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焦點
要全世界的人聽台語歌 陳建瑋
他的企圖 唱出對台灣土地的情感 我曾經當過3次臺灣原創流行音樂大獎河洛語組的評審,每次當評審聽完一、兩百首參賽的台語歌曲創作,總會很慶幸有這麼多人熱情地投入台語歌的創作,尤其是聽到年輕人天馬行空、曲風多樣化的創作,總忍不住想要多多鼓勵他們,因為有他們的投入,台語歌壇的未來才會有希望。 可能因為我是台灣人,台語是我從小跟家人溝通的母語,我對台語歌一直有一份獨特的感情,當我開始寫歌詞時,就下定決心,有一天一定要寫一首台語歌送給我的爸爸媽媽。 這幾年來,我用右手寫國語歌,左手寫台語歌,台語歌的作品雖不多,但我把對人的深深情感寫入歌詞中,讓我的台語創作夢有了一個出口。 陳建瑋跟我一樣,幕後寫歌創作了10幾年,寫的一直都是國語歌,可是當他從幕後走到幕前一圓創作歌手夢時,選擇唱的卻是台語歌。 陳建瑋的台語歌有著他對環境的感觸與對台灣這一片土地的感情,專輯概念非常的清楚,也多了一份台語文化的意涵,他要「全世界的人都聽台語歌」的企圖心,多麼震撼人心,自然也贏得金曲獎評審的青睞,他才出過2張台語專輯,2張專輯都拿到金曲獎最佳台語男歌手和最佳台語專輯獎,得獎成績羨煞多少人。 斯斯文文的陳建瑋,其實早在10幾年前本來要跟邱澤、蔡政勳合組偶像男子團體出片,沒想到邱澤先拍了「雪地裡的星星」走紅,有了自己的一片天,也讓陳建瑋的出片計畫就此延宕,改走幕後創作,寫歌、編曲、做廣告配樂,練就一身紮實的基礎。 如果10幾年前的出片計畫沒有生變,陳建瑋說他很可能就是一片歌手,出了一張專輯就跟這個圈子說byebye,應該不會有今天的台語金曲歌王陳建瑋。 人生的際遇就是這麼有趣,兜了一個大圈子,陳建瑋才圓了他的歌手夢,這個得來不易的歌手夢,卻是意義非凡。 因為他選擇用最熟悉的母語唱出自己的故事,獲得了共鳴,讓很多台語歌壇的前輩對他寄予厚望,希望藉由他的成功吸引更多年輕人投入台語歌壇,讓陳建瑋一度壓力大到寫不出歌,隔了2年才交出第2張作品。
人物焦點
跟自己作對的公主 林逸欣
想要獨立 忍功一流 前年年底她一邊拍戲一邊宣傳專輯,連續三十小時沒有睡覺,撐到臉色發白,直到發高燒才去看醫生,結果醫生說她腎發炎,再拖個兩天沒看醫生,可能就要終身洗腎,醫生要她住院治療,她竟然因為要拍戲,忍住身體的不適,光吃抗生素跟白吐司熬過去,再去看醫生的時候,連醫生都忍不住說:「妳還可以活著過來哦!」 她曾和經紀人打賭互捏,被經紀人捏到一塊肉都快掉下來,還不願喊痛、喊停;曾住在一個鬧鬼的房子,感覺很不舒服,還不向公司求助,仍一個人繼續住好久。 備受父母呵護的公主,性格居然這麼堅韌,難怪喜歡音樂的老闆陳子鴻會說她是無法定義的女生,會找「公主沒病」這首歌給她唱。 林逸欣承認可能是因為從小被爸媽保護得太好了,讓她更想要獨立,所以她從來不跟朋友聊心事,所有的不開心都自己消化。 她打鼓、練鋼琴、小提琴、電吉他、做運動來紓壓,只要把不會的變成會的,心情就會變好。 她很得意的跟我說,不要被她嬌弱的外表騙了,她可是個大力士!宣傳期她曾一個人扛著木吉他、電吉他、小提琴、古箏、吉他效果器去上通告,非常耐操。 每一個創作人的血液裡都有叛逆的因子,林逸欣的叛逆是跟自己作對。 看著林逸欣坐在鋼琴前面,輕輕柔柔地自彈自唱起她最近剛創作好的歌曲,好一個氣質才女的美麗畫面,但這樣的平順人生滿足不了她自我探索的叛逆,她寧可在電視劇《親愛的,我愛上別人了》演一個不擇手段衝事業的女生,被入戲的粉絲罵得滿頭包;在電影《痞子遇到愛》裡大跳性感鋼管舞,練鋼管舞練到手腳瘀青。 拋開八卦緋聞,演藝人生有多少可能性,我想那才是林逸欣渴望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