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吃入菜營養高 「無花果」在台灣屬於「罕見」水果,多數人甚至還不知台灣也產無花果,不過在雲林二崙鄉下的大義合作農場,可是培養了一批忠實的主顧客,以及慢慢「蔓延」開來的新顧客,都是衝著無花果甜美的滋味,只要吃上一口新鮮的無花果,齒頰留香的軟滑口感,著實令人難忘。 大義合作農場理事主席李政慶說,其實台灣早在日治時期就有種植紀錄,只是沒有推廣而消失,直到西元1993年他赴土耳其旅遊,見識到土耳其餐廳以無花果入菜並詳介栽培方式,因而想辦法引進台灣並開始種植,但每到收成時,總是被識貨的小鳥捷足先登,經與農業專家不斷研究改良,並以網室和溫室栽培,終於拓展農場規模,目前已有兩個產銷班、五十六位農民種植,面積達二十公頃,更厲害的是,原本產季為五月至隔年一月左右,但目前已調節產期至全年可產,消費者可隨時買到好吃的無花果。 從一開始果農們不知要如何賣、賣給誰,只能轉送親友,到現在成立產銷班自創「生命果」品牌在網路銷售,靠口碑相傳,銷量逐年增加;李政慶說,無花果從結果到採收約需三點五個月,果皮由綠色轉紫紅色即代表成熟可採,因採有機栽培,無毒無化學肥料,採後略為沖洗即可享用,吃起來口感Q軟甜美又多汁,散發出一股水蜜桃的香甜氣味,全台許多高級餐廳和世界麵包比賽冠軍吳寶春也都是大義合作農場無花果的大客戶。
1 2 3 4 5 6 7 
玩味生活
真真實實卸貨記(最終回)
 上集談到清晨三、四點的強烈陣痛,終於讓溫蒂進入下一個產程,打了無痛分娩針。江湖傳言打那個會有後遺症,但溫蒂覺得那針是她的救命恩人,因為它才能好好睡一覺,不然真正進產房時,恐怕也沒力氣了,為了生個孩子,她已經痛上一星期,好幾天沒睡好,太崩潰了。另一方面,我也納悶為何常常看到新聞縮有國中生以為想要大便,結果就在廁所產子這種事,為什麼有人生孩子跟拉屎一樣容易,有人卻要受盡折磨啊~(抱頭)。 接下來是另一個讓我訝異的事,就是原來人類打了無痛分娩會不想尿尿,也許是下半孫都沒感覺了,連膀胱脹了也無感吧;而且我始終懷疑那針很迷幻,因為之後有打給溫蒂,她講話時給我的感覺是人世間很美好,有時還出現甜甜的聲音,我想妳是在跟妳妹甜美個屁啊!後來想想應該是藥效發作了吧。接下來,一樣是定時會有人來挖她下面,看看開了幾公分,並且會一直被問縮要不要尿尿。她照例是不想,因為下面都沒感覺了啊,可護士會逼她尿,聽說如果一直不尿,之後會有後遺症,我舉手發問縮什麼後遺症,難道是以後都尿不出來嗎?溫蒂給我一個神祕的眼神,接著說「或是已經尿了但自己不知道」,窩的馬呀~這太恐怖了吧,當媽媽真不簡單,請大家要孝順老木,打個電話回家吧! 無痛分娩打下去之後,讓溫蒂暫時忘記卸貨這件事,難怪聽說這會拖長產程,此時距離她進待產室已經超過二十四小時,沒想到生個孩子可以拖這麼久。想當初她怕被退貨,堅持不隨便進醫院時,我的醫生朋友說要小心胎兒爆衝出來,如果不幸遇到了,在去醫院的路上,記得要把孩子的頭頂住,千千萬萬不要讓他出來不然很危險,我因此偷偷練習在雙腿間擋孩子的姿勢,還把收藏已久的「手扒雞塑膠手套」拿出來準備著,結果情況相反,她寶包是硬撐著不肯出來,真是造化弄人,然後我娘還在病床旁唸經,說實在的,我覺得那很邪門,不是有人「那個」了才會在床旁唸經的嗎? 終於到了傍晚五六點,可能是子宮頸開得夠大了,也可能是再拖下去羊水會流光、孩子會乾掉,總之溫蒂終於被推進產房,據縮進去前護士有問她想不想尿尿,她縮不想,護士縮某摳零,於是用手去壓她某處,她就尿出一堆,像被點到湧泉穴的好朋友「湧尿穴」一樣。我問她壓哪,她說被肚子擋住了所以並沒有看到,沒能知道神祕湧尿穴在哪實在可惜,感覺熟知它的位置,在人生路上難免用得到啊(什麼時候呢)。
人物焦點
吳晟VS.搖滾兒子吳志寧
面對衝突 懂得適時放手 吳晟夫妻倆都是老師,志寧的哥哥與姊姊在學業上都很優秀,唯獨志寧直直落的課業讓他傷透腦筋。(吳晟、吳志寧以下簡稱為晟、志)晟:其實我原以為他是玩電動的宅男,後來發現不是耶!他都玩要跟很多人連絡的那種遊戲。志:(咳咳!)我翻譯一下,那叫線上遊戲!其實我小時候愛偷跑去電動遊樂場,高中依舊叛逆,但爸爸知道我愛音樂,會特地送我到樂器行學吉他,那時在餐廳駐唱,也是媽媽開車等我唱完再接我回家。晟:其實做父母的難免會以社會標準幫孩子訂目標,就像我父親對我一樣,剛出社會時我應徵上台北的編輯工作,但為了把肚子顧好,選擇回彰化溪州邊教書邊寫作。我不反對孩子有課外活動,但份內的書也要念好!志:所以高中我們常起衝突,後來我想去台北念書,他則希望我讀中興大學森林系,說是討論,其實就是花三天時間告訴我,念中興大學!晟:森林系很好啊!樹是很美的,以後畢業當森林保育員也能為環境做點事情!志:嘿啊!他陪我念森林系時還比我認真!筆記做得比我多咧!晟:陪讀時看了他的態度,就知道他放棄文憑!一年後我決定放手,留下紙條「各自保重,好自為之,我要回去陪我老婆了。」之後偶然在他房裡看到他高中寫的歌,表達無法抒發的壓力!吼∼我看了也心酸!志:拜託∼那首歌很「聳」耶!「喔∼我的父親,為什麼你要嘆息!喔∼我的母親,為什麼你要哭泣!」天啊!想到就覺得很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