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焦點
美女詩人廖之韻 生活即是詩
理性與感性並存 提及女詩人,腦海閃過的是空靈、浪漫、不食人間煙火等字彙,有台灣文壇美女詩人之稱的廖之韻,卻打破了這般刻板印象,她說:「我是雙子座,50%理性、50%感性。」因此,我們可以看到擁有秀麗外表的她,私下卻熱愛性感扭動的肚皮舞,一個看似不食人間的氣質美女,卻天天迫不及待從新店山上住家「下山」來到城市、穿街走巷。 當面提起美女詩人的封號,廖之韻睜著亮亮的眼睛、甜甜地笑著,沒有不適、忸怩,一派輕鬆大方,甚至帶著略略促狹的表情,讓人聯想到她在《以美人之名》詩集〈後記〉裡那段自我觀照的文字:「在柔和的外表下,偶爾勇敢,偶爾淘氣,偶爾又是那樣不可捉摸。」 的確,廖之韻的內在充滿一種與她柔美外表的反差感,如她在北一女時期便迷上詩作,以〈四季〉、〈姬別霸王〉拿下校內大獎,然而,她大學並未踏上文學之路,反而轉念理工,考上臺灣大學公共衛生學系,並雙修心理學系,她開玩笑說:「我希望左右腦平衡點。」 於是,不像一般詩人給人的印象、不食人間煙火般的隱居山林,廖之韻的生活態度,就是一路過著出世、入世兼具的生活,她迷戀文學,寫詩、寫散文,但也熱愛肚皮舞,還通過認證。談到學肚皮舞的機緣,廖之韻說:「一開始是希望能在創作之外,動動身體。」於是她想到以前在埃及尼羅河遊船上看到的肚皮舞孃,學舞之後,她發現肚皮舞是種很美、很女性自覺的運動,「女人們穿著美美的服裝,扭動身體,都是為了自我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