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跟我有點熟的話,可能知道在下有參加一個社團叫「末日名產團」,成立宗旨是因為世界末日說不準什麼時候會來到,所以我們要把握有限的生命,盡情地吃名產,以吃遍美食為己任、置個人體脂為度外。禮拜六為了表達本團除了吃個不停外也有在關懷社會,大家休糾去參加了反核大遊行(挺)。 遊行是兩點集合,約莫是從中正紀念堂開遊吧(反正是那附近),名產團的召集人事前參考了遊行路線,並標出沿路不可錯過之名產,反核之餘也不能忘卻社團初衷。中正紀念堂附近有什麼好吃的呢?我個人首推湯包!大家約了十二點先在盛園絲瓜湯包集合大吃,畢竟待會要走遠路,很需要體力的。吃完往凱道走,看到人潮是嚇死人的多,邊走會邊看到有人舉著標語、有人拿著道具,也有人忍著不舒適帶著小孩走上街頭,看到大家用力表達訴求,為了愛逮丸、為了下一代,硬漢如我也感到鼻酸哪∼啊嗯勾現在可不是軟弱的時候,因為南門市場到了啊!指揮官一聲令下,團員們慢慢地靠邊走,離開遊行人潮,遊進去買了馳名的金龍肉乾,出來時有團員大包小包的,我有點擔心擁核人士會覺得我們是烏合之眾、甚或走路工,問他要不要收到包包裡?他堅定地說不,沒錯!我們就是視這塊土地上的名產為珍寶才會出來遊行的,我們愛它、我們不要失去它,所以我們要反核四啊(堅定遠目)。 買完肉乾加入隊伍繼續前進,走到一半,某團員看到熟悉的路口說:「ㄟ,這不是建中黑糖剉冰附近嗎?」然後下個鏡頭我們就在買剉冰了,誰叫我們是即知即行的名產團。吃完冰回到隊伍中,本以為大熱天的人會越走越少,可大家還是認真地走著,宣傳車上有人帶大家喊標語喊到聲音都啞了,路邊維持秩序的警察還為大家加油,想想這好像是我此生第一次參加遊行,雖然不知道這樣有沒有機會帶來什麼改變,但要是不出聲被當作是同意那太不甘願,所以我們走上街頭,就算被說什麼都不懂、只是瞎攪和也沒關係,總是要相關單位看看其實很多人在反核的啊∼最後我們去西門町吃了三吉烤雞腿和成都楊桃冰(←反核鬥士的話峰轉到這會不會得不到大家的尊重),三吉的雞腿也太太太好吃了吧!我希望這片土地上的人都健康、食物不會受到汙染,希望若干年後還是能吃到這樣美味的食物,就算電費要多一點我也會咬牙承受,那個誰你聽到人民的心聲了嗎(遞上名產團陳情書)?
 最近在逛全聯時老是覺得走道變窄了,因為到處都堆了一箱箱的飲料跟泡麵,大家買東西時開始以「箱」為單位,零食一買就是一大串,此現象說明了一件事:就是中元普渡到了啊! 我的普渡運一直不太好,剛搬進新家時因為沒注意大樓公告,導致沒跟上普渡,那年一直耿耿於懷,身為一個超怕鬼的獨居女性,怎麼可以錯過和好兄弟的交流,我怎麼可以!於是我皮繃很緊,隔一年的農曆七月一到,我天天盯著公布欄,深怕大樓又瞞著我普渡,搬進去兩年都不拜碼頭,好兄弟們一定會覺得我是態度傲慢之人,我對鬼神如此謙卑,可不能讓他們這樣誤會我。終於皇天不負罩子亮的人,第二次的普渡讓我給跟上了,本大樓的普渡是這樣的,如果你人不在,事先把紙錢和供品拿到大桌子上去就好,結束後警衛會幫忙把紙錢統一燒掉,那天我剛好有事,特別把東西先排到桌子上,還跟警衛說:「不好意思我要出門後再來取,紙錢就麻煩你了。」萬萬沒想到回來後紙錢尚在人世間,啊不是應該燒掉才對嗎!我望向警衛,他跟我聳了一個肩,我只好無奈地把紙錢帶回家,你要知道紙錢沒燒掉他們可是會自己來取的(誰們呢),把拜過的紙錢放家裡相當危險,這是錢財露白啊,但木已成舟我還能怎麼辦呢(兩手一攤)? 今年我一直戰戰兢兢地注意普渡日,想縮不要重蹈覆轍,這次要做到位,改寫好兄弟對我的印象,萬萬沒想到上週六一早出門,就看到大樓門口有熟悉的普渡專用桌,我明明有注意布告欄,可上面完全沒顯示有這件事,怎麼大樓又打算瞞著我普嗎?我也有交管理費的為什麼要排擠我啊∼∼∼(流淚撲倒),問了警衛怎麼沒公告,他說有喏,貼在電梯裡面很久惹,可老子住一樓有什麼機會進電梯呢?我想到之前也發生過這事兒,就是有天回家發現陽台、地上都是黑水,一問之下才知道那天洗大樓外牆,管理處有在電梯公告,請住戶緊閉窗戶以免受到波及,啊嗯勾我又不用搭電梯,誰知道裡面貼了什麼鬼?住一樓的人不會進電梯是常識吧,要告訴大家的事情怎麼能只貼在電梯裡捏!一樓住戶理應是離地基主最近的一群(是這樣算的嗎),卻都沒普到,這真是老天爺的創治啊∼∼∼(明明是管委太白爛了吧)!
 最近無論是朋友或網友都一直貼一個新聞給我,內容是高雄小港區的彩券行開出刮刮樂頭彩五百萬元,得主是一位新婚男子,而在下又剛嫁給小港男兒,大家都在懷疑那個男人是不是我的ㄤ,我要告訴大家真的不是,不但不是,這個刮出大獎的好運還跟我們的人生際遇是踏碼的背道而馳啊。 除夕那天吃完年夜飯後,我跟外子想縮沒事就出門晃晃,那時應該是晚上十點半過後了吧,可街上還很熱鬧,走出家門我才發現窩的馬呀!小港地區也太多彩券行了吧,比便利商店還要多!而且隨便兩家相鄰的門口竟還都掛上了「賀本店開出頭彩」的布條,看來小港是彩券福地,既然來到貴寶地我能不買一下嗎?而且在一個彩券行林立的地區,每家店都還是大排長龍,可見中獎機率應該很高吧!我愚蠢的心中是這樣想的。因為本人天生沒耐性,於是主攻刮刮樂,一刮就有答案不是省事的多嗎,誰有空等什麼大樂透開獎啊(是有這麼忙嗎)。一開始腦公就買了兩百塊的給我,刮出來是零元,但這件事對我這個倒楣鬼來說很平常,我一點也不放心上(心裡OS:兩百塊台灣彩券你就拿去買藥吃吧),詛咒完後晃去別家繼續買,那天的攻略是打算滿地晃,看到彩券行就進去刮一下,誰叫我們很無聊呢。 就這樣遍地開刮中個一兩百就再去換,沒中的話就想縮老師教我們要越挫越勇、國父革命到第十一次才成功,連歌裡都有唱到一試再試、試不成那就要再試一下,於是換一家繼續買,這份毅力要是用在唸書上應該早就進NASA上太空了吧。刮到身上都是銀粉了手腕有點無力,有一度我把桌上自己刮出來的粉蒐集了一下,覺得應該可以揉成一個飯糰了都還是刮出零,此時腦公看到櫃台裡有兩千塊一張的,問我要不要?我說不好吧,但就是這個「吧」字透露出不確定,所以他還是買惹,主要是我們也都想終結刮出零的宿命,想縮買兩千的再不濟總會中個六百,孰料刮出來竟然還是零!J那午摳零啦(國劇甩頭),高額的刮刮樂不是號稱每張都會中嗎?怎麼有零元呢?溫ㄤ不可置信地重覆對了無數次發現真的是零!四肢無力地在彩券行門口發呆,眼神相當空洞,要不是旁邊的老先生叫住他,他的靈魂恐怕要被牛頭馬面帶走惹。呼喚他的理由是因為該名阿北看不太懂請我們幫忙看,沒想到他買一張五百元的竟然中了五六千!這讓我們更喪氣,走出彩券行腿都會抖,兩人是互相扶持著才能走回家,這就是俗稱的消轟吧。
 上回的「公公爸爸掃墓大PK」講到一家子坐貨車穿越樹林進入墓區的事,到了後有人開始擺工具、有人幫嬰兒搭好野餐區,戴上手套大夥兒開始幫奶奶整理家園,看到老公在割草我很神往,好想上去割,可大家聯合起來不讓我上去,可能怕我不小心砍斷前面人的腳筋吧,總之我就在前面掃地,做一些娘兒們的活,嫂嫂則坐在正前方餵嬰兒吃飯,感覺好微妙。 掃完地後看到老公和哥哥在挖土補墳,維持祖先房子的蓬度,我沒事就去幫忙挖,挖土是個看似輕鬆其實頗累的工作,老公語重心長地告訴我:「現在知道殺人容易埋人難了吧。」這個警世小語獻給所有人,希望大家明白歹路不可行蛤∼掃完地、補完土還跪在地上把墓擦到不拎不拎,一切完工我以為結束了,但其實沒有的,公公把帶上去的供品擺好,一家子跪在土地公前人手一炷香,除了像上集那樣把所有家人的名字唸過一輪外,依舊說了今天是國曆幾月幾號、農曆幾月幾號又是星期幾,我們帶了西瓜、麵包、鳳梨酥、雞蛋……等,總之就是把帶來的所有物品都唸過一輪,公公是個講話很慢的人,加上品項又多,唸得我好焦慮,就是那種看著這個東西但一時想不起它叫什麼,仍拚命在想的支支吾吾的感覺,此時我心中的搶答鈴都要按到故障惹,拜託讓我幫您講吧(滾來滾去)。 拜完是土地公用膳時間,大家夥兒也無聊,焦點自然轉到了嬰兒身上(如果家裡有嫁不掉的老小姐的話,可能才能搶去一點兒嬰兒的風采,當老小姐這麼多年,有一直感受到親戚的死八賴都打在老小姐身上啊),大人最愛幹嘛呢?就是叫嬰兒表演所有他會的東西,比如裝可愛或跳舞,此時有位姑姑放起騎馬舞的音樂,墓地上就有一個嬰兒、一個幼兒開始大跳騎馬舞,而我看了頭好痛,敝人一向沒有很在意這種流行尖端的東西,今天就算PSY本人在我面前跳我也不會多看他一眼,何況是兩個我不太熟的小孩捏,音樂放得超大聲,四周都是墓而我坐在墓上看小孩跳騎馬舞(其實只是在蠕動),這是怎樣一個情形?老娘不是逮丸ㄟ凱莉不來蕭嗎(真的不是的)!更該死的是因為感覺荒唐,我看得很入神差點想要攝影了,姑姑冷不防飄來我身邊把眼睛笑彎彎地說:「這麼喜歡小孩子什麼時候要生一個自己的啊?」我心想也不是多愛啦,盯著瞧只是生理反應,不然難道我要在祖先面前用掃堂腿掃孩子嗎?
 雖然近年來民智已開,父母們會研究書籍並且看很多歪果忍的調查報告,某派人士開始主張大人不應該嚇小孩,孩子要在充滿肯定和愛的環境下長大,不該生活在大人的胡亂恐嚇裡,但其實亂嚇小孩這個習慣是很難改的,畢竟在座的各位多少是被嚇大的,不能代代相傳地嚇下去豈不是很吃虧。  比如小時候每個人的媽媽都會說:「吃掉水果的籽,頭上會長樹。」這不就是在嚇唬人嗎?真要會長我頭上早有座大安森林公園了啊。我娘還騙過我吞下口香糖會死、只有韮菜可以解毒,應該是因為我挑食不吃她才醬騙我的吧,可她說了我還是不吃哦,我是不是糾硬頸ㄟ,還記得那個等死的晚上我心裡有多害怕,等到不小心睡著後發現隔天還活跳跳的,覺得大人真是一派胡言,這樣嚇自己孩子到底為哪樁呢?我長大後我弟還是幼童,所以換我嚇他,比如不吃飯會被警察抓、再打電動會被鱷魚帶走(←我承認這個扯了點,但我弟小時候很怕鱷魚啊),反正用一個孩子會害怕的事嚇嚇他,他就真的會乖一點,不然小孩盧起來可是沒在客氣的,那些不用嚇小孩來管教的父母真的很偉大啊(尊敬)。 然後進入本文重點,上禮拜回婆家,家中有個兄嫂的女兒兩歲大,正是黏著父母的年紀,看到外人都很害怕,會一直抱著媽媽的腿、把臉埋在母親胯下,十分怕生。我們要回台北時,婆婆和她媽跟她玩起「嬸嬸要把妳帶去台北」的遊戲,說到這,是否天下父母都喜歡這樣騙幼兒?大家可以仔細回想一下,是不是只要有親友帶幼兒到家裡玩,臨走前多少會玩一下「那你就留在這裡當他們的小孩吧」的戲碼,有的主人還會配合地說:「對啊,留下來當阿姨的小孩吧。」可老子剛正不阿不開玩笑的,上一次說這話的客人被我怒斥:「你給我帶走!」這就是大人慣用的恐嚇啊,小孩會不會被嚇到我是不知,但我被嚇到了,雖然也知道不可能,但我就是個社會化不成功的人,所以當下不經大腦地立馬接話:「千萬不要啊。」表達我的恐懼之情,然後空氣靜默幾秒鐘,大人和幼兒的童言童語都停止了,我被自己的無腦嚇到耳朵裡嗡嗡地叫,我想我們車子一發動,婆婆嫂嫂就會手刀去告訴鄰居張太太,說我是個沒愛心、恨小孩的拍醒ㄅㄨ吧,大人為什麼要這樣嚇大人啊∼∼
 那天看到一個新聞感到很震驚,內容是一名男子的陰莖在亢奮時只有短短七公分,七公分啊!我拿出尺來比畫,發現跟我的大拇指一樣長,比我做過的田野調查裡姐妹們遇過最短的還要再精緻些(用精緻二字應該比較不傷人),此人理應要定期修短該處毛髮吧,萬一蓄一個太長老二就看不見柳,或是要強風吹來把毛吹開,方能撥X見X,讓人直想吟唱張洪量的「忽隱又忽現∼流連草叢間∼」啊(它是美麗花蝴蝶來著)。 但我震驚的理由不是他短,畢竟在下也是大腿上長了畸形怪肉、江湖人稱「大腿怪肉人」(撥劉海),身體構造這種事很難講,上帝造了這麼多人難免會出錯嘛,我驚訝的點在於這名拇指王子(跟拇指公主一樣很甜美)在妻子的勸說下去做陰莖增長手術,說到這,增長要怎麼增我想不透,總不會是打玻尿酸在X頭上把它打成一尊南極仙翁吧,但除了這樣搞,我實在不明白那裡要怎麼有辦法增長?如果是從中截斷補一點再接回去,感覺風險又好大,有人敢做嗎?對了這個新聞上說覺得自己那裡太細的也可以去做「自體脂肪豐老二」,看到這我又不明白惹,老二本身不是一個皮包骨嗎?我記得它只有皮,貿然地胖一圈還能伸縮自如嗎?應該也不夠挺吧(好啦我其實想說硬,但為了夫家的名譽我不能縮)(這不是說了嗎),總之它是可以增肥的,所以He囉時總像攪拌棒在攪咖啡的捧油可以去試試啦! 然後我又離題了,繼續回到讓我震驚的地荒(跳一下),該名妻子竟然敢勸先生去增長,真是太大膽了,這種話到底要怎麼開口,想到就很傷人哪!像我有個朋友曾經遇過快槍俠、也遇過養樂多罐(她真是床上的阿信,命運超坎坷),可從來都不敢直說,甚至要He囉完立刻裝睡來掩飾自己的驚慌。你看幼稚的男生是不是常會說自己大,這不就代表那裡的長度多少是男人自信的來源,說他短會讓他的信心崩壞,從此無魂有體親像稻草人,我相信大半女子遇到這種事只會隱忍,萬萬不會說出口的啊!新聞裡的太太拜託妳好好回去想想妳是合格的妻子嗎?婦人的溫良謙恭在妳身上我完全看不見啊(是說我照鏡子時也沒有看到就是……)。 
 記得之前有次受訪被問到婚前該不該同居,那時我是覺得婚前應該要同住一下,除了能多少熟悉彼此的生活習慣外,最要緊的是要訓練男友,畢竟現在的社會不像以前,太太是主婦,要把一切弄好在家等先生下班,明明老娘也有在工作,怎麼可以什麼事都我來做?擔藍要訓練男人分擔家務啊∼但這種事婚後訓練就北乎啊,因為古有明訓,約簽下去人就皮了,這就是為什麼社會上常有合約一簽對方就變臉的新聞,結婚登記如同簽約,這約一簽等於人生都梭下去(推出瑞士銀行本票),手上再也沒籌碼,這時要求對方幹嘛,他愛聽不聽我們也某花兜,所以我認為婚前短暫同居兼訓練是個好法子,報紙前的妳應該也覺得這點辦法聰明透了吧(撥劉海)。 前陣子認識了一位跟我一樣今年才結婚的女生,新手人妻碰面,不免會聊一下婚前婚後有何差別,我說差別就在婚後會發現家事變好多吧,就是要整理兩個人的東西,然後洗碗、洗衣、洗不停的事,說完她淡淡地說這些事在她家都是老公在做的,我追問下去:「難道妳連碗都不用洗嗎?」她說:「對啊,吃完飯就坐回客廳不動,老公或婆婆自然會去洗。」什麼!此人連跟婆婆住也不做事(震驚)!個人研判她婆婆有跟張太太說媳婦是條懶蟲吧,最郎ㄟ新逋這人也太猛了啊(起立鼓掌三分鐘)。但我想這是少數幸運的例子吧(不用做家事就覺得幸運,人妻的層次變很低),大部分的太太在家都做牛做馬,不然碗誰洗、衣服誰晾呢?此時身邊一位結婚比較多年的人妻默默地開口:「這種事就是要忍,看誰先忍不住誰就會去做。」我說:「所以妳在家也不洗碗的嗎?」她點點頭,也就是說三人之中只有我一個人在洗碗嗎(天崩地裂)?老子可是心機深沉,婚前有訓練老公的,看來我的訓練營徹底失敗啊! 最後回到那個訪問(跳一下),當時聽到本人「假同居真訓練」之論述的女記者是點頭如搗蒜,因為她就是個婚前沒訓練,婚後要淚眼相對,老公才會移駕去倒垃圾的人;但今天的我要跟她說聲抱歉,請她不要再把我奉為人生的導師了(她有嗎),因為經驗告訴我,婚結一久、人就皮了,訓練是沒用的,婚前的一切都是虛與委蛇,耳根硬的就算被植入晶片也會反抗,婚姻之道原來就在於一個「忍」字,誰有本事忍住不動手,誰就是最後的贏家(不就為了幾個碗),所以也別再哭訴跪求了,顯得我們很弱,垃圾就放到它長蛆,看誰先凍每條啊(結果是鄰居先去報警這樣)。
 記得之前接受訪問,被問到一題「出國最後悔帶的東西是什麼?」這問題好怪,不是問回來買了什麼,而是問出去帶了瞎毀?出國去買回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是人之常情,比如去沖繩看到每家店都有賣蟾蜍包,雖然看起來又醜觸感又怪,但看一次覺得噁、兩次覺得噁、三次變親切、四次就想買了,然後一踏進國門翻開行李看到它,不免又會想著當時是失心瘋發作了嗎?幹嘛買這玩意兒!以上的心情三溫暖是出國多多少少會上演的吧,誰的一生中沒有在國外買過怪東西捏。但要問到出國帶過最後悔的洗瞎密,我是想說出國才幾天,行李空間也有限,是會帶到什麼多餘的東西也不太可能,只有偶爾會帶很多面膜,最後沒用到再拖回國的經驗,但這也不到後悔的地步,最後我左思右想終於有了答案,我出國帶過最後悔的就是家母美雲呀。 記得十幾年前跟她一起去過香港,那時就覺得溫阿木真過分,就是逛她的東西都很有精神,自己的一逛完就會嚷著我受不了了,我要喝水、我要尿尿、我要吃東西或我要休息……等等,還不能放她自己行動不然她會迷路,所以一定要帶著她,你說這樣的旅伴是不是很惱人?是朋友的話回國就絕交了,可惜她是血濃於水的娘親啊!後來帶她開車出遊,則是明明知道長程開車上廁所不易,還要一直喝水一直棒溜,叫她忍一下先別喝水,她說口乾會想吐,不一會兒又是膀胱快炸了,立刻要去廁所不然會滲吃來,到後來司機問需要進休息站嗎?大家都縮關於這個問題請去請示我媽的捧弓吧。 最近帶她去了趟澳門,每次要移動前她會像箭一樣射去廁所說她要撒一支尿(她的尿一定要像舞一樣論支算,可能這樣比較優美吧),如果因故拖了十分鐘後才出門,那移動前她又會說等一等她要撒半支尿(翻白眼)。解決完尿的問題接下來是吃的問題,家母挨不了餓,但方向感不佳,自己出門會迷失在飯店,於是早上五六點就起來西西蘇蘇,希望女兒們起床幫她找東西吃,有天去吃澳門有名的水蟹粥(是說大家在講時我一直想成「水瀉粥」,感覺是瘦身產品來著),在吃時沒說什麼,回程說:「這粥這麼稀,撒泡尿就沒了,晚上會餓怎麼辦?」就這樣一直棒溜棒完又說肚子空了她很餓,反正她的胃和捧弓一個休息另一個就有事,難得兩個都沒事,腿又痠了要找地方坐。綜合以上若是問我出國帶過最後悔的是什麼?答案肯定就是美雲女士啊~
 當你看到這篇文章時,本人應該正處於一個忙翻天的狀態,誰叫老子明天又要結婚了啊。有認真看本版的捧油可能很納悶我不是才結的嗎?是說上個月的那場是俗稱的「男方場」,在那場結婚中敝人是擔任一個傀儡的角色,跟溥儀差不多,公公安排好了一切,我人到就好,是喜帖和會場我都完全沒看過的那種不熟,所以結完後覺得結婚不過如此嘛!一點都不煩啊,就像一個普通日子,只是穿了禮服出門而已。 但明天的台北場可不同,婚禮一切都是自己處理,從印喜帖到找飯店到排位子本座事必躬親,事前還看了許許多多的婚禮部落格找資料,找到最後看遍了荒唐的禮服和長到讓我打呵欠的影片,看到許多有結婚狂熱的女生是怎麼安排自己的婚禮⋯⋯等,說到這,世上真有人砸大錢結婚,就是自己請花藝公司布置、做了印有自己肖像的馬克杯等禮品(←我覺得這好瘋)、做等身人形立牌,還有的甚至把貼紙機搬到會場讓賓客拍大頭貼,重點是不管怎麼拍,背景都是新人的結婚照,在我看來這些人實在太瘋了啊啊啊∼我爬了半天文,感嘆世界這麼大還真是無奇不有,驀然回首發現時間都花在看別人有多認真結婚,然後自己一事無成,想縮一切就讓它隨風去吧(點菸)。 就在上禮拜,我婚禮的倒數七天,飯店的人打來問我婚禮流程,但哪有什麼流程呢?老子壓根兒沒想啊!可被問總是防衛心起,想縮業務會不會覺得這位新娘很廢,於是反問她說為什麼飯店需要知道流程,業務表示就是要知道並請我ma il給她,我說沒什麼特別的啦妳到底想知道什麼(諜對諜),她說其他都還好但如果我要切飯店的道具蛋糕一定要先講一聲(原來有個蛋糕啊我根本不知道)。小姐接著說那是飯店的道具,原來飯店會給一個假蛋糕讓你比劃,我上次結婚時飯店給的蛋糕第一層是真的,而這次是全部假的,那誰要切啊?真是莫名其妙!說到這,我後來才知道原來多數的香檳塔也是假的,就是拿著最頂那個下面一整落就都跟著起來的塑膠杯,但香檳可是真的,就算多便宜也還是浪費,另外,假香檳塔和假蛋糕也證明了婚姻真是個「實際並無表面上好看」的事情吧(明天要結婚的人講這種話好嗎)。
 大家看到這篇文章時本人應該正在高速公路上塞著吧,誰叫清明節到來我要返老公的鄉去掃墓了啊∼說來也為這件事憂愁好多天惹,差不多在一個月前,哇ㄟ公公已經跟先生預約好返鄉時間,那時雖然煩心但總覺得時間還離很遠,但蘇的一下該來的總還是會來的(雙淚垂)。 雖然老子年紀不小,但在掃墓這塊還是涉世未深,小時候偶爾聽同學講掃墓的事我都好害怕,現在要我站在一片墳墓裡,想到就雙腿一軟,感覺陰森森的,回到家後會覺得肩膀很硬吧(鬼片看太多),墓地裡不是都會有很多鬼故事嗎?有時明明只是經過也沒走進去,王小鳳就跟著你回家了啊(老派思想,太年輕的人是不會了解的,回去問你媽誰是王小鳳吧)!我的家人身體都很硬朗,所以一直到二十幾歲才進行過掃墓行為,沒有從小接觸、因此更是膽怯,加上我們是掃靈骨塔,墓感更少,不過在下天生無膽,就算是清新明亮的靈骨塔,每次去我都還是怕得要命,只想快快離開,因此即將要去掃墓給我的壓力好大,大到不存在的菸癮都要犯了啊。 老公說他們掃墓很精實,是要站在墓上拿鐮刀割草那種,我問是不是空軍公墓那種水泥做得整整齊齊的墓?他說當然不是,是在山上沒有排列整齊,去時一不小心還會踩到別人那種(驚)!因為是一堆土,遇到下雨總會流失,公公會命令大家去別處挖土把自己家的補到蓬蓬的那樣,聽到這個我更是立馬進行了一場國劇甩頭,怎麼在墓地可以任意挖土的嗎,這樣亂挖不會把別人的祖先挖出來嗎(奔潰)?其實之前有想過我不要跟命運低頭,我要主宰自己的人生!聽說過孕婦是不能掃墓的,然後生完孩子後要在家帶孩子,所以也不用掃,因此我有計畫要在清明節前趕快受孕,那這輩子就可以不用進入墓園了。無奈老身都快四十歲,老成這樣,就算在危險期從事了很多危險行為(此處當然不是指穿越平交道或是颱風天去觀浪這種),還是沒能趕在清明節前順利著床,我恨(搥牆)!所以做人失敗的我現在要去掃墓了,而且是去掃其實不認識的人的墓,想到女人一結婚連祖先都換了,我就好想大哭。對了,前兩天還看到一個新聞說有人掃墓被經過的雨傘節咬了一口,原來墓地除了有鬼還有蛇,早知道在得知做人失敗時就該上演負氣回娘家戲碼(是有這麼不想掃嗎),可現在我已經在掃墓的路上,一切都北乎啊啦(悲鳴)~~(背景音樂:說了一句我願意,墓仔埔也得去~)
 說到上集是一個月前的事想必大家忘關關了吧,之前講到新娘哇奔郎因為衣服太緊整個坐不住的事,坐不過一下才上到第二道菜吧,雖然飯店配的新娘管家一直阻止我去換裝,但我有自由的靈魂她擋不住我的!主要是我騙她我會換很久她才終於肯讓我走。其實我始終不明白她為什麼要一直控制我,友人說是為了上菜流程,可就算我自己跑完了所有流程菜還沒上完客人也不會就走了(吧),為了幾道菜這樣與我為難是何必呢? 結果我換裝蘇的一下就換完了(是說換個衣服能要多久),髮型就綁了個超簡單馬尾,簡單到友人問我是不是要出門買菜?那ㄟ佳慶菜。看我這樣神速飯店管家又慌了,用對講機告訴主持人不好意思新娘很急躁又要進場惹,沒辦法我就是不拖拉的人啊(敲手表)。進場後我一路前行直到全場齊聲大叫:「走慢一點!」我想縮我是有走多快啊,平常逛街也差不多這個速度啊還好吧,直到後來我在看婚禮照片時,發現多數都是殘影,沒有相機抓得住我,才意識到老子真的走太快,我是婚禮一陣風。因為進度太超前只好臨時上台進行了一場QA,Q完回座位我以為該敬酒惹沒想到管家又來阻止我,於是我帶著捧花去送給一位再不嫁不太好的朋友,順便聊了兩句拍了一下照,然後其他朋友也來找我拍照,現在想想新娘會跟人合照幾乎都只在送客時段,第二套就能合照的不多吼,拎北就是其中一個啦!拍照時我發現無論我在哪管家都在離我三步的地方緊盯著我,拍完我問她ㄟ腮敬酒沒?她說每賽,我只好再找朋友聊聊天,跟來參加婚禮的人致點意,其實我那天已經穿得像酒家女了還在那逐桌抬槓真的很像金大班,但不能敬酒我只好聊天打發時間啊,不然怎麼辦(兩手一攤)?
 是說我一直到下片很久後才知道,原來蝙蝠俠和蜘蛛人的女友不是同一個人演的,朋友跟我說我還不信,那兩個女的明明長很像,不是姊妹也是表姊妹吧;還有某一集的「魔戒」裡面有個邪惡的法師,一樣滿頭白髮,跟大好人甘道夫長得是一毛一樣,我看了很久、睡了幾回,一直不明白為何甘道夫他時好時壞,是在我睡著時伊ㄟ人生發生了什麼曲折所以性情大變嗎?但我再睡醒他就又慈眉善目了啊(抱頭)。後來我忍不住問了朋友,他說:「那是不同人啊!」我有如五雷轟頂,就算他倆同時出現,我都會以為在演他自己和自己天人交戰的戲碼吧,哪裡找來這麼像的兩個人啊,導演是想鬧觀眾吧。 這樣的我上禮拜被老公約去看「環太平洋」,是說這也是我必睡的片型,除了不知名的演員在我心中都長很像外,機器人和怪獸在雨中扭打、畫面一直不清楚,這也是催眠大片,但那天我沒有睡,因為我看的是新時代的玩意兒──「4DX電影」,才在預告時椅子就一直動、動到我早餐要吐出來,之後也是不停地噴煙又搖椅子,意思等同於星期天的早晨隔壁鄰居在施工,是要不要讓人睡啊(發怒)!所以今天的重點就是告訴和我一樣有「進戲院就愛睏」症頭的朋友,我們的救贖就是4DX!以後請指名要4DX吧,我終於從頭到尾看完一部電影了啊(感動落淚)。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