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4 5 
人物焦點
阿忠哥,用鏡頭寫日記 看見淡水小鎮消失的身影
 來到淡水,出了捷運站後,沿著河畔前行,老街的擁擠人潮在過了渡船頭後逐漸散去,走至第一漁港,只見阿忠哥站在長堤上遠望觀音山,那股神情彷彿是某種信仰般,阿忠哥說,這是他每天早晨做的第一件事情,「不高聳卻等邊平衡的觀音山,一直以來都是淡水人堅定力量的來源。」或許正是這種堅定,讓他只要一有時間就拿著相機把對於家鄉的戀慕化成一張張相片,而且堅持使用傳統黑白底片,獨自待在暗房裡一張張沖洗出來,阿忠哥認為,唯有如此才能傳達出自己心目中淡水最真實的色彩,「因為淡水變化之快,一不留神很多東西都早已被拋出鏡頭之外,被大家所遺忘,黑與白正是永不褪色的象徵,淡水的美我永遠也拍不完。」 談起這些年淡水的改變,最令阿忠哥感到害怕的是「消失的人情味與當權者借文化之名行破壞之實的錯誤政策」,於是他在四年前將第一漁港旁廢棄多時的老舊油庫機房承租下來,重新打造成「淡水漁業生活文化影像館」,阿忠哥希望能從自身開始做起,讓漁文館成為外地人認識淡水的窗口,以及在地人重新發覺彼此美好的所在。 看著阿忠哥,發覺他擁有一種法國人的浪漫情調,總是穿著襯衫漫步在淡水巷弄間,不但將淡水記錄下來,也將自己體現美好生活的方式顯影在照片上與大家分享。離開阿忠哥的漁文館,淡水好像變美了,我的腳步也放輕、放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