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鯖」出於「南」 如果海洋也有淘金業的話,對南方澳人來說,「鯖魚」或許就是他們的金礦!南方澳漁港是日本人在台建造的第一個漁港,台灣光復後,百業蕭條,像是上山砍柴、下海捕魚這種無需太多成本、直接向大自然拿取資源的產業,便成為當時最多數人從事的工作,也吸引許多外地人到南方澳謀生。 「試想,一艘船需要十二名船員,五百艘船就提供六千個工作機會,每個船員都在這裡娶妻生子,自然就形成規模龐大的聚落。」在地文史工作者廖大慶說,在民國四、五十年代,南方澳的人口密度曾是世界第一,這群漁民賴以為生的,就是近海的洄游魚類「鯖魚」。 隨著工業開發,引進俗稱「鐵殼船」的大型圍網漁船,以及後來改以機動性更高的「三腳虎」漁船,將南方澳的鯖魚漁獲量推至高峰,廖大慶說:「全盛時期,一天要出海三趟。」但在早期保鮮不易,大量捕回的鯖魚只能做成鹹魚或罐頭,所以在南方澳所稱的鹹魚多半都是指「鹹鯖魚」。現在因為冷藏技術進步,吃得到新鮮鯖魚,俗稱「花飛」的鯖魚含有豐富的DHA,加上油脂含量不像挪威鯖那麼高,即使一次吃一整條也很OK,清蒸、煎、煮、烤、炸都行,做成新鮮生魚片更是美味,口感不輸鮪魚、旗魚,讓愛吃海鮮又怕胖的饕客能盡情享用最青的秋天美味。
1 2 3 4 5 6 7 
食譜食材
說食材/台南學甲西瓜綿
 一大早,隨著瓜農來到農家西瓜田,原以為這時節會看到瓜田結實纍纍的西瓜長滿地,但走近一看,東一粒、西一粒,每畦田地仍在生長的西瓜數量並不多,經農家解釋,才曉得種西瓜並非長得多就好,為了讓每粒西瓜有足夠養分長大成熟,「疏果」是每年瓜田開花結果後,農民最主要的工作,只見農家手拿一根長棍輕輕撥著瓜田,再蹲下身拉一拉長藤,這是為了確保每一株西瓜都只保留一粒果實,若有其他小果冒出,為了保護那粒最美形的果實,只好將較醜及多餘的小果採下,這些來不及長大的未成熟「西瓜綿仔」,一上午收集下來也不少,有些比拳頭還小,有些已長得像芒果般大小,外觀全都綠綠醜醜的,還真看不出能變成可口西瓜綿呢! 從果園轉移陣地到住家,好幾位婆婆媽媽已備好「傢伙」待命,大臉盆、刮皮刀、水果刀、網袋、鹽和砧板、重木頭等一應俱全,大家分工合作,先洗掉西瓜綿上的泥土,接著削皮、切片、搓鹽到最後壓水,約發酵七天就大功告成,醃好的西瓜綿有股天然果酸味,這酸味吃來特別開胃,所以當地人習慣用來煮虱目魚或其他魚湯,只要在湯裡加些西瓜綿煮即可,喝來既開胃又能去魚腥味,也可以滷肉、熱炒等,很多家常菜都能搭配西瓜綿料理,美味更加分。
人物焦點
張勛傑假戲真做變大廚
新戲化身料理長 戲劇的影響真大!最近看到張勛傑都會想到美食。因為他在三立華劇「美味的想念」演的是一家知名鐵板燒的料理長,炒起鐵板燒來有模有樣,每一道菜看起來都好好吃。 我跟觀眾一樣,看了戲裡面的料理長傅在宇,忍不住好奇張勛傑是不是真的會做菜,沒想到張勛傑說他最厲害的就是泡麵,對於丟下鍋裡會浮起來的也還OK! 搞了半天,原來現實生活中的張勛傑只會煮泡麵跟水餃。 「沒有哦!我現在也會炒鐵板燒了,為了演這個角色,我去上過課,學怎麼炒鐵板燒,之前客串『真愛趁現在』時,做過炒飯給宥勝、陳庭妮吃,陳庭妮還跟我說『哥哥,我覺得你炒得比師傅炒的還好吃。』」 張勛傑雖然嘴巴說他唸了陳庭妮「少來,這麼嘴甜!」但卻忍不住露出得意的微笑。 拍戲賺錢還可以兼學廚藝,難怪張勛傑這麼熱愛演戲。 最近他為了趕ON檔戲,常期熬夜拍戲,眼睛都熬出紅色血絲了,他卻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永遠不會累,就算身體覺得累,但是只要熱情在,就會很有溫度。 藝人拍ON檔戲經常不分早晚,沒有時間性,可以說是體力與意志力的大挑戰。 張勛傑拍了八年的戲,好不容易熬到在「美味的想念」當第一男主角,興奮之餘,壓力自然也特別大,我看他咖啡一杯接一杯的喝,還特別提醒他咖啡不要喝太多,他回答我,有啦!他有努力控制一天在三杯以內。 一天喝三杯咖啡也太多了,經紀人孟娟忍不住在一旁說金牛座的張勛傑就像牛一樣,很耐磨。