產檢或醫生的事,他也都隨便我安捏。有時覺得他冷淡的不像腹中骨肉的父親啊(悲)。有天我跟冷淡的他說,我好像該決定在哪生了,提出一間離公司近的,另一間是產檢診所的醫生有駐點的,他照例說都可以啊,看妳高興,我說醫生有駐點的,就是從現在開始檢和生都同一個人,感覺很親切;離公司近的是有人跟我推薦裡面某個醫生縫得很好。一聽到這個,向來淡淡的他突然一反常態,熱烈地表示當然要選縫很好的啊(激動),還補了一句:「縫得好很重要耶!」原來任時光匆匆流去,他只在乎縫得好不好而已啊(悲傷吟唱)。
1 2 3 4 5 6 7 8 9 
人物焦點
創作才女 藍又時
回首成長點滴 謝謝勇敢的自己 如果你有170塊錢,你會怎麼花這170塊錢?喝杯咖啡?看場電影?哦哦!看電影錢不夠!總之每個人花錢的方式不一樣,創作才女藍又時把花這170塊,花成了一則勵志故事,讓人揪感心。 藍又時1歲時爸媽就離婚,各自組了新家庭,她是被外公跟阿姨帶大的,沒有爸媽照顧的孩子,心裡有一個無形的傷口,總覺得一定是自己哪裡不好,爸爸媽媽才不要她。少了爸媽的悉心關愛,藍又時只能獨立,而受傷的情感需要一個出口,上了國中,音樂成了她最好的朋友。 她想學彈鋼琴,可是沒有多餘的錢去學,想到一個最省錢的學琴方式,用170塊錢買了1張20元的鋼琴紙跟150元的鋼琴教材書來學指法,但是光有彈不出聲音的鋼琴紙跟教材書,還是不可能學會彈琴,於是她就利用下課10分鐘跟老師借鋼琴來練習,10分鐘不夠做練習,把每一個下課10分鐘聚集起來,就有1小時的時間可以練琴,藍又時就這樣與音樂結緣,開始了創作之路。 聽藍又時笑著說她學琴的過程,我心裡卻有一股淡淡地酸澀跟捨不得,沒想到個性開朗的她,居然有這麼一段心酸的成長過程。 但也正因為走過心酸,讓藍又時更珍惜現在的幸福,更懂得感謝,不時回頭跟那時候的自己說:「謝謝!」感謝自己有一個老靈魂,想得比同年紀的人多,才可以像日本《阿信》一樣不畏艱難的走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